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德轩】春季诗赛提名奖候选人名单及作品【3】

2017-04-26 14:47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墨德轩】春季诗赛提名奖候选人名单及作品

(第三组)




【墨德轩杯】二月诗赛九月入画入围作品展示

2017-02-27 09:07    作者:九月入画    

 

 

 

@假想中的相遇

陌生人融化。春天提前抵达人间

鸥鸟自海上来。它眼里的小湖

碧波荡漾。每一丝涟漪都戴珍珠耳环

 

我们似曾相识。你寂静如瓠,我的歌喉

生出新芽。你不发声,我就替你唱吧

三月是你乳名,细雨轻拂桃花面

草尖之上,我们再红一次,好伐

 

 

 

@一觉醒来是春天

多好。青草味的男人穿大号燕尾服

在玻璃窗前踱来踱去。孩子们

生出小圆翼,奔赴湖畔追逐翠鸟

薄嘴唇女郎穿过布洛涅树林私会

上世纪的水仙。新人破土而出。他们

在野地里颔首对视,开小白花

时光如此轻柔。全世界飘着音符雨

你无弦我有声。仿佛真的要爱了

 

 

 

@在雪夜

想起那个霜打之人

这样的天气,他应该

在雪国里为鬼,酿上等

黑麦酒。太阳出来,他会

像冰兽那样消失。若有人

提到菩提和禁果。他会垂下银发

回到枝头。抱着一大颗盐粒,哭

 

 

 

@寂静如瓠

那木门深锁。里面独坐孤人一枚

新月诱之、金石试之

流水叩之。他木门深锁

 

他木门深锁,你鹅毛加身

门前雪窝深陷,银质锁孔里,

斜插半枝梅花。那木门深锁

 

 

@就到这儿吧

冬天将尽。我们善始善终

把佛送回西天。孽鹅毛加身

明镜披霜挂雪。万物归一

众生死了还有众生。菩萨掌中的

朱砂一颗也不少

 

 

 

@雪夜短歌

 

1)我不是洁白的母亲

而孩子们是雪花

落我一身银鳞纷纷

我小声歌唱,你听

雪亮不雪亮

 

 

 

2)我在听呢

十二月的白森林

鸟喉湛蓝。陌生人以水藻

换取火种。汗血马梦见野葵花

牧歌唱响山岗,小河要淌水

苦郎藤要生野性子。睫毛弯弯的

姑娘羞红了脸

 

 

 

3)睫毛弯弯的姑娘

住在春天的小镇。不看山

不看水。半枝梨花敲开她的眼

阿郎襟上的露水、泥香

她呀,最欢喜

 

 

 

4)阿郎,阿郎

春生不来,夏长你不见

腊月里,你呀你

镜中探花花不开

拍怕鹰翅,飞走了

 

 

 

5)你呀你,肚皮发白

头顶挂霜,心尖尖上

一片雪花一颗泪

点点滴滴到天明

潮湿的姑娘啊,眼里有盏灯

一个梦、这首开花的诗

让你轻诵。无声心曲

你,细细听

 

 

 

◎雪后

太阳出来了。天空透蓝

玻璃大厦像块薄荷糖,红房子上

的奶油布丁看起来超好吃,树挂

棉花糖般融化。我还没来得及尝呢

雪花已停止了飘落。远方的人儿

阳光下的哭泣多么甜。你的苦胆

凉薄之心,我已收下。回赠你这个

醇香午后:土耳其人围困维也纳

黑咖啡和热牛奶各一半

 

 

 

◎子夜没睡的人

还在梳理翅膀,装上子弹又卸下

流炙热的泪,结薄薄的冰

用鹅毛写信。想飞飞不起来

重新把自己打扫干净。你的灯盏

照我清白,我的鳞片反射你前世波光

流水的匕首刺入夜色,镜中人赤诚相见

攥紧影子里的火,来不及喊疼

 

 

       

◎Just For You

待我取下灵上珠宝

清扫枯萎的肉身,抚平

沟壑与皱褶。以露水之声

为你歌唱。每个音符都是

发光的天使,他们飞他们落

若即若离又亲密无间。生如雪花

降临,死亦像鹅毛一样轻

 

 

 

◎印度情人

她以透明指尖轻敲我肋骨

于灵深处低唱:夜色跟白昼

一样美。芬陀利和波头摩

我都爱。你呀你,来像春风

吹红我面颊。去啊

似细雨,洗我如洗月光

皎洁之人没有姓氏,仍为你

涉水衔来莲花。碧波荡漾

谁还抱着月亮哭呢

 

