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虻现代诗三首【入围墨德轩杯十一月诗赛】

2017-11-25 20:00    作者:叶虻    




叶虻现代诗三首【入围墨德轩杯十月诗赛】

《当你路过一个城市》

 

当你路过一个城市

其实是它在另一个方向上路过你

它用一种摩挲般的细致和恭敬

把它脑海里曾经的你  默默交还

 

那些你不经心过的细节和

平淡的时刻  但它是你的

你来到过一个城市 

因为你的存在  它有些不同

甚至它会记住你在翻动书页时

发稍垂落的样子  还有残阳从

法式长窗斜射到房间里的角度

你的一颦一笑和片刻脑海的波澜

它都会默默交还给你

 

当你离开一座城市

那些所剩无几的片断不属于你

流逝的岁月也不属于

你和它这一小段并不过从甚密的交集

在我们称之为回忆的地方

模糊成一条落满繁花的旧径

 

《还俗》

 

想一想你还是在我的脑海

不敢胆大妄为地惊动你

不敢像吊兰那样低垂

这一刻我是盆栽的   露骨的

妄念像我怀中的幼兽

体毛松软  喉管里有暗疾  睡态危机四伏

 

幻多么像稻壳里的睡眠

生就粉身碎骨的薄命

无端那么多的念  香柱里的灰

在光的上面一点点坍塌   一点点寸断

 

我虚构  我是我脚下的蝼蚁

我一步一步地踏出我的疼

踏出我脑海里  那些渺小的不幸

回到尘世的那一刻  肉身难辨

我未曾有过一切

但我未必   不曾有过你



《末班车》


这个城市有太多容易混淆的时辰

而在一个站牌下的我们  是两枚节令准时地花朵

如果呼吸也有翅膀  我们近得可以听到对方心跳的振翅声

这个城市的夜晚总是神经质地一再诉求完美

尽管霓虹错落有致  尽管灯火点缀得不显山  不露水

 

最后的莫希干人出现在雪花状的电视机里

一个维度上的两枚原子   无视定理上是否可以相遇

风怎样路过蔷薇   它也怎样路过我们

而车窗外的景致如草籽落地生根

 

如果我们在一间静得只听到水开声的房间里

如果我们有咖啡一样栗色的卷发   和收音机波段上的小时辰

我们还会像古诗中写得那样:

“此时相望不相闻   愿遂月华流照君”

 

末班车上的我们不如唤作萤火虫吧

它们栖落的地方是夏夜无尽的收藏

就像豆田可以容纳两盏口齿不清的蛙鸣

就像一座城池收编两枚走失的万家灯火


(许暾  选录)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