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华作品 2015年度二等奖

2016-04-13 13:51    作者:陈华    

《一场革命》/陈华

 

我苦难的笔

每一次站起

都是一场泣血的旅行

隐密于尘埃和芳草之间

一滴露水 常常

会救活一个生命

 

只想长出伸向天空的臂膀

扯下一片挣扎的云

盖住曾经现在以及未来的伤

从此

不骄傲也不彷徨

 

青鸟继续飞着

昨夜的枝头很冷

那个士兵 搀扶着黑夜

就这么一直 倔犟着

 

人间的路千条万条

每一条都铺满了骨骼

顺着神经延伸到太阳

光 照射下来

空气开始弯曲 我也开始饥饿

 

那不是错觉

那支放纵的笔倒下之前

它也完成了一场革命

并且

劫持了人间

 

《梦》/陈华


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告诉我

你三魂还在七魄不全

一个丢在了故乡

另一个迫在眉睫

太阳未醒,我就启程了

走了三百里山路

看见村庄

一梦方醒

原来,有家的地方

我才是完整的我

从今天起小心翼翼地活着

把自己安放于老屋

完整地度命

四季生长没有杂质的我

只听一首

归去来兮

 

《越近的,越远》/陈华


我把自己交于饥饿

粮食越近  土地越远

我把自己交于影子

阳光越近  天空越远

我把自己交于城市

思念越近  故乡越远

我把自己交于黑夜

梦境越近  往事越远

我把自己交于成熟

皱纹越近  童年越远

我终于把自己放置远近中间

这让我顿悟生命还有舍得

这是一场完美的对称

时光的另一边

灵魂一次次地检票轮回

有太多的理由爱我所爱的一切

就像我曾把自己交于爱情

心越近 她越远

也终有一天我会成为泥土

会成为某个人窑里的裂变

她会在我的身上注意火候

这并不确定的人生啊

越近的,其实越远

 

《剑客》/ 陈华

 

早年间 煮酒 杀生

闹市救美

一柄剑横走天涯

剑走偏锋

英雄杀之无赦

 

现如今 醉诗 舞墨

夺人魂魄

一支笔重振旗鼓

笔下生花

江湖跌宕起落

 

做一剑客

一张纸 一壶热血

四方天地长啸

山水 人情 红烛下的花朵

日升 落雪 刀刃上的弯月

统统被

剑影划破

 

《乡音》


为一句土话回眸

心,颤了一下

风起  万物开始饥渴

我小气地转身

不想被他们看到

眼里藏着的 整个雨季

 

《葵》/陈华


立地三米

将头颅举起

只要高过人就可以了

只要高过高傲就可以了

只要和太阳对视让她羞红

就可以了

脸上装满乾坤

倔强地占有天地

这必定死于一个指尖

或重生

被一遍遍抠掉牙齿

只剩一个牙床

依然紧紧地  咬住苍天


《立冬》/陈华


风立着

雨立着

我也立着

一场雪绕过额头

细数年轻的白发

时光把一朵花绣进江山

更多的花五体投地

向前一步离暖更近

路上的人刚刚胆寒

我就在一片洁白里失足

 

《安身立命》/陈华


盲夜指向冬天的时候

最后一片落叶

确定了方向

乌云从天空剥下的孤独

一直覆盖着小路

冰凉的城市

半是风尘,半是沧桑

多像一个失去了暖的人

亟待一双手来加温

窗外还有嘤咛的声音

如丝的雨,一针一线

缝着大地被秋扯破的衣衫

初冬的早晨紧盯一滴泪水

等风来  或风乘她来

以漂泊的方式认领

捂紧胸口即将移民的热

墙上钟声嘀嘀嗒嗒

表盘里蹚过的千军万马

带着轮回

向白色远行

 

《布达拉宫的回声》

 

雪山和衣钵

万人继承

布达拉宫门前的女子

一边赏花 一边诵经

高原上 巡视人间

她 只是一个过客

 

佛堂里 闭目参悟

天与地无法区别之时

是千万里之外奔赴的信仰和热情

跪倒 既已成佛

 

那圣山的祥云

笼罩着慈悲的秋叶

高原雪韵之地重复着

一个又一个

来去匆忙的因果

 

钟声一响

世间善男信女的心结

谁能解得开

或者

这山 这水 这圣洁的殿堂

最有资格

 

《朝镜里》

几重远山白头  回望已成空

怕风冷  独自泼茶香亦浓

一番夜雨消瘦了

白墙现浮萍

叹只叹  一帘轻雾醉不醒

轮回江山如画  匹马蹄无声

冷眼看雪  海棠又着风

潇潇远树杳难分

不堪残冬两字冰

青衫泪  画墙之外不见卿

是谁片刻的长笛

弹指向三更

是谁几把香笺字

洒落都成空

笑我痴  可否做你的英雄

老城雪尽成殇

空留千点泪

何事东风不往

袖口云竹黄

一种情深相对 谁在梳红妆

朝镜里

又见野火烧四方

忆当初

相许白头 眉间花成双


《白日梦》


饥饿的白在梦里疯长

我需要很久的时间

才能避开迎面而来的温存

思绪 像发了酵一样

在月光下潮来潮去

踩着潮湿

沿着纬度向经线逃亡

陪我奔跑的鸟儿 黎明前猝死

跌落的羽毛

在雪色的树干上发芽

这长不成的绿色画轴

不知怎么落笔

诺大的纸上

除了一条被呼吸过的痕迹

全是留白

白色的梦里

什么都没有

看不到路标

看不到她

看不到阳台盛开的花


《一只蛙的爱情》


六月,荷与我

何其相似

各有一把伞

那把用来

遮住飞语和流言

这把用来

盖住心事和夏天

有朵莲被观音转世

于是 蜻蜓被点化

于是 它去点了湖心

并触摸到

一只蛙的爱情

岸上

有人借了东风

十万只箭飞入湖里

水下千疮百孔

尔后平静

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