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音*凤凰诗评】《孤狼的诗:醉在梦中》

2017-08-04 17:46    作者:今音    



【今音*凤凰诗评】《孤狼的诗:醉在梦中》

醉在梦中
文/ 孤狼

追寻着遥远
陶醉自舞中
美酒唤起
闷闷不乐的唇
风撩起我的长袍
吊着我的形象
 
我撞在墙上
左右的摇动
热狂之中
把我的铃铛晃摇
 
琼浆在体内落下
旋转着 蹦跳着
胡乱的吐出夜渣滓
 
我醉在梦中
风流女子默默的向我暗送 秋波
酒魂在瓶子里为我唱歌
黎明披上红绿衣衫
诗人满眼放光
我游弋蓝色水晶里 逃向梦想的天堂  
 
【今音诗评】
《醉在梦中》以“醉”张扬发育男女共有的、处在一瞬间所爆发出的真实情感,首先要表明的是描述文字的涩,主要是受“醉”的影响。诗歌共分四段,第一段以平视和仰视纠织在一起的眼光,在“追寻着遥远。”意境美到了一个真实情怀能够借某个机会得以宣泄,属于智慧。读起来很爽。
 
那么第二段就不爽了,“撞在墙上。”诗歌就这样随性,带着流露出自己的弱,还在顽强地“左右”“摇动,”在这里的“左右”的深邃,谁阅读谁去理解,我写评到了这里只是一笔带过,所留下了许多空白,任何人都可以用自己的经验去填补和描绘。第三段,诗歌以看似所谓无聊的语言,来构筑出内涵。这个内涵就在于“夜渣滓”是处在“体内。”这个“体”有大有小,有厚有薄。厚到一叠纲领,薄如一张羽翼。
 
在这里,诗歌还运用了幻变技巧手法,始终把它的双语性,逐步地一层一层把它揭开。而这些,都是处于一个“醉”的特殊环境当中,又显出了大智如愚的生活态度。所以到了诗歌的第四段第一行,还在继续导出“我醉在梦中”这样的指向,既智慧又奔放。智慧是为了太平过日子,而奔放是属于那种偶尔有之,无伤大雅的处世技巧。
 
这时候,诗歌中所看到的两种技巧得到了同时体现,这就是层次。每个人的层次都不一样,而层次是无法装得出来的。就在这时候,诗歌又以第四段的重点,来表明世象,它所具有诱惑,具有挑战,并且还具有风险。如此把风一样的生命放到里面去淬炼,那么,生活中所客观存在的严峻就反映出来,诗歌把它反映在“风流女子”和“酒魂”这两个意象之间,给活着的人提供了一个可以随意发言的机会,其中可以指责,可以骂娘,可以说教,甚至还可以规劝等。
 
诗歌就是想通过这样的表述,来面对形形色色的灵魂,并且愿意和这些参差不及在一起和睦相处。这是诗歌的背后所谓的意义,当然,诗歌的动机很美,美在意识的有为和清晰上;美在对这个现实世界的客观评判上;美在能够把握和塑造自己的心灵上。从某种意义上讲,现实就是一个梦!   
 
【诗评简介】
今音,(笔名)凤凰诗社亚洲总社诗评部诗评。
 
【诗评推送】
剑厚,凤凰诗社亚洲总社诗评部部长

【推送编号015】
2017.7.24
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