 

 

◎星期三

会有何事发生

下雪、起雾、陌生人来访

JULY旧疾痊愈,变回候鸟

他送的黑发卡生出细小的刺

 

我准备好蓑衣斗笠,斜风不来

我去简笔画里做野草。细雨不归

我穿雪花衣裳,占一小格窗

你说要飞,我就去你眼里哭

 

 

 

◎你好,明天

胖子,我飞走了

你一个人想哭就哭

想笑就笑,一个人下雪

白茫茫一小片,也挺好看

 

 

 

◎在冬天爱上一个人

如同下了一场雪。街市荒野

山谷湖面逐一爱过。最后的白焰

在枝头。两只麻雀吻过。你生出薄翼

我手心沁凉。细小的波纹里盛着海

 

 

 

 

雪停了

路面湿漉漉的

一夜之间,那么多雪死掉了

听人说,雪也是有灵魂的

你每走一步,如同经过透明的人群

他们交谈、沉默、羽翼上结着冰

 

 

 

@我不会画画

只有写诗了

诗里有幅画,如果画里没人

那就真得像画了

 

 

@去年的雪

跟今年的没什么分别

去年的麻雀啄食今年的

新雪。去年的雪人

化了,今年再堆一个

 

尘世苍茫,去年你是佛

如今你是浪子。昂首是你

低眉是你,你是皑皑,也是

霏霏,是一滴泪。我已为你哭过

你还强求什么

 

 

 

@我看月亮,月亮看我

她戴蕾丝面纱,我又生华发

两个孤人相看,一地霜啊

 

 

 

@三色堇

我没见过。或许这首诗就是

或者陌生的你也是,再或者我也是

不是吗?我缄默,你哀愁,他忧喜参半

这尘世,我们无需认识彼此

你开你的,我落我的。静静的

朝生暮死,也挺好的

 

 

 

@我想让这首诗像鹅毛

一样轻。轻得你无法察觉我来过

要么再重一些,像骨头掷入死灰

让它复燃,伸出舌头舔舐青焰

你看,一提到春天和野葵花

火都喊疼了

 

 

@雪霏霏

广场旁的火锅店更换了门脸

原先叫三姑娘,如今红底白字漆着

川西坝子。大红灯笼下多了两尊石狮子

一波旧人换上新面孔在阳光下走来走去

 

他们羽毛光亮,眼里有霜,一点也不神秘

我已下了两三场雪,洁白的日子像只空碗

温柔的人独坐其中,看千山万径安静宁谧

一滴水穿上了雪花的衣裳

@我想唱的歌

只唱了一半,另一半交给北风唱吧

我想说的来不及说,雪花已替我落了又落

 

等我老了,还这么白这么轻。面对黄昏夕阳

结冰的湖面。因热烈而融化,因你再次提到春天

和爱,而低头、流泪。我们终于变成了两滴海

浅蓝的,缄默 不安,深蓝的,汹涌 无法言说

 

 

 

@正午,佛看见众生忙碌且虚无

草木披挂风霜,鸟兽再生毛发

隐匿之人藏好硬伤与软肋,寒风中

进进出出。今日的苦厄用雪花来度

一朵生,一片死。贴着玻璃窗的像吻

落在虚拟之境的是透明眼珠,含着泪

 

 

@我没见过的草木

很多。比如醡浆草,比如

丝绵树和落羽杉。只要一提及

春天,万物葱茏,我就忍不住想象

它们的样子。仿佛看见陌生的人们

在南风中颔首微笑。那个穿鹅毛的

欢喜地拍打左翼:嗨,姑娘

春天来了,你真美

 

 

 

 

 

 

 

@下雪了,想找只熊取暖

他手掌宽厚,鼻尖上的蜜糖

刚刚融化。我叫他布朗先生

 

整个冬天他都在做梦

梦见自己不是狐狸,是七月的青蛙

池塘里新荷婷婷,他钟爱的那株

戴珍珠耳坠,眸光闪烁,红得像个姑娘

 

 

 

@姑娘,你睡了吗

今晚,没有月亮

乌云是大龙套,白色的女主

在梳妆。如果你醒着,我们玩

蜘蛛纸牌,找出所有的梅花和黑桃A

最大的BOSS领带上有只鸟儿。他说

下雪了,一个姑娘家

住在纸上,冷不冷

 

 

 

@我只想做个干净的人

写几首干净的诗

吹一阵微风,下场小雪

悄悄告诉你,我喜欢你

也是很干净的

 

