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门(外4首) 庄凌 2015年度二等奖

2016-04-13 13:48    作者:庄凌    

关门(外4首)

母亲年轻时也拥有山水起伏的玲珑身体
可她的春天太小了
万紫千红都被庄稼和茅草覆盖
她总是把门关得紧紧的
把幻想与故事关在了门外
这一生她只为三个人开过门
一个是父亲
另外两个是她分娩的儿女
 
母亲的钥匙在别人手中
而我的钥匙在我自己手中
我爱粗茶淡饭也爱灯红酒绿
我爱晨钟暮鼓也爱潮起潮落的快感
我不会把门关死
也不会为魔鬼开门
你转动锁孔,宝藏就为你打开
你是我相见恨晚的人 

街角的花店

小城的街角上有一家花店
很奇怪花店没有名字
只是门口摆满了鲜花
不时有行人在门口驻足
闻一闻故乡

有一天我看见几只蝴蝶
在花丛里舞蹈
蝴蝶是不是迷路了
这里不久前还是菜地与田野

和S看飞机

我们把车停靠在离机场不远的路边
我和S谁也没有开口讲话
只有车里的音乐和时间在漫不经心的交谈
等待,有点无聊
很多故事就是在不经意时发生
一架飞机从我们的头顶缓缓地飞过
那么远又那么近
它不是童年的风筝,更像一个玩具

S点了一只烟,仍旧没有说话
又有一架飞机从我们眼前平静地飞过
S问,你的烦恼还有吗?
我看着天,刚才那架飞机
也已经悄无声息地降落了
原来那些曾经以为的巨大的事物
一不留神就飞出了我们的视线
仿佛一切不曾发生

 宠物

在一家宠物店的笼子里
我见到了一群全身被涂满颜料的小鸡
就像化了浓妆的儿童
进入一场戏里
老板说这些小鸡永远都长不大
不会一鸣天下白,也不会下蛋
如果女人不来例假
那真可怕

童年的时候我们都想长大
想逃出父母的掌心 
为什么长大了我们倒被驯化了
只发出小鸡的声音

我曾也想过找个男人宠着
如今这想法已经发霉

酒吧

在青龙桥“爵色”酒吧
慢摇DJ,昏暗的灯光
魔鬼在摇摆,但我还是花了半个小时
才由人变成鬼

白天死了,爱情死了
跳一支舞就可以拥抱
喝一杯酒就可以把乡村灌醉
我和自己做了一回陌生人

庄凌:女,90后,曾用笔名夏小风,在《人民文学》、《诗刊》、《星星》、《中国诗歌》、《诗歌月刊》、《山东文学》《时代文学》等发表组诗。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