【XHZ023】张华洲诗歌五首

2018-09-01 21:15    作者:张华洲    




XHZ023】张华洲诗歌五首

 

1)陈设

/张华洲

 

你站在这个茫茫的宇宙

万物都是你的装饰

一定按照大自然的规律而陈设

当你感觉世界的奇妙

万物都在与你一起生长与消亡

面对大是大非的爱

包括一些在困境中的绝望

那些拔节的声音,引体向上

 

花开美好如初,露珠在花蕊

酝酿潮湿的词语

而一些阴影与表情

如大海咸涩的浪花荡漾的岐义

一切有形的无形的

用漫漫长路,消耗着彼此的热情

所有的事物摆放在古往今来

表里如一

 

若干年后,放开所有的忧伤与欢愉

卑微与卑鄙,高贵与高尚

你发现自己就是那一只

倒扣在天地的陶瓷碗

装满发白的耻骨与生命的轮回

当万物归化为土

其实一切皆已成空

 

2)十面埋伏

/张华洲

 

再造一条汉河

再划一条楚界

垓下的呐喊与撕杀犹在耳

落难的霸王,沉陷四面楚歌

突围的风,一千次的绝尘

描述不出一次的悲壮

 

乌江之水激荡的岐义

翻遍史书,也难圆其说

不见鹿逐中原

站立的悲,落魄的苦

江山与美人

只是帝王案头的玺印

在天地之间按下的欲望

击鼓,击鼓

只见狼烟撩起的追兵

只见英雄的血与泪

忠诚的悲马的嘶鸣

 

风卷残云,宝剑祭血

终究唱不出一场空城计

摁住金戈铁马

却摁不住千年的风沙

掩埋的尸骨与八百子弟兵的忠魂

成为浴火重生的理由

 

 

3)东风赋

/张华洲

 

我见过的东风,吹过油菜的花黄

吹过一双蝴蝶温柔的翅膀

我见过的东风,吹过麦地

吹过比麦芒还细的针尖

那些四处荡漾的东风,温暖热烈

永远超出了我们的想象

 

我见过的东风,从南向北吹

从东向西吹,吹啊吹

被大江阻断,在大江十里埋伏

吹响金戈铁马,吹皱烈焰染亮的赤霞

撕杀,呐喊,与挣扎

水应声而裂,东风吹魂欲断

本来是吹落一场花事的风

贴近大地,全是撞击金属的声音

 

江北的春天或许珊珊来迟

唯有吹过一千八百年的东风

让东逝流水的落英,欲盖弥彰

假如没有东风,或者东风不来

铜雀台的春天,大乔与小乔

应该梦归何处

 

4)岳阳楼

/张华洲

 

这是一个制高点

可俯视

八百里洞庭湖

最适合布阵

你可听见擂响的千年战鼓

你可看见兵家千年的战火

十里埋伏

则是来自你的运筹帷幄

 

几经沉浮,经卷展开的几度蜕变

或者层檐冰阁,登眺而徘徊

或者被巨浪涮岸,波撼岳阳楼

后移址六丈

一只凌空欲飞的鲲鹏

稳如磐石,翘首江南

 

腾空的飞檐,层层叠叠

托举成一顶金光闪闪的头盔

如将军硕大的头颅,凝视远方

君山,浪花,帆影,再远点

环绕的三山,苍黄的地平线上

关于一个隐喻与还原真相的悲壮

把目光压低一点

三醉亭,仙梅亭,怀甫亭,碑廊

衬托的气势之壮阔

仿佛闪电雷霆中断天地的过往

江南次第打开的气魄与胸襟

如期抵达范翁的诗魂

 

5)有一束光一闪而过

/张华洲

 

有一束光一闪而过

这一刻根本不需要冷静

那是故乡的灯盏

划过深不见底的黑夜

刺穿隐藏在误入穷途的悲凉

 

那一束光,如锋利的手术刀

透析着夜的疲惫

有星光的清冷有篝火的炽热

也有一粒烛光的固执

夜虫的小情调,终究梳理不出

孤独的夜密不透风的纹路

 

一切向上生长的事物

疏密与贵贱,渴望神性的光芒

即使解除夜所有的围城

引爆那些蚀骨的怀念

总是措手不及呵,那一逝而过的光

始终测量不出我与故乡

忧伤的距离

 

 

 

4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