 

 

 

@窗外的姑娘

到冬天,就变成了雪花

飘过纸牌屋、斑马线,在蓝格子窗前

飞呀飞,遇见温暖的手也不躲藏,阳光纺织

出爱情,她潮湿的发梢垂下来。我愿意为你

融化。落你一身珍奇与芬芳

 

 

@街景

橙色2号线驶出深秋

返回来一列绿皮小火车

企鹅男孩再多等三分钟

会发现水泥森林是只空纸盒

出来的人有张猫脸、通腹语

脊背上的蝶翼驮着枫火

 

十月过后,有许多事将要发生

阴天羽翼丰满,墙壁上的小湖结了薄薄的冰

我不用穿鳞片,就知道,你从我左侧落下

化得那么快。我看见你也长翅膀了,纯白色

微微透明,跟我一样

 

 

 

@还有十分钟

暮色会骑黑马而来

我一个人回家,戴蜗牛面罩

理想如虹。我的心刚下完雨

枝头叶子落尽,光秃秃的

很干净

 

 

 

 

 

 

@三棵树

都是塑胶的。春天不长树叶

秋天也不掉叶子。冬天,雪

落在树冠上,远远看着

跟真的似得

 

 

@从前,我们爱过

好像是春天,苹果花还没开

鸟儿从南方飞回来,春天的舌头

刚尝完露水与青苔,那个叫我苹果的男人

要我猜他的草叶沾过酒,是醉还是醒着

 

 

 

@浮出水面的

总有一天会被巨浪击垮

沉下去的也总会重见天日

隐匿多年的你,在市井如草芥

在江湖,是一滴水,听风声鱼贯入耳

刚够潮湿另一滴水

 

 

 

@我想说的

都在这些诗里

如果你不懂,秋风会替你

从头到脚再摸一遍

 

 

 

 

 

 

@一个人在路上也很美好

像落叶被秋风吹来吹去。像鹅毛

贴敷于水面。像一盏灯照见另一个

自己。如果你怕黑,我也可以照亮你的

 

 

@是时候,该走了

我身后的一切终将成空

空椅子空镜子空房子

空空的窗口结着冰

 

 

@那个打灯笼的人

死了。来年开春,我想我的指上

还会长出草来。风吹,他说,勿念

鸟声啁啾,他说,别来无恙

 

 

 

@星期四,有雪

乌云披上呢大衣,草木穿了流苏矮靴

印堂发黑的男人肋骨有伤。洁白的女人

露出锋芒。我给不了你鲜花和晴天。给你

我的牙齿、利器,我的粉身与碎骨

 

 

 

@难过的时候

收拢翅膀,关好我自己

四壁垂下触须。这么快

我就黑了

 

 

 

@无题

我不因爱而生,也不为爱而死

尘世里,许多花开了,无人知晓

我只要安静地活着就好

 

 

 

@不爱了

我反而更蓝了。如此接近天空与海

接近你的颜色,我呀,既欢喜又寂寥

 

 

 

@秋天的榉木打着薄薄的霜

阳光下的眼泪最珍贵。我已经

爱过了。来场雪吧

 

 

 

@跟影子说

明天有雪。你怕冷

马上就有鹅毛穿了

 

 

 

@边走边唱

秋天那么迷人。我学会用

七弦琴弹奏你。金色音符拍打

流水。意象的小鱼呦,爱波光

也爱泡沫

 

 

 

 

@BRT上遇见

一个离家出走的女人

她呜咽,打电话:别找了

你找不到我的

JULY,这句话也是我想对你说的

 

 

@写诗的人老了

跟着落叶夕阳秋天的人群

被秋风吹起又落下。他的诗

还是春天的样子。那时阳光正好

我们刚刚相爱,新鲜又水灵

 

 

 

作者简介: 九月入画,原名毛晓燕。现居新疆乌鲁木齐。作品散见《2015中国诗歌年选》《儿童文学》《芒种》《诗刊》《诗林》《诗选刊》《中国女诗人特辑》《联盟文化》《零度诗刊》《先锋诗刊》《海诗刊》《纯诗》《野诗刊》《当代诗卷》《文涛拍案原创文集》《废墟上的歌》等。已出版作品《安玢的依米之恋》《倾城》《西陆蝉声唱》等。

 

 

【墨德轩杯】元月诗赛泥巴入围作品展示

2017-01-26 14:12    作者:泥巴    

 

 

 

