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虻新作六首

2018-01-11 20:44    作者:叶虻    

《又一年》

 

/叶虻

 

这一年如同窗外站台掠过的灯火

脑海里的停顿总比视野多一分深意

这一年如同鸟鸣般起伏不定

枝头的落寞  笔锋的萧瑟

还有一些深藏不露的命理

其实你还是在原地  所有的人和事物都呼啸而去

时光是一个刁钻的写手

刻意把你打造  又刻意将你泯灭

 

这一年如同被风暴席卷的小镇

即使不被埋没也让你与世隔绝

孤独是一种节拍   策动是你  倾听也是你

或者也可以说是一种催眠术

恍惚中一脚踏入梦境  一脚尚留在尘世

 

这一年  你试图接近一些人和事

也有一些人和事物试图接近你

但你发现你不过是游乐场的木马

旋转并不代表可以缩短彼此的距离

宿命是如来的手掌  掌心外你是驱魔降妖的大圣  行者

掌心内你不过是被弃置的玩偶

你比尘埃长一寸  但并不意味着  你不会飘落

 

这一年 如同窗外站台掠过的灯火  渐行渐远  

在彼此的视野里我们都曾渺小至虚无

但也曾有过昏黄的  宛若芳邻的  擦肩而过

 

 

仅以此诗祝群内的朋友们新年快乐

 

群友 叶虻

 



叶虻新作六首

《置换》

 

有时  我真想把自己置换成

一座小站中陌生的身影

生活在别处   让日子如幻象般触手可及

但又不必设身处地  感同身受

像海水中的一双脚步   只和偶然际会

像不再为成长忧烦的小草  在风中有着自由的身体

 

我想把自己置换成一扇旧窗

把我身边的事物置换成旧日闲适的街景

我还想把自己置换成街中不紧不慢的脚步

像看客把一切尽收眼底  而不必有主人公的担负

 

我想把自已置换成小说的伏笔

让时光的每一个刻度不必重复  琐碎

我想把自己置换成溪上窄窄的石梁

用一枚小小的跨度衔接云山和市井

 

我想把自己置换成夏夜的虫鸣

让声音不因弱小而被埋没  

不因单调而无知己

我想把自己置换成扑打纱窗的飞蛾

让灯盏下的书卷不再清冷  落寞

 

最后 我想把自己置换成你身边的空气

那是你在尘世唯一无法躲避

而又无所不在的事物

一寸是天涯  另一寸是无间的亲密



《此刻》

 

/叶虻

 

 

你临近我脑海的那一刻

如一枚细致的樟脑   体态晶莹

幽香若殖骨  在我体内疯长

它们来自翻江倒海般的云鬓

以及锁骨上  花环般的工匠气

 

越是三日绕梁的事物

越要模仿钟声坠地

纤云般的脚趾  还是诗句中

被描述为罗袜的内涵

而此刻  我就是你一点就透的命题

或者是你脑海里的片刻孟尝

微服落魄的公子  每个时光都箭在弦上

还有一种始料未及的美  如身后的追兵

我爱这压迫感  我爱这桃花手腕上致命的脉象

 

我最终还是逃不过你的命门

发发命中的当口  你竟如此气定神闲

长门路上  春雷若鼓  杏花是急雨

是谁在你眉眼里磨镜

人间若幻象  若倒影

 

若是不辜负  还是箭袖里的那枚行藏

每一分锋芒里的际会

都闪烁着   一刻春宵的寒光

 

《别碰》

 

/叶虻

 

 

别碰这夜  别碰这温润美好的气息

影子总是走在我们前面

那些被他们描述为灯火的物质

此刻如海水的碎片   等待聚集

 

别碰下落的雪   别碰这些无语的陈述

别碰它们美好的肢体语言

它们的舞姿始终覆盖着我们

它们的肩膀  脚趾 发梢  胯骨 指甲 皮肤的角质层

于是我们也成为雪的局部

在一个冬夜  一起去探访人间

 

别碰我们的城市  别碰那些摆放有序的道路

别碰灌木 丛林  站牌 路灯 橱窗 门廊

我们的脚步不触碰任何这一切

让我们像雪一样  过程近乎完美

无需路途便可抵达  并且有着天庭那样的前世

 

别碰我们  别碰我们的尘世

别碰我们的梦  让它在我们的脑海里悬挂

别碰我们的手臂  让我们像雪那样十指相扣

它们没有彼此  它们至死不渝


《岸边的陌生人》

 

/叶虻

 

我不是岸边的潮汐

每次潮起潮落都会

策动你心跳的节拍

我也不是像疯孩子

一样奔跑的风

总有一缕能一头撞进

你呼吸的怀抱

或者我也不能像海边的细沙

湮没你的脚趾

在你的体温里安睡

哪怕是遥远的航标

作你目光中那粒

磷火般   渺小的灰尘

 

可是  我没有这样的机会

我只是你岸边的陌生人

生活在你置若罔闻的世界里

就像小说中那些错过的章节

就像剧场里瞌睡的人那幕

脑海之外的电影

即使最精彩的台词也不能

唤醒你  

亲爱的  难道你就这样错过

我为你精心打造的剧情

错过我们   本可以邂逅的一生

 

 

这首诗歌的灵感来自一首同名的英文老歌:《stranger  on the shore》

它伤感优美的旋律触动了我。

 


《小妖》

 

/叶虻

 

     你看破红尘的眼神红尘不敢与你相视

                                -----作者题记

 

 

我知道此刻也是美的

就像住进小妖的房间

小妖的翅膀煽动着风

扑打着长尾巴的流萤

我的鼻尖凉凉的

窗外的星星象需要

带矫牙器的孩子

是不是我又幻听了

你的美若钟声在流浪

 

 

深山藏有巨斧

拾斧的人走在路上

我喜欢你脑海里的翩跹

古灵精怪的一个个念头

跳将出来  作了盗寇你都那么美

山是你开的  路是你栽的

眼神那么霸气   像是早已得了天下

像是得了那么多的顺民  

只敢偷窥  你石榴裙下的脚趾

 

 

更鼓的时刻  你去劫寨

皇城像个病秧子   

药劲儿过了一脸颓废

爱妃喜欢迷香  宫灯看出了匪气

老大臣很世故  飞将军肝火正旺

锦衣夜行的你是美人坯子

天下劫不劫都是你的

 

 

你赤足趟过石榴河  水流哗哗的

这一刻被写进野史  

文人都是追风的

让他们横刀夺爱试一试

你看破红尘的眼神红尘不敢与你相视

敢爱敢恨就这么难吗

开弓没有回头箭   

小妖  多么美的雕翎   穿过尘世的虚空

靶心上只有我模糊的文字   隐隐作痛


许暾  选录 )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