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姑国遇雪【入围墨德轩杯十二月诗赛】

2017-12-25 14:16    作者:舒中    




凤凰诗社总编室马建利选送

 

蒲姑国遇雪

/舒中

 

忍耐到两鬓发白

才看见从高处来的雪

腹有诗书,翩翩如翻动的经卷

飞扬我宿世的慨叹

天地依然阴郁,但这一袭光洁

如古国的白裳少女,在轮回里

我记得血的交融,陶皿的豁口

和墓碑上凿击的火星

 

只是仰望着,任凭从高处来的雪

对心房叩击,救人复活

请不要靠近双唇,焦灼的人生

回不到少年,也打不开海市蜃楼

只有在我朝思暮想里,冰肌玉骨

才躲过刀光剑影,像满月

安慰边陲潮汐,何止退却了五百里

 

粗糙的手掌,此生光滑无力

无须伐檀,雪也无处寻觅青葛

空旷的人间无所谓多寡,你说

寡并非没有。对呀

就像蒲姑城遗址上一个小贝壳

至今怀抱沧海,我也站稳冬天的平原

泪水积攒了半生寒凉

正是走失的亲人,从望海楼狂奔而来

在文字学里找不出情感悸动的发音

暗自攥紧双手,防备雪

误入掌心,既然生不逢时

投桃报李不如辗转反侧

更能抵达欢愉的洞穴,从自己的骨头里

敲打爱的回音

 

金蛇扭动身子,金马驹撒开四蹄

金豆子随手可拿,金元宝露在野地

这方膏腴之地我呆若木鸡,只有一枚雪

若即若离,引领我朝向麦田、河流和蒲阳桥

模仿贵族的矜持,偶尔点头微笑

那些散落田间的坟茔已无人安睡

一把骨灰回味烈焰,恰如

某年某月某时曾经的生命

在三千年之后,从大地的深处

催促春草从正月里发芽,在冰雪里舒展

东夷人的魂魄啊,总要有所依托

 

我在效仿远古的人么?游弋于一枚雪

探视毕生倾慕的高洁,而我的精神和灵魂

比春草更懦弱,只是看着一枚雪

滋养了老态龙钟的人和鲜活的传说

蒲姑国就在一枚雪花里焕然一新

年轻的姑娘啊,我已落荒而逃

老船头击节放歌!“在水之湄”“在水一方”

蒲姑国的时水从苍老的喉咙里

雪一样清凉、柔美和端庄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