你什么时候能坏一点

/泥巴

那些年,
我拒绝和人交流
一个人憋在家里
不笑,不哭,不出声
妻子急得跟我吵架
吵的很凶
我受不了了,就四处想找个东西摔在地上
我放过了手机,拿起了遥控器
妻子安静下来,说
摔吧,摔了你就好受了
我把遥控器举了举,
又放回去,呆呆地坐着
妻子一下子哭了
抱着我,说
你就是坏不起来,才这样的

2017.01.24

 

不咬着牙恨了


/泥巴

那天,在草原
我们一起骑上了马
你们的马慢慢踢踏着跑了起来
我的马只会迈着碎步
你们的马扬起鬃毛,载着你们的惊叫
跑向远方的树荫
我的老马干脆停下来吃草
我费了好大劲
才劝它继续走
可它走得那么慢,我干脆在马背上
盘起腿,点了一颗烟

终于找到了你们,
你们哄堂大笑,嘲笑一个人
一匹马可以这么笨
你们说对了
我和它确实像一对亲人
它不会咬着牙奔跑
我不会咬着牙发狠
谢谢你们

2017.01.24

 

 

 

/泥巴

我不大会笑
总是神情落寞
春天问我
为何对世间如此严肃
这是个很高明的调侃
但我还是认真想了一会儿
如果我们的脸孔
是对所遭遇过的人生的回答
我必须板住脸,挺一下
才能不让泪水涌出
如失控的奔马

2017.01.23

 

 

【墨德轩杯】二月诗赛刘献琛入围作品展示

2017-02-03 14:27    作者:刘献琛    

 

 

 

水调歌头 神舟十一号成功牵手天宫二号,喜赋(独木桥体)

 

 

雷电归驱使,乘此大神舟。不知今夕何夕,白日夜随舟。相与翱翔八极,泛览十洲三岛,鲸海泛龙舟。自吐虹蜺气,谁与论仙舟。

蟾宫里,银河畔,未拿舟。星槎信约长在,上下往来舟。别有天宫宝所,且共嫦娥相伴,门外漫维舟。牛女相望处,乘夕棹归舟。

 

 

水调歌头 丙申岁末感怀

 

 

又是一年过,两岸子规天。无穷天地今古,元气满人间。尘世悲欢幻影,几度鸡鸣风雨,星火怒燎原。乐甚太平世,风色杏花前。

补天手,携玉斧,占春先。修轮斫桂,检颁芝阙听摇鞭。一朵祥云捧日,更有箫韶九奏,身向紫霄还。八月仙槎驶,今夕是何年?

 

 

 

鹧鸪天 年味

 

 

看到梅花又一年,万条金线带春烟。花残幽砌堆红雪,日射新苔铸绿钱。

挥醉袖,笑吟鞭。照人奇采夜珠圆。儿嬉爆竹连声响,强托新诗句里传。

 

 

蝶恋花 除夕

 

 

妍日渐催春意动,疏影横斜,唤起罗浮梦。春酒正须今夕共,情如白雪宜三弄。

敝帚千金聊坐拥,饯旧迎新,此欲诚难纵。修竹已多犹可种,轻风几阵清香送。

 

 

沁园春  丁酉迎新

 

 

赤县神州,暖日烘晴,蜡尽春还。看飞琼舞态,尽堪图画;双成姿韵,无限江山。青女呈工,素娥弄影,紫气红光牛斗间。渡银汉,趁仙舟先发,玉鉴光寒。      跻攀万事何难。瑞烟满、人随国步安。正一阳初动,梅花片片;三春消息,鸟语关关。柳弄鹅黄,池添鸭绿,况复星轺万里看。翻虎鼠,庆中兴机会,礼乐衣冠。

 

【墨德轩杯】三月诗赛木公入围作品展示

2017-03-08 09:50    作者:木公    

 

 

 

 

《老年痴呆的母亲》

 

找不到小区位置和自己的家门

分不清图片卡片和钞票的颜色

记不住老伴媳妇及自己的姓名

认不得儿子孙子之外的陌生人

但是

把一个个空水瓶码放整齐

把一粒粒剩米饭捏进嘴里

把一间间房子擦得亮晶晶

把糖果花生饼干藏在兜里

然后

偷偷塞到我和我儿子手里

 

八十七岁的母亲开始清理记忆

她将尘世的辛劳苦难与卑微

连同奢侈品一样的金钱和喜悦

统统丢进了垃圾桶

仅仅留下爱和洁净

轻松踏上人生余程

此刻

她坐在院子中央

阳光像子宫一样

慈祥地拥护着母亲

母亲,婴儿一样酣睡

 

