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DZ022】羞涩诗歌五首

2018-07-22 13:43    作者:羞涩    




XDZ022羞涩诗歌五首

 

(1)元青花

/羞涩

 

是谁的巧手

在素胎上勾勒出深浅流年

岁月沉淀,难掩芳华

惊艳,在看到你的第一眼

所有赞美的言语都收起

选择用眼神与你对话

 

一笔盛放,一笔收敛

带着异域色彩的苏麻离青用浓淡相宜说着悠悠往事

大气与婉约是一个时代的烙印

糅合了民族的血性,在烟尘湮没的旧时光里伺机薄发

 

成败得失都可以忘却,也必然忘却

英雄老去,马放南山

汗血、的卢

都成枯骨

烟雨零乱的北国江南,唯有青花不败

 

恬淡拂水

与一艘船相拥着醒来

意识懵懂,纷沓的脚步叩乱了心弦

还好,静默的本色可以掩饰

 

在静谧的灯光下

呼唤相机和目光勾走的灵魂

悄然放下数字表述的身价

你说,允我用文字描述你的前世今生

 

你在菏泽沉睡,又在菏泽苏醒

人们趋之若鹜的元青花啊

盛满遗世独立的空寂

文人骚客堆砌的词藻找不回那时醇厚的美酒

抱坛痛饮的英雄已逐波江湖

或许,在某个黄昏,

倦了征战的将军醉倚青花

就此,卧于这方净土

            

(2) 古船

/羞涩

 

你沉睡的时间有多久?

八百年还是一千年?

作为一块不朽的木头,

那些历久弥坚的故事被掩在时光深处

世间所有的文字都无法复原

 

勇敢的舵手在一场风雨里长眠

旋转的舵被静止在一个格局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

纤歌悲怆,哀悼不知所踪的风帆

强劲的背弯成一张满弓,

纤夫的呐喊从一条河流到另一条河流

 

铁锚抛在谁的时代?

风霜雨雪被泥沙隔断了袭扰

金属的质感在血脉里奔流

撞击、沉睡、苏醒

撕裂层层阻碍,俾睨天下

 

初秋,站在博物馆里看一艘船

斑驳的历史穿透尘埃,

放射冲击眼球的震撼

无知和狂妄都可以怯步了,

这时候,足音放的轻些再轻些

虔诚的俯首

没错,我在致敬,向一块神奇的木头!

          

(3) 生活

/羞涩

 

列车劈开夜色,

这样的月朗风清,适合独行

拥挤在逼仄的车厢,明亮的灯光、鼎沸的声息都让人无所适从

面孔麻木、喜悦、呆板、静默

鼾声与细语交织,喧闹与梦呓为伴

万千人群中的寂寞无法言说

 

突然想起从前

在夏夜风凉里将自己交付出去

以原始的姿态拥抱或者接吻

花香来嗅,一切单纯而美好

 

此后,无数个夜晚都不曾安眠,

这一夜亦然,心事摇摆,目标和终点都让人困惑

行程被太多的尘世纷扰搅乱,心,日渐荒芜

草长莺飞的江南终究成了远离的梦境

那一世的悲欢记忆淡化,这一世

我还是我,你还是你,重逢亦是修为

 

拈花一笑是一种境界

就算婚床变成病床,给予的温暖依旧

或许是一个契机,可以重拾情感

不管是左手还是右手,牵手便是疗伤的圣光

 

躯体日渐衰老,情话紧锁

我们已经羞于表达,人前的一点亲密都成了旧话

掩藏深深的悲哀,我选择清洗自己,或许这种努力可以修葺颓疲

 

将好或者不好,都涤荡干净

以一个初生婴儿的清澈重新活过

在纯白的扉页上学着写诗

每一个字都经过淬炼,开启智慧之门

心若莲花,这一世,一切际遇安之若素

         

(4)麦香

/羞涩

 

六月,最隐秘的心事曝露在阳光之下

所有的过往坦坦荡荡的在大地上铺展

金色张扬,被锐器收割的痛与快乐无需言说

布谷恰时飞过。

 

村庄,在柔长的树荫下躲藏,

白发老翁在宗祠里吟唱古老的赞歌

感谢田地的馈赠,虔诚的仪式被赋予的寄语

像这夏日的骄阳般热烈

所有的一切都是新的,学堂里书声朗朗

 

村舍的静默与田野的狂放交织,

所有与土地有关的进程都在默默传承。

你可以远离故土,但无法斩断血脉

喷薄的呼唤,在心头溢淌

 

脚步可以去到的远方,没有母亲烙的葱油饼

追逐梦想的心酸,在长夜化为思念的泪

娘说,打了新麦就给你送去,

儿啊,家里一切都好,莫挂、莫想

 

在钢筋水泥的丛林里舔舐伤口,

故乡啊,是一剂良药

哦,风来了,麦香沁肺

漂泊的人,请来疗伤!

         

(5)麦茬

/羞涩

 

我在告别

虽然我知道这是一个漫长的过程

沉甸甸的麦穗被收割

堆成一座山还是磨成一袋粉,

无论它们以哪种姿态存在

都是我剥离的血肉

 

我的脉管汩汩流淌,

我以喜悦和豪放见证拔节、分蘖

见证杨花,见证麦穗从青涩走向成熟

我以无比的谦卑奉上我的所有,

还有无法掌控的去留

 

我会成泥,以虔诚之心回馈大地

在这之前,许我以坦荡的眼神注视高天流云

胸怀广阔是某个时刻的投影,但我更明白我的宿命

 

我会成灰,灵魂化为炊烟阵阵

借着夏天热烈的风努力向上

那些曾经的仰望似乎触手可及

我甘愿抛弃它,我的肉身

我的梦想很浅,只想把一生给你

 

大地说,被收割的疼痛是天经地义

它经历过多次,都在无涯的时光里荼靡

我的疼痛被无限放大

放大之后又罗列成无法重拨的序曲

 

我摆出最销魂的姿势告别

农夫无视这种赤裸裸的坦荡

他的目光锁定每一株新绿,

好怀念那些为我流过的汗滴,

怀念,那些锄具在我脚边挥舞的轨迹

 

我的口腔被下了禁语

只有抚着心头的悲怆在雨里哭泣

情愿褪色都无法攫取的视线

最终摇摆成季节的伤疤

那些虫儿都避免的攀爬在田野之外招摇

 

花儿开了

我已睡去

527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