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月新诗五首【入围墨德轩杯八月诗赛】

2017-08-25 21:03    作者:静月    



静月新诗五首

《七夕》
男与女
各守河的两岸
人生过半
流言止于至善
每年有燕归雁去,薄云如烟
婚书滚烫出炉后被日子淬火
苟安于可以忍受的平淡
只是生活的厚度高过河面
孩子们沐于两岸的目光
被世俗的稻香拉扯大
爱情失传以后
纪念日成为必要的安慰


《断裂》
    
在我徘徊过的梦境,骤然,
就有了声音。你的唇角,
是海面上的明月微笑,抖落
一些桂花。
涉过别人眼睫切开的风景,
我随一些纷飞的红蝶上路
海子展开面纱,用
一声叹息铺路,
涂抹最恣意的画面
只是来路,总是在归乡时
断裂,还是盛夏,
却触到暴雪的酷冷。你的
碎裂,让一根银针疼痛地,
穿过我的中枢神经——
一任我写过的诗句,在
世俗里飘零



《十年》
十年,春风化雨,一些樱花未能赴约
坐北朝南的摩天轮,忧伤了半座城
倒春寒如数收回承诺
把旧日的片段在肩头裹紧
譬如我们一致担心再寻不回走失的人
今夜,有月色点燃一杯荔枝百香果饮
那酸甜的滋味在味蕾上埋下伏笔
等待某一天胸口绽放火烧云
其实也有人在不远处观望
失眠的枕头上满是樱花
我们只是迫切与昔日的自己在梦里相认
那炽热的瞬间心无旁骛,只是下一个路口
可否还空得出手掸净满目的灰尘
我们反复追问着迎面而来的雨滴
试图粘补曾经遗落的曾经
白沙逐绿洲, 睫毛仙人掌般耐渴
流星入嘴唇,话语在喉腔里电闪雷鸣又被吞下
今夜,我们在不同的转角挥手话别
22:00又一分
又一个十年拨动指针

《春》
湿润的季节
我不敢,想
一想
心里就长草
此时此刻
是谁在叩动
我的门环
让拴在柴扉上的门铃
再也耐不住, 寂寞
一直一直
把一个影子
赶进我眼里
绿
小孩子似的
里里外外地


《母亲》
你最美好的年华里行走在泥沼里
拔着稻田里的稗子
和早生的华发
水乡里的日子,平静又安详
母亲,我心中荡漾的院落
你剪掉的大辫子
还守着樟木箱的芬芳
连同那件出嫁时的碎花衣裳
等着栀子花开的季节
用网晾晒的想念
从今晨的第一串鸟鸣
开满大街小巷
我以我的全部,写意你种下的石榴、黄瓜和线穗儿
只一笔,便牵动炊烟升起的饭香
织布机在厢房里欢唱
你如秋水般沉静的眼神
在我的遥想里成一条缓流的河
而我却不能沉入这片静水
我只能站在岸上
3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