 

 

 

《春天的战争,捷如闪电》

 

反攻的号角由东风吹响

作为登陆先锋,这支

最犀利骁勇的轻骑

一夜之间

便攻陷了江南

绿色的旗帜挂上枝头

欣喜的花蕾隐约山野

 

阳光主力持续增援

娴熟凌厉的火攻

摧枯拉朽

消融千里冰封

冷酷的雪国迅速瓦解

解放的冻土和河流

将白色的枷锁砸碎

泪流满面,奔走相告

 

一声古老的春雷

震彻长空,豪迈

宣告

腐朽的冬王朝已经推翻

崭新的春天站起来了

 

 

 

 

《惊蛰》

 

需要用雷声喊醒的种群

都是地球上最古老的生命

从海洋登陆以后,它们

又散居泥土深层

于深厚黑暗里

以昏睡的形式

抵抗饥饿与寒冷

贮存蜕变和繁衍的能量

等待从温暖中复生

 

最终被震醒的事物

不止蝼蚁,蚊蚋,和蚯蚓

还包括飞蛾的前生

一群接一群,从村庄出发

向着迷离的灯火前赴后继

春天跟在身后

浪潮一样涌起,然后

浮起悲壮的尸体

 

 

【诗人简介】

木公,原名尹青松,湖南邵东人,华东师大中文系毕业。“燕京诗刊”签约诗人,“中国诗歌网”蓝V认证诗人,“中国网络诗歌”注册认证诗人,“新锐诗刊”“辽西诗刊”“诗网络”“当代诗卷2016年卷”等推荐之“实力诗人”“新锐诗星”等。

诗作散见于《湖南日报》《山东诗人》《诗歌高地》《燕京诗刊》《中国风》《国际诗选》《邵阳日报》《芙蓉国文汇》《鄱阳湖诗报》《长江诗歌》《昭阳文艺》《邵东作家》《红丘陵》等纸刊。在“中诗网”“中国诗歌报”“中国新诗天地”“文学与创作”“林萧传媒”“北方诗歌”“鄱阳湖诗刊”“当代汉诗”“新锐诗会”等40多家新媒体发表诗歌300多首。

2016年,获得“徐志摩微诗歌大赛”佳作奖,获得“太湖风中国诗文大赛”新锐奖。

 

 

 

【墨德轩杯】二月诗赛韩熠伟入围作品展示

2017-02-20 18:13    作者:韩熠伟    

 

 

 

闭眼倾听春天的心跳(组诗)

 

             韩熠伟(山西)

 

 

《给春天读一首诗歌》



拥护寒冬的几个词,正在武装泅渡。
再快,也抵不过几声鸟鸣的速度。
这是春天的第一幅水彩画,
颜料已经在春雨里摇桨划行。

犬吠声越来越近,此起彼伏。
一个接一个的村庄,被炊烟匡扶着,
在春风里努力发芽。

我驻足于一枚词语的内心深处
看它慢慢舒展绿色的骨骼
给春天读一首诗歌,让她再瘦一瘦
或许不经意间就能瘦出一句朗朗上口的唐诗。

 

 

《听梨花在叫我的名字》



是的,我已经想你很久了,
与你对视,心中的江山总是摇摇晃晃,地基不稳。

春风把锄头的性子磨平。
在笔尖里蓄满鸟鸣,
可以安抚一首宋辞心中的内伤。

我分明听见一朵朵梨花在叫我的名字,
忽远忽近,忽快忽慢。
其实,梨花更像是一个少女的青春
常常在我的梦境里诱惑、迷幻。

 

《闭眼倾听春天的心跳》



寒冬退居二线,南归的燕子排好队形。
在一张唐朝的宣纸上走出了春的步伐,
简单而又神秘。

惊雷大喊了一声,

春雨便挽着一个词抑或一个句子叩响了土地的大门。
是的,我刚从杜甫诗歌《春夜喜雨》中走出来。
那是哪位女子在朝我打招呼,忽远忽近像极了梦中的你。
就让我们一起闭眼倾听春天的心跳吧!
漫山遍野的花红柳绿、

鸟语花香正跟着节奏渐次苏醒。

 

 

个人简介: 韩熠伟,男,1997年生于山西阳泉,现就读于阳泉师专中文系。文学作品散见于《山西科技报》《阳泉日报》等报刊 ,系山西省阳泉市作家协会会员、阳泉师专《星星草》文学杂志主编、 《新声报》执行主编。

 

4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