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颖诗歌【入围墨德轩杯七月诗赛】

2017-07-07 10:44    作者:雪颖    



月光深处的我们
文/雪颖
 
年迈的河岸缷下驮了一季的桃花
被水流送走的春天和时间争执不休
像遇见你之前的我
一步一个脚印把春天走成微醺的灯盏
 
多少半梦半醒的等待
就这样互相望着
抱不起跌倒在黄昏里的影子
我不敢向夜晚提起以前的跋涉
 
不回头的风把知了的叫声当作依靠
这个夏天我在月光深处
看见你的眉弯于羞涩
还有从夜的目光里打捞起来的爱情
 
忽然之间的怀念老成若干年后的梦
关于月光深处的我们
若铁马是春 冰河也是春
我便不问桃花的归期

在七月的眼睛里浅笑安然
文/雪颖
 
醉在夕阳里的风
吹红了五月的樱桃
我渴望的目光像一棵孤独的树
看着黄昏一次又一次撩动时间
看着芭蕉绿了之后枇杷又着急的黄了
 
不知道异乡的这个夏天
还会撞疼多少方言
所有的倔强都在后退
退成一阙瘦弱的词
在泥土的皱褶里寻找
漂泊的起点和终点
 
也许只有月光才可以拨动月光
还有蒲公英站在我旗袍的开衩处
等一场影子里的团圆
被我挥霍完的旧时光空旷成窗
 
而我只能在七月的眼睛里浅笑安然
等隔岸的烟火为我藏起这个季节的雨
我便在灵魂的某一个地方腾出空间
等故乡住下
也等你走成我的春天

【夜晚和海】
文/雪颖

陌生人凌乱的脚印
重复唱着与孤独无关的歌
不知疲惫的海浪一次又一次把月光拉长
我坐在沙滩后的长凳上看这样的夜晚
和没有记忆的风
沉默的路灯像即将而来的道别
在离开之前我还没有读懂瘦长的影子
而回家的路
在漂泊中逐渐长成类似伤口的裂痕
父母的手臂也衰老下来
在故乡的老路上
走成吱吱呀呀的木桨
顺着
我离开家的方向


风的独白
文/雪颖

我路过玻璃外的天
叩响过他乡的青石板
严冬里的梅花像开在路人眉上的冷寂
那仅剩的一点芳香载不起心上人的三千发丝
 
你们总说还有一个远方
我却在重复着感叹那些没有结局的青梅竹马
还念念不忘那条赏花观鱼的花巷
常常在夜晚不动声色的观望一个人酒醉东篱的月色
从时间的眼眸中溢出的不舍告诉过春夏
除了我
身边的那些人也在以不同的方式流浪
孤独像卡在喉咙里的刺
 
轻叩的木鱼和晚钟的梵音
不在乎隔岸的遥远
我把身子变的轻一点
再轻一点
只为能挤进一场比水还清的爱情
 
桔子渐渐红了
光阴却瘦了
我把过往泼成水墨
盖住红尘中的薄梦
流浪还是流浪
 
我从玻璃外的天飘过
留一把像光阴一样的瘦骨
与朝霞相守
与夕阳相望
匆匆忙忙的路人啊
愿你能在跋山涉水的途中
遇见我曾舍不得放手的梅香

5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