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闯诗歌【墨德轩杯】四季度诗赛入围作品展示

2017-12-18 12:38    作者:蔡闯    




蔡闯诗歌

/蔡闯

 

葫芦

 

敛起生活的水锈,喂给时光的游鱼

它的身体变得铅重,鳞藏下人间的腥

猫的腥,它轻盈的坠地,并没有人追赶

一根鱼刺卡在喉咙,尽管柔软

也让人疼,也让人

不停地把苦水呕出来,眼眶盛满泪水

一声声呻吟兜起巨大的浪,身体开始往下沉

意识变得浅薄,呼吸气若游丝

脑袋里的亲人张大嘴巴呼喊,却听不到一句

也许是时候了,把自己送往寒意的炉火

就可以当一把柴火,煮一锅最后的悲伤

 

秋风更紧了,与它一起变紧的还有那根裤腰带

几十年了,他不知道这样勒紧了多少次

把自己生生勒成了葫芦,他在村子里走动

一颗脑袋上的杂草不知秋风把它往哪里吹

人们试图打捞他身体里的酒,在每一个烂醉如泥的夜晚

也感觉到酒里的悲,酒里的喜

有时候他的子女也来,然后悄悄的走

他们总是送给别人,因此从来都不知道酒里的秘密

这一次,当着全村人的面

他倒尽了身体里的最后一滴酒

看着那根裤腰带,把他

打成一个死结

 

 

 

雪的花瓣很大,每一瓣都遮住我的脸

每一瓣都冰融成你的样子,每一瓣都让我

轻轻的跌落,又重重的爬起

湿意开始从我的眼底蔓延,让我分不清

万物的泪水究竟涌出了多少,只看到它们

一次次往雪里藏,一次次把自己山水起伏的躯体

袒露在雪里,我看见白色的发髻高耸

我感觉到它们腰腹一点点冰冷,雪融化进

温热而又急湍涌流的血里,沉溺遁迹

 

后山颤巍巍的桃枝,隐藏着一颗春天的心

冰冷的巉岩,摇摇晃晃的松柏

耳门的槛台铺上了雪毯,我小心迈过的时候

感觉自己的心颤抖了一下,踏雪找寻

在漫天的雪里,捕捉你红色的呼吸

我们躲进彼此的世界里,一把雨伞

只顾替我们遮挡住,更大的世界

更大的空洞与冰冷,让我们忘记了

这是在冬天

 

 

 

无缘无故不会来,不会莫名的拨弄

湖底轻柔的青荇,吐水的鱼儿

当天空披上霾色之衣,风从大地的怀中

把潮湿送往眼底,云一层层摞上去

托住一池池饱啜人间哀伤的泪水

撕开一个个幽冥之口,颦蹙眉锁

情感的山河开始变得沉重,密集而下

落在山坡,顽石湿了,崖草湿了

落在水中,涟漪暗起,疏影微颤

落在哪里,哪里就有了柔软,有了情感

落在哪里,哪里就有人欢喜,有人忧伤

 

雨从来不知道下一个落脚点,又有千千万万

漂泊时,哪里都不是归宿,又千千万万

雨来的急,也来的缓

你来的急,去的也急

我却把你在心里留了千千万万

 

 

十月

 

又重逢了,第二十六次见你

若在人间,你也该有玲珑曼妙的曲线

一定风姿绰约,迷倒众生

我还是喜欢唤你的小名,秋水

这时候的你总是泪水滂沱,略带寒意

水盈盈的眸子颤动,花儿也有了湿意

让我一颗豆子的心,被收割的疼

因为你的恨意,叶子才一遍遍坠落

该死的蚱蜢,总是伪装一片绿

让我误以为你嫁给了春天,让我

搜肠刮肚,恨不得把自己的春天全部掏出来

 

天空又深了一些,云又薄了一些

你又走远了一些,尽管我不止一次的挽留

尽管我在深夜里不敢入睡,把窗户打开

你还是把背影留给我,把你裙角的秋风

送往我的唇间,红色又重了一些

我不甘恒温平淡的活着,如同你

一天天冷下的心,这样就不用用一颗热心

贴近他人眼底隐藏的雪,嘴角的寒意

 

我还是习惯叫你秋水,早在七年前

那时的你是我的天空,是世外桃源

如今我迷失了自己,在你一次次命令我

叫你十月,叫我不要再把秋水吐出

不然你就要把自己投进湖里溺亡

 

 

一滴饱满的泪水

 

一定是情绪被万马踩踏,一定是

一朵桃花的冬天,无望的绿惨烈

春,夏,秋,三季咳喘的温度

初寒,炙热,又秋怀入寒

泪痣的毛发被润泽,被一滴饱满的泪水

悄悄得吞下,像河里的青荇,像一茬茬韭菜

像山川之间一块温柔的石头,被无端拖起

伪与善又何须过分的追究呢,一颗心本平静

一方天因偶然相遇,碰撞出彼此的岁月,碰撞出

你鼻尖凝滞的空气,红色的相对无言

 

一滴饱满泪水的生诞,它一定问过夏荷

它也一定渴饮山泉,还要把真装进心龛

正如我此刻饱满泪水的嘴噙,是秋天里的春天

是邪恶里的真善,是牢狱里忏悔的罪犯

是街头讨生活的乞丐,是哭泣的醉汉

再次溢出的一滴泪水,一定会灼伤了冰川

 

 

停工

 

就是停下心中希望的火,摞上沉重的铁

血液回灌地核,让炙热的岩浆喷涌

就是停下手中微颤的笔,妻儿口中的米

写不出一盏幸福的灯,一寸温暖的光

就是停下医院的药,掌心揉烂的缴费单

重重的咳喘无法息止,叹息订在白色墙边

就是停下孱弱的脚步,在天桥底下

已无从落脚,风在呻吟,雨在哭泣

就是停下华北平原麦子的生长,掐断河流的咽喉

草色在巉岩中渐蜕,枫叶在谷中下坠

就是打乱法律的秩序,浇灌犯罪的种子

让一颗颗善心被逼迫,让邪恶翻墙入院

就是让生活的狗互相撕咬,丧失人性

玻璃不再完整,入学通知书不再鲜艳

就是停下一列列火车,疯抢煤炭

也捱不过寒冬,送不走腊月

 

共筑中国梦,五星红旗在沉思

天主教堂的十字架上,有躁动的灵魂

和《圣经》被一页页撕落,一夜夜失落

 

 

撞钟

 

成不了明星,成不了富翁,只能撞钟

撞给自己听,也撞给他人听,也撞给

城墙上挺直腰身的草,落在枝桠上的鸟

身体里也有一口钟,白色与黑色的纹路包裹

谁打破这口钟,就等于把身体打开一个豁口

让血流出来,让意识变得轻如鸿毛,让生命与净土

近在咫尺,无数人都在重复着这个动作

有的吃力,有的轻而易举,有的愤恨不已

有的欢喜如鱼鹰抖动的羽毛,无论怎样

这都将持续下去,哪怕是风烛残年风灌进来

哪怕疼痛开始在经络里自由游走,宛若常客

 

撞钟,我也在袒露一双臂膀

把生命的力集中,争取撞得响亮点

当我这样做的时候,也把自己撞出一个豁口

光明与黑暗如约而至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