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总决选获奖名单及作品【5】

2017-04-08 23:12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行走在茶马古道上(组詩)

               文/杨玉林





1.行走在茶马古道上

大路依然幽深
一块马槽指认:身披晨露和夜色的人
把一团粮草放入其中

应该有一匹马低头
另一匹马静卧
一群人蹲在溪流边,看山,看树,听水
借一滴滴鸟鸣卸下余生

我们不带茶,也不牵马
一根竹子探路
想坐那儿就坐那儿
深山里的蝴蝶  想怎么飞就怎么飞

风声已远 驮队已远
穿行在陇南深处的绿水和青山
我静坐巨石
沉迷一片云





2.石头记

它们本该属于一座山
可是,它们终于逃出了一座山
用分离了的自己
铺开道路

我惊讶于它们的形状:
太大的,已经有些老了
太小的,可以被几棵草轻轻覆盖

都是裸露的
多少年来,与一条清澈的河流、翠绿的树
起舞的蝴蝶
坚守一座深山

荣也寂寂,枯也寂寂
它们具有质地的存在
是我们遗忘、丢失、反复寻找的一种
最初的力量





3.流水辞

现在,不说山,不说树,不说流动的白云
不写赞美,不写颂词,不写行走的艰辛

现在,只说流水的清和净
说流水的绵长和温柔
说风在身边停留一会儿就走了
说它们的一生只装着一座蓝天的高远
骨子里藏着石头的坚硬和一条鱼的忘情

说它们像镜子,让我们看到青春和苍老
说我们内心的卑微和渺小
以及极力掩饰的 时间带来的恐惧

它们积水成泉、洼、河、或者深潭
让我们放下自己 回到自己

哦,美丽的龙潭坝
请你一定原谅一个远道而来的人
突然的惊扰
匆匆的离去





4.空房子

一群人走了
一群生活在深山老林多年的人走了
带着妻儿老小走了
一座老房子还在
一间小学生教室还在
黑板上的几颗粉笔字还在

一群人走了
一座森林就只剩下几条河、几座山
数不清的石头
房子就只剩下土炕、灶台、几根柴火
一张全家福的照片
顺着一面发黑的土墙耷拉下来

一间不再住人的房子
现在,只供我们盘腿而坐,喝茶、喝酒
像把他们活过的日子重活一次

走进空空的教室
有人拿起了一根竹棍
指着黑板读诗:
蛋,蛋,鸡蛋的蛋,狗蛋的蛋
飞,飞,飞机的飞,飞到山外的飞



5.献词:蝴蝶谷

在深山,一万只蝴蝶背负阳光之轻
迷恋式飞翔
悬崖边缘,落叶的黄金
在天空小心舞蹈

把自由归还,一个个曾经相爱的人
以另一种方式迂回山谷
幻影不再消失
旧时的屈辱、泪水和人间戒律
已经放下  
已经了却

飞舞的蝴蝶 无血无肉
一座悬崖,隔开了命运的栏栅
大自然最小的角落
它们用飞,代替存活
持久地凝视中,我突然忘记了
自己静默在前世
还是恍惚于来生



6.走在王湾村外的小路上

前面走着的一个人
和后面走着另一个人
像落到不同方向的两滴雨
黄昏下的王湾村
稠密的鸟声 、山上的树林 
构成了一首诗的意境

低着头行走
只有前面的那个人认识我
正如王湾村的风认识风
每个人认识每个人
北京打工的丽丽认识红红
在深圳一家酒店举行婚礼的军军
认识一路颠沛流离的爱情

看到一个异乡人
拉着行李箱
和前面另一个穿裙子的人
最后  肩并肩地走在黄昏里
夜色才羞羞答答地
落了下来

 

 

 

 胡雅婷的现代五首诗

 

    一、献辞蓝色

 

遇见风,遇见雨,遇见王蓝色的忧伤

 

王在一篱风霜上

心中映照出太阳的光芒

也在深深的海底掀动细微的波声

 

翅翼展开

拥抱了所有章节的苦涩

王说:

苦是一种颜色

精致的蓝色从骨子里长到诗里

 

不能告诉王,我也有一篱蓝

一篱从遇见就开始疯长的蓝

她属于王的唇,属于王的眼睛

 

 

  二、想你的时候,月亮笑了

      

想你的时候,月亮笑了

不由得更加地想你.......

