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金茂新作一组【入围墨德轩杯十二月诗赛】

2017-12-18 08:42    作者:陈金茂    




陈金茂新作一组【入围墨德轩杯十月诗赛】


(小雨丝294)短   刃

 

一柄短刃

即便躺在包装盒里

也依然锋芒毕露

让我不敢直视

但已隐隐感觉到

它内心腥红的躁动

 

它只做不说,嘲笑

所有喋喋不休的聒噪者

虽短小

却是行动的巨人

握紧它的木柄

让宽厚的手掌直接聆听

那致命一击时

突然迸发出来的呻吟

 

跟短刃相处

我脑子中的幻觉

如杂草丛生

总是臆想

该以何种方式切割

黑夜的阴影

然后举起一滴血液

把天空照亮

 

哦,我到底要跟谁

去抗争

就像那可笑的堂吉珂德

挥舞长枪大战风车

是的,我的双眼

没有世界广阔

发现自己

是多么的孤寂与茫然

 

偶尔有一只乌鸦

从我的头顶掠过

我只能举起短刃

朝着它飞远的方向

胡乱地砍杀一番

充当一回虚拟的凶手

 

 

(附记:搬新居,买了把切菜刀,虽小却锋利。2017/12/5于纽约)

 

声明:原创首发,版权保护,未经允许,不得刊用/欢迎网友按赞、留言与转发



(回望集49)雨与雪花

 

/陈金茂 

本应下雪,

却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

冬雨是雪花的泪么?

 

    

每一滴似乎都那么的沉郁,

那么的冰冷,那么的无奈!

砸向地面,

伤口,流出了灰色浑浊的呻吟。

 

 

每次想象或望雪的时候,

我都感到特别的踏实与纯净。

 

                

我承认,我是个唯美主义者。

仿佛那一朵朵飘浮的雪花,

是生命的抚慰。

像一层微笑,能将

世上的不堪与丑陋,

严严实实地遮盖起来。

 

                

下场大雪多么好呀!

仿佛一种表白,旋在我的梦里,

让心灵与雪花一样纯粹。

那种洁静是与生俱来的健康。

 

                

而雨,冬天的雨,

却是抑郁的倾诉,

总在我的耳边絮絮叨叨,欲说还休。

它一开口,

我的幸福就开始悄悄地流失。

 

                

冬日的雪地,在凛冽的寒风中

是那样的洁白和安宁,

令人想到蔚蓝大海和曙光般的宁韾儿,

这是一幅永恒的梦境。

 

                

从一首诗开始,从一个词语开始,

会有一个人来到这里,

替我梦见雪野上堆雪人的孩子。

 

                

在雨遍及的地方,

我发现身后开出了自己的雪花。     

    

  诗友李贤松的留言:

@陈金茂 昨夜的梦,又幻化出一场雪,心灵却无楼台,还是双目举望,都在晨风中发出微弱的呼吸,此时,好似耳边又浅吟低语着您的《小雨丝》,也许是雨的透明,雪的清纯,想您远在天边时,却燃烧着满腹惆怅。 提笔落墨的瞬间,泠风把您的叮咛洒落在我的诗行。 长辞短句书不尽思绪茫茫。 今清辉如洗,清冷如霜,唯将一字墨香遥寄他乡……陈老的笔耕,永远是我登高基石与拐扙,谢谢陈老,您让我看到了远方的风景,言过之处,请陈老多多包容。

 

(回望集45)新    居

 

/陈金茂

 

 

从树洞里,探出我的

小脑袋,注视着四周

陌生而又新奇的风景

 

两棵枝叶疏朗的梧桐

诉说着为数不长的残景

远处一株夕照里的枫树

明艳如待嫁的新娘

 

一阵寒风如轻佻的手

捋过我多毛的面孔

让我微微地打了个寒噤

哦,世界忽然变得悭吝

陪伴你的

只有这三棵树

 

是的,我曾经

试图亲近它们

像亲人一样

对它们说出内心的隐痛

 

但它们冷漠的神情

似乎不屑于倾谈

像冻结的松果一样

拒你于千里之外

 

我发觉,这个树洞

我的新居

跟我们的骨头相近

它无比坚硬的棱角

经常触痛我脆弱的神经

让我意识到:

 

树木的品性不可改变

在它面前

所有懦弱与渺小的生命

都会黯然失色

 

