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 四 首

2017-06-17 20:19    作者:刘合军    




外四首


文/刘合军



《疼痛的涌流》

月亮关上一扇虚掩的门
风吱吱呀呀推过来
细细的春雨和解冻的泪水
从脸颊上哭成一条河
向远海奔去

从天涯回荡的波涛卷回身体
重山扼守咽喉
心间的锈剑无法拨出
一股带着咸涩的浊气溢满鼻腔
每一个关节都成了烙红的铁

我知道再没有当年的自己
只能守住一座城的清瘦
让命运顺应流水
像一根茅草一样,等待燃烧



《谁说诗有风骨》


今天,我就祭他
让他说出一些没有江湖的话

他不是一个绝色美人
也不能叱咤风云,只会
孤灯邀月,对影三人

他在饥渴的愁云上泼墨
在猛兽的河床上弹琴
把一个大千世界写得如此空洞
将朗朗乾坤诉之无形

既没有自己的高原,也没有
诵经的庙宇,几句空话
骚痒落寞之人,几张薄纸
怎书史上英雄

其实,他就是一缕清瘦秋风
摇曳枝头的枯叶
看不到江山有多么的辽阔
把一生的精髓
都埋葬在泥土里



柔软的潮》


晨阳垂下来,正是良辰盛开
一些软绵绵的云彩,贴住河流
抚慰一河心思

我划一小舟,驶过许多故地
问头上的白鸽,许我自由
咸腥的海风从珠江口吹进来
锁住灵光的触须

我在千倾果乡埋首,看人间
扶直河道的脊梁,把旧梦
从古旧的大冲口泄出去
让昙花开满
潮湿河岸



《痛的臭蛋》

裂开一个口子
潮水一样的苍蝇就躁动
睡在梦乡的菌群
在致命空间倾刻沦陷

我来不及
从黑夜的梯子爬出来
只有将一些隐忍的文字
刻在深渊一样的壳上
让他不得在天罗地网中
见光

苍蝇大开杀戒
挥舞刀斧,便腐臭横溢
壳是脆弱的
一些无关痛痒的话和臭气
溢出世道



《苏曼殊》

从异乡飘来的一片叶子
没有自己的根
陌生的泥土和沉重的麻石
压住了所有的辽阔
青砖灰瓦的小院
似乎不是一根藤系
无法驾驭的天空仼由坠落
飘浮在风云四海中

他穿着风
携着雨
在梦境中找寻一片宁静
超度的烟火
总是越不过红尘
所有的海面和地域
没有一丝空气是自由人的
无奈的自己只能用虚度
去绿茵他人的领地
最后将流星一样的生命
在夜空中
划上一道深深的痕

2017-02-25,刘合军,题苏曼殊文学院揭牌仪式。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