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1】一禾诗歌五首

2018-01-21 18:01    作者:一禾    




071】一禾诗歌五首

 

1)敲打生命的骨头

 

/一禾

 

在我的体内,生长着

二百零六块骨头

像锥子,每一块骨头都深深刺进我的肉体

每到夜晚

疼痛不已

 

夜深人静

我就细数我生命里的

骨头,如数家珍,如坐针毡

每个夜晚我都抱着那块

最痛的骨头入眠,从另外一块骨头里惊醒

只因尘根太深

只为罪孽深重

 

待时过三更,月上枝头

我便对镜更衣,取壶温酒

于灵魂深入将思想喊醒

把深埋尘世的骨头灌醉

尔后,在现实的渡口隐姓埋名

 

在远古的寺庙

敲响体内的木鱼,祈求救赎

 

 

2)饮 者

 

 

/一禾

 

天地间,饮者是一棵孤立的树

一个流落在风尘的王者

扛着一个树冠一样的江山在人间行走

 

其实,饮者是不爱江山的

甚至,他会在某个酒后的夜晚唤体内的酒性倾巢出动

让那个并不坚不可摧的江山

一夜之间土崩瓦解。可饮者爱他的山河

 

不经意间,从山间路径,祖国山川

你总能看见饮者雨点一样悠哉乐哉的脚步    

悠然而过。偶尔停下

借助俯身的工夫亲吻,低处的光阴

 

饮者更爱美酒。他俯卧在体内的野性

和骨子里的帅性需要酒来喂养

他诗经里的傲骨和精气需要酒来喂养。还有

那壶里的日月和杯中的山河

 

 

3)某日某夜一夜无眠

 

/一禾

 

那个夜晚,月光从窗台

溜进屋内,像个盗墓人

一点一点盗窃我床边的夜色

 

我似乎已朦胧入睡

又仿佛意识清醒

整个夜晚,她玉腕上的衣袖

都在发出那种

窸窸窣窣的声音

 

我把夜色压在身下

辗转反侧的工夫

夜的骨骼咯吱作响

 

 

4)放一只鸟在我的诗国

 

/一禾

 

将一声鸟放养在我的诗国

你便是我唯一的皇后

 

我将江山交你打理

三千歌女任你使唤

尔后择一条路经,携文字数万

点佳句三千

到南山牧马,去塞外狩猎

宫中昼夜笙歌,每一粒

音符都是皇亲国戚

 

纵我夜行八百,昼行千里

你一声轻嗲,我豢养心中的马匹

必定撒蹄扬尘,安然抵达

深宫之内

 

不设三宫六院

不养七十二妃

 

 

5)那个穿着石榴裙的姑娘

 

/一禾

 

石榴裙上的那枚石榴熟了

那抱成团儿的籽粒晶莹剔透

颗粒饱满。石榴的红

是太阳出山前东方呈现的红

 

那天,那个穿着东方石榴红裙的

姑娘突然出现你面前

她容貌娇好,样子好看,身上

飘飞的叶子落落大方

 

她拿两扇会飞的深海

渡你。那两只停落在你心尖上的蝴蝶

压不住方阵,一个辗转反侧

一个心猿意马。在你的水乡

 

 

 

 

 

 

 

 

 

 

6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