是的

我该收起我的絮叨



(回望集46)松果落下

 

/陈金茂

 

 

源自西边的朔风,

从松树林的枝梢掠过,

将初冬的矜持吹破。

 

一枚松果,应声落下。

 

落下,落下,

松果像一个褐色的精灵,

带着终年的渴盼和诚挚的守望,

落在了沉静的湖面上。

 

一圈圈的涟漪,

在蔚蓝的烟波上缓缓散开。

松果抖落高处的寒意,

又张开一片片饱经风霜的鳞瓣,

安详地随波漂流而去。

 

湖水,恬静而温柔。

 

松果啊,你本就属于

恬静而温柔的一族。

而你却偏偏迷恋高枝的虚荣。

被吹落时,像一声叹息,

似乎还怀着无限的艾怨……

 

我站在湖畔,

目送你渐渐远去的身影。

 

你终于明白,

高处不胜寒,低处才温暖。

只有落在实处,生命才会涅槃。

 

也许有一天你会游上岸去,

憩息在一片

寥落而寂寞的荒原上,

孕育出葱绿的春天

像一首诗,一幅画,一支乐曲……

 

我捧起一泓湖水,为你祝福。

    

(小雨丝295)落叶飞舞

 

文/陈金茂


 

四野流荡肃杀秋声,

满树的黄叶全都殒落。

以苍黄赭红,

涂抹大地的壮烈。

 

从此,就这样

销声匿迹了么?

 

一阵轻风走过,

仿佛伸出还魂的手指,

落叶似乎有了生命的气息,

开始微微的骚动;

 

又一阵风,

落叶竟站立起来,

抖落满身尘土,

沿着路边哗啦啦地奔跑……

 

风呀,越来越大,

如浓烈的透明的乐章。

 

落叶踏响音符跳了起来,

在空中上下翻飞,旋舞着。

像云南洱海边上的

七彩斑斓的蝴蝶会,

又像美国乡村

热烈奔放的土风舞。

 

呵,这是充满激情的展示,

一扫山野沉沉之暮气,

让所有看到的人都为之而振奋!

 

蓝天之下,大地之上,

金色太阳的照耀,

落叶挥动欢快的羽翼,

以眼花缭乱的舞姿,

尽情地抒写季节的光鲜与明丽,

宛如天地间永远不死的精灵!

 

2017/12/7于纽约)



(回望集38)问  桥

 

/陈金茂

我坚信,倘若能站立起来

你就是一座丰碑

可你为什么不站立起来

接受人们的瞻谒与膜拜呢

 

你沉默不语

 

在脚步的断裂处

你剪影般地伸接过去

匍匐的身躯

支撑起一条道路

 

给清晨上学的孩子

带来一脸晴空

为半夜急诊的母亲

抹去满脸泪珠

赠予丁香一样的

情侣月朗风清

 

梨花白了,桃花红了,苹果绿了

谷穗金灿灿了

日复一日,月复一月,年复一年

 

那是岁月与岁月的衔接

那是灵魂与灵魂的畅通

只有脚步

能读懂你这种无言的重负

 

你让我想起母亲手中的一根针

将大地的裂口,缝了又缝

想起父亲日渐伛偻的脊梁

驮着日子,步履蹒跚

 

你似乎对我说

假如遍地都是断壑与苦难

还有什么脸袖手站在那儿

 

以你的名义存活

一切荣辱得失都在身外

在人们的心里

你就是一座

凸起于地表的丰碑啊

 


(小雨丝292)水里有条鱼

文/陈金茂


一片落叶睡醒了

从季节的洞穴里游出来

用金黄色

濡染你散发的热情

 

再也无法阔笑于风中

葳蕤的希冀

青翠的憧憬

如今都碎成一地漂泊的水声

 

无需在路上穿行

但你走的地方都是路径

你依然悬浮在自己的世界里

那样的洁净与澄明

 

看鸿雁长阵

一道一道切割蓝天白云

看山路逶迤

一座一座翻越高山丛林

 

仿佛

从半坡氏的鱼纹盆滑过

你正以另一种方式苏醒

 

(附:看到北美诗人、摄影家阮克强拍摄一组关于"鱼"的照片,有感而作  2017/11/8于纽约)

 

【声明:原创首发作品,支持版权保护,未经作者同意,不得随意刊用/欢迎网友按赞 留言 转发】 



(许暾 选录)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