你说,越挚爱越贪婪

 

城市的灯火打马路过我的心房

很无趣。没有你,我要灯火做什么

 

终于明白,所谓钟情不过是想着你

花就在我心上不停地开放

 

我愿意被你豢养的多情的风抚弄

此刻,只对我一人痴情

 

开成芦花。这温度,多么像小花猫依偎在你的掌心

不用喝几杯,便醉得瘫软

 

献出我的舞姿,月亮又笑了

我想这是最适合你的节奏

你看,不用臆想,我就这般地温柔

 

三、臣服,或者甘愿

 

想象与你构建一座房子

用彼此喜欢的颜色,描绘

或者,生一堆像你像我的孩子

四野空空,我们饱满

 

在诸多时候,玫瑰生出欢快

你是臣服的,我是甘愿的

毁灭或重生

泛舟而上成为势在必行

不能拒绝,像花不能拒绝露珠

 

你是一块冶炼中的钢铁

炽热中,有一千只豹子推动火焰

我臣服于火焰,臣服于火焰的炽热

  

在维度空间里

注定某种契合与你我有关

像湖水潮动时,猛烈拍击堤岸

一次又一次将我覆盖

我们便一次又一次得以复活

甘愿用诗中的证词

沉溺,或者飞渡

 

四、你的世界我曾来过

 

我渴望留下。依旧与菖蒲、灯芯草、莲蓬一起依水而居

你也在那里,种你的丁香与芭蕉

骨血养住千株垂柳,我便在它们的影子里摇曳

从水边摇到屋舍。就这样从清晨坠入清晨

 

不用说年华尚好

你看,春风留不住桃花的红。我们也被吹散

我不敢回头。在梦中也是如此

细数过你的眉间,那些源于我的心事

大概早已烟消云散

或者像陈酿,越久越烈

 

此刻,有千万只蚂蚁盘踞心上

我不敢转身再认真地看你一回

 

 

五、向   

 

我想你是一株向日葵

不必华丽,不必子实饱满

就那么昂首一笑,阳光万顷

 

纵使摇落满地彷徨

仍能见到你不变初衷

 

我想你是一株向日葵

是的,我的爱人

这样明媚的名字

在黑夜,霹雳声声

在耳底,细细呢喃

尘世所有的俗称不过如此

 

我以向日葵的名义盛开

在井栏边,在椿树下,在亭台三步之遥

我愿与你虚度光阴

 

 

 

落日的悬崖

 

/娉婷如玉


光渐渐暗下来
古树上那株藤蔓
还在攀缘     它的怀里有美玉
零星的花儿抛出星光
峭壁上的日子    淡出生动



落日的影子越来越柔
缤纷的词语洒落
还有一片暮色
带我回家



黄昏的秘密
藏着幽静和孤单
想念被晚风不停吹瘦
还有谁站在风口     
与我一样     续写短促的安静 

 

 

荒 野

/娉婷如玉

月亮走了
星星也黯然睡去
夜的杂草在风中凌乱
石头清唱骊歌
流水在孤独奔跑


泪水,淹没黑色的空洞
连叹息都在沉默
心瘦成一根根肋骨
疼得棱角分明


站在万物中央
我喊醒丛林中的鸟
露水和野花确认黎明的方向
虫子返回家乡
被爱着的每一个人
正在把清晨的天空擦亮 

 



荒 城

 

娉婷如玉


夜色沉沉,从梦魇中醒来
一座城被梦想抛弃,呆立那里
铁青着脸,被长空传来的一声孤鸣
刺破心底的疼痛

 


风裹夹黄沙,野花七零八落
碎片想要捡拾一段过往
星星低下头,止不住流下的泪水
夜,就这样深了

 

 

月色清冷,思绪寸草不生

肩头的雨雪,掸不掉

蹲下来,抱住自己,在灰烬中寻找
石缝间,一株野草把头扬起

 


驼铃未远,一切----
都还来得及


 

 

5

      北夫

 

《在首义汇》

 

这是第二次。你到了我这个年纪

还有心境和一个喜欢的人在一起

看一场电影吗?

为虚构中的角色欢笑

流泪或悲悯

 

哦,虚构,比如我现在

正在虚构一个女友,一个通信中的恋人

一个小女儿

电影中的故事和眼前的现实主义

彼此交织,混淆

快乐的情侣,在镜头前接吻

年轻的肌肤和骄傲的目光

越过我对面的围墙

此时,你应该在高栏上,一个人拥抱的怀中

沉溺,而不是在广场空旷的座椅上

听一个老人的絮叨与无奈

 

此时,建筑物的阴影盖过我们

晚春的风吹过我们

店铺前培植的花卉还在开

湿润的土壤上散发出青春的气息

对于苦难的诠释,孩子

听我说,我已接受命运的打击与虐待

敌意和轻视

而你不能

 

看啊,拥挤的人群中有我们

干净的地面上有我们的脚印

 

《滠水河落日》

 

四月的最后一天,我坐在河堤上

这一天我没有什么事情可做

附近的工厂开始放假了

水位还在上涨,不是因为它的源头

或支流暴雨所致

在汉口北段,离入江口已不远

浑浊的江水倒灌于这里就变清澈

若在七月

它还会一直倒灌至我家门前的那条小河里

在这里,河水并未流动

滠水河更像一座狭长的水库

在这里,源头上涌来的水忽略不计,可有可无

——在流动中终于丧失自己

它是否汇入长江,最终通往大海

我不知道,也看不见

我看见落日

恰到好处地照在水面上

一轮红色的反光

缓慢地向对岸移动,像有一个人在水里托着它

那是一个不急于上岸的人吗?

