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舒诗歌【入围墨德轩杯七月诗赛】

2017-07-07 15:39    作者:云舒    



夏日私语
文/云舒

一只麻雀,站在黎明的柳枝上
柳枝摇动,夏风的影子长出浓荫
河水还在不停地流动,一路向前
粼粼的波光里,我想做一尾鱼
游过石头的缝隙,钻进油油的水草

阳光一来,大地就发烧了
头皮被烈日灼伤,头发开始掉落
风也是热的,吹皱了我的眼角
这时候,会盼望一场雨
把心浸在雨水里,听尘土哭泣

握一把月光,打开夜的门
一只流萤隐在草丛里,擎着一盏灯
蛙声,从荷塘探出头来
隔着雨后的星星,跌宕起伏
满池的荷花,盛放在夏天

七月
文/云舒

送走了六月的风,夏就浓了
蝉鸣早已坐稳了梧桐,一遍一遍歌唱
雨开始说来就来,招呼都不打
大地是饥渴的,吸纳着所有的悲欢
阳光流成了河,在每一片草叶上
在我的头发上,和脖子上
在傍晚之前,咸咸的
白天被抻长了,喘着粗气
皱纹朝下,把太阳背在身后
踩着自己的影子,弯成虾的姿态

总有一个人,躲在星星后面
然后对着月光跳舞,乜斜着眼睛
我想,月亮一定是醉了
在眼前晃来晃去,掉进了河里
河水粼粼着,盛着一湖碎玉
蛙声衔着荷香,钻进了草丛
灯光敲醒的夜里,一只流萤在飞

谁装饰了你的梦
文/云舒

淋漓了一个夏季,却还是不肯告别
等待,或者守候
是可以收获彩虹的,虽然只能遥望
那场雨后,学会了珍惜阳光
哪怕只是午后的一抹,心就晴了

看风景的人不在桥上,没了明月
今夜,谁来装饰你的梦
那就听雨吧,雨是睡不着的
也不必睁眼,夜里不会有彩虹
雨停了,黎明就来了

朝露总是那么晶莹,里面
盛着天空,还有草叶的味道
雨后的草滩,注定会疯长
在所有的日子,等心事爬满青苔
那个梦依然在,只是老了记忆

风起时,有些东西会颤抖
文/云舒

在时光之南,在云朵的上面
你可以看见风,从高处俯冲下来
势能转化成动能,斜斜的
推开山峦,穿过所有的阻隔

有些东西是怕风的,比如腐烂的叶子
它们喜欢躺在肥沃的泥土上
安逸的存在,心已经变成了黑色
风一来,就失去了依托
无所适从的乱飞,试图逃离
侥幸是没有用的,风不会停止
从春到夏,从秋到冬



摇头扇
文/云舒

它就立在我的前方,面对着我
我感觉到有风,扫过额头
扫过我的发梢和脸颊,灌进耳朵里
风扇的头很灵活,可以转动九十度
滔滔不绝,我只有倾听的机会

我的头是木头做的,而且是榆木
不会说漂亮的话,不讨人喜欢
有时候,我很羡慕风扇
热的能吹成凉的,让人觉得舒服
摇摆在人群,对谁都不会忽略

然而,终不是长久之计
风扇吹多了,会麻痹神经
会免疫力下降,即便是榆木脑袋
其实,流汗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身体是需要新陈代谢的
相信一句话:心静自然凉!


反思
文/云舒

世界,分成许多的圈子
总有一些,你永远也无法融入
就像大观园,很热闹
而我只是刘姥姥,是一个圈外人
背上背着乡村的烙印,不懂城市的黑
穿着孔乙己的长衫,用不屑的目光
越过周围的人群,自诩是高傲的存在
时间是公平的,终于还是
只能在门外徘徊,像买不起票的看客
转身离开,已经没有留恋
抱着一把破吉他,开始流浪
唱自己的歌,从深夜到黎明
有人驻足,鼓掌,叫好
我报以微笑,微笑是我唯一的礼物
城市的道路很深,容易迷失方向
抬起头,那颗星还在
守候成一份永恒,不再彷徨
58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