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湖杂想(六首)

2017-05-13 20:01    作者:可人    




南湖杂想(六首)


/可人





昨夜月色很好,我在南湖仰望天空,戏说一段
癔想

浮云追逐着月亮
想亲吻她的脸庞
不知道心中恋人
会有怎样的反晌

云讲
別以为我虚无漂渺
別只看我随风游荡
其实我有很多 同伴
会膨胀出无穷力量

我有天空一样
广阔无垠的胸膛
我有太阳一样
炽热无比的光芒
我有高山一样
坚强挺拔的脊梁
我有大海一样
变幻莫测的梦想
我能象母亲给你温暖
我要象父亲对你担当

月亮把脚步放慢
感动的热泪盈眶
深情地叮嘱浮云
永远別让我孤单

浮云追逐着月亮
要牵着月亮歌唱
要知道浮云心中
月亮是最美新娘



七夕那天,夜空只露半个月亮,因此戏说一段一一
七夕半月谈

已经出场,
何不堂堂皇皇。
已经亮相,
何必躲躲藏藏。
本是患难夫妻,
却成露水鸳鸯。
一年一度,
七夕难盼。
掀起你的盖头,
只露半个脸庞,
与情于景,
总欠思量。
怎不让人产生
翩翩浮想?

风儿月下轻唱,
云儿月下游荡,
天河流水潺潺,
只不见天边白帆。
鹊儿还没散,
人儿正拢妆,
烟霞水暖,
月照西窗。
隐约听絲竹轻弹,
小楼上笑语团圜。
若非情海孽浪,
将醋瓶儿打翻,
怎会连个光儿,
也不让人家沾?

本应同病相怜,
携手互助互帮,
怎料天昏月暗,
将柔情似水流淌。
莫非惊了玉兔,
醉了吴刚,
相思嫦娥睡梦长。
惺眼难睁,
错将月儿半吐半含?
莫非睹物情伤,
恨好事成双。
东风既与牛郎便,
何不春意润广寒。
深闺里眼馋心烦,
私将月儿半遮半挡?

且慢,莫叹。
风流人儿总浪漫。
何不私降凡尘,
人间儿走一趟?
仿那断桥树下,
觅一个如意情郎,
做一世恩爱夫妻,
誓不还乡!

2016812日稿于南湖。



紫竹调畅想

天姥,即天姥山,见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別。 

一枝枝紫竹轻摇,
一缕缕清香飘渺, 
山中云飞雾罩, 
恍若漫步仙岛。 

风在竹中吹,
鸟在林中叫,
妹採紫竹一管,
问哥做箫可好? 

一挂挂飞瀑争流,
一条条青藤旋绕,
山下流水小桥,
疑是梦游天姥。 

魚在浪中游,
藻在水中摇,
哥指金魚一尾,
问妹谁执竿钓? 

幽谷静悄悄,
清溪水渺渺,
忽闻紫竹调,
悠扬云中飘

地上连理枝,
天上比翼鸟,
若非紫竹传情,
哪得白头到老!



有感彼岸花

叶落花开,
花开叶落,
既不能见,
何必要见?
爱已由心生,
怎说无缘?
虽不能相见,
却一脉相连。
见了又如何?
无非惺惺相惜。
如不能相守,
不如不见。
何不把爱
埋在心里,
留住那一絲
深藏的眷恋。

拈一朵奇葩,
拣一片残叶,
你可发现,
虽曾经相拥相依,
热恋的轰轰烈烈,
几曾见共到白头,
和合永年?
谁不是一夜风吹,
劳燕分飞?
莫羡那恩爱团圆,
却都是昙花一现。
挡不住的苍桑,
留不住的红颜,
既没有不散的欢宴,
又何必暗自生怜?

幽幽中的传言,
冥冥中的缱绻,
那一缕淡淡的挂牵,
才是永远。



一叶知秋

当知了嘶哑,
懒于长鸣,
绿叶就开始担心。
老树母亲,
即将凋零。
她将会舍弃我们,
另辟蹊径。

其实,
绿叶泛黄的时候,
并没见到
秋的身影。
只是想
炎炎一夏,
不弃不离,
患难与共,
生死相依。
不曾想苦尽甘来,
终落个离乡背井。
怨老树寡恩,
恨秋风无情。

秋风,无情也罢,
索兴,与你同行。
将心中委曲,
说与风听。
把这个理儿,
请风细评。

风答,
看一眼大千世界,
強与在树下打拼。
走过了春夏秋冬,
才能把世事看清。
待弄懂四季,
自然理介
个中隐情。



错过......

不知道是否错过,
命运总这样坎坷。
难道是我的过错,
岁月才这样蹉跎?
生活是一条长河,
我在风浪中颠簸,
风狂雨急的浪口
总是猜不透
变幻莫测的前方,
是福,还是祸。
不知道今天的努力,
明天会怎样的结果。
我无从选择,
是过,还是躲。
于是,有了错过,
于我,成了过错。
但是,我不悔错过,
只是叹息,
很多时候,
这种错过的机会,
也难以触摸。
天不佑我!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