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怀乡病

2018-01-19 20:32    作者:路人锋    

 



雪,怀乡病

 

作者/路人锋

 

它是一种病,这种病我无意闪避

甚至希望它永不痊愈

上半生无意,下半生便形影不离

 

雪啊,纷纷扬扬的雪

你让我立刻发病,如此致命

无药可救,无医可医

 

苍茫的白覆盖我整个记忆

你让我生出,千手千眼来

每一缕北风,都是我的手

每一朵雪花,都是我的眼

 

大山起伏,环抱连绵的梯田

南坡松林,在暗绿色中沉思

杏树清瘦,凝望着漫天飞雪

黑白的村庄,在不安中呼唤

 

雪之下的,皆在等待,来年的盛宴

当手拂过,皆醒来,呼唤我的小名

当眼飘落,皆醒来,呼唤我的小名

 

老人微微张开缺了几颗黄牙的嘴

落于舌尖上的我,融化成水

被黄土熏染的皱脸

像古旧的琴弦,弹出一曲喜悦

 

母亲的呼唤紧紧地握住我的手

提着一个孩子的衣领,回家了

 

我要扯碎冬天的被子,将所有白絮扬起

好让我的眼,看见每一处角落

我要拉住冬天的北风,让脚步放的更慢

好让我的手,抚摸每一处角落

 

我的千只眼睛、千只手,放出去

像小小的麻雀

留在雪地上的足印,模糊不见

未等一整天的雪,落尽

 

雪与我的怀乡病

即使让我生出千手千眼来

也无法缓解

 

故乡啊,永远在过去定居,不愿再回来

 

2018年1月15日


(许暾   选录)



3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