用一整天的时间和一个虚幻的倒影周旋

我长久地注视它

因为这一天,我同样无所事事

 

 《仇家》

 

仇家坐大,丧失了爱你的力量

你们终于可以躺下来

讨论一场大雪

要不要立刻就下

 

一具灵魂逃逸的躯壳

躲过每一次暗算,追杀

即便风声鹤唳也波澜不惊

就当是你死了

主动放弃

成为一只弹弓的可能

 

大地上到处都是墨迹

麻雀消失殆尽

对于死去的春天

你守口如瓶

 

就当是一场大雪,下了三天三夜

仇家寻你来了

你忍着剧痛与惊喜

爬出地面,才发现

风卷起雪片,你们肉体相连

 

《我从未到过你》

 

遇见你的人走过拐弯的山路

遇见你的人满心欢喜

遇见你的人回来说,那里有大美

 

我从未到过你,你和我一河之隔

你是熟睡于我的身边的神

我从未到过你,即使我来

 

在梦中我总是与美好的事物保持疏离

内心的划痕太深,无法面对春天

野草和百花的放肆

 

天池,通往你的山谷开着花朵

你像一个裸睡的女人,引诱我来

你肚脐眼般的湖泊承接上天的雨水和恩泽

 

你我本是一叶之花,一泓之水

我是涌向支流的一朵,破碎,又艰苦地聚合

我长久匍匐在你的脚下,不敢抬头,不敢离开

 

那日光照耀的山峦高傲又亲切

你召唤我来,怀着一颗朝圣的心

 

     《雪夜读信》

 

但是,木柴快要燃尽,要等天晴了

他再去镇子外捡拾,带上一把斧头

不是要去攻击什么,下了一夜的雪

明天不会很快化掉。伐木者去年十月

把河滩上的一排杨树放倒了,扛走了主干

 

但是,他并不打算急着把一封信读完

炉火还有余烬,雪也还在下

这是一个父亲写给女儿的信

大意是说,旧历新年快到了,那个父亲

问女儿有没有买好返程的车票

 

他熏制了鱼,肉,还有女儿爱吃的香肠

他没有选择柏木,用的香杉木

香杉树是三十多年前栽在屋后的一片

那时候他的女儿刚刚出生,像一只没有绒毛的鸟

这些树或许可以给女儿添置一套很好的嫁奁

 

但是,现在出了一点状况,木柴已经燃尽

他砍伐树木的时候,树叶把手扎出了血

那如扁平拔钉的树叶,在炉膛里噼啪,像不认输

最后还是变成了柔软的灰烬,形状也改变了

杉木的清香在小屋子里弥漫

 

但是,天气并没有晴的迹象

向他扑来的雪让他惊慌,踱步到院子里

数一数码放整齐的香杉木

还是三十五棵。他听见女儿说:爸

要是真舍不得烧掉,就给你做一副棺木

 

 

 

春去也

 


文/萧萧风吟



是谁,走漏了这个消息
人间一片慌乱
雨从江南开始狂奔,夜行千里
屋檐一夜间,白发三千丈
小巷里花开一片,唯独寻不到
那柄油纸伞,有暗香郁结
蹄声轻叩,经声暗祷
祭奠,一首诗的死亡

布谷一啼
漫山杜鹃一同泣血
桐子树相约素缟
最是荼靡情痴,星星点点
流水落花,彼岸流连
夏绿的铁蹄肆意践踏
深山不乏义士,振臂揭起树树白雪
为春,带孝

而我,只开蓝色的小花
执意于空谷,溪畔,或者涧边
我如此痴迷自己的荣枯
羞怯地,等下个春天


 

赵书萱作品

 

 

归途

 

你看,看那原野一望无边。

一望无边啊,连着水天

 

风吹草低,在它们面前,我越来越低了

贴着土地匍匐

 

万物从这里出生

生养的黄土,汩汩的流水

待哺的小羊。

身后升起的白云——攥着

一坡草垫

 

那些疏朗的美。那些彻底的事物

越来越远,越来越小

越来越轻——

 

在混元楼

 

经文低诵,焚香缭绕

晨钟暮鼓里

正午的风突然就凉了

 

在混元楼

我跟着信徒的脚印,拾阶而上

低头的时候

有人在虔诚的

跪拜

这一拜,我正站在二层

——佛像

的身后

 

此时。世间万事,

都无需被说服

 

缓慢

 

这个时候,天还晴着

远山,峰峦清晰

一圈黛青色的流云,松落落地连着

一弯再一弯的山路

粗朴又温情。

 

山间歇着几丛房屋,房屋外蔓延开的

绿,在山风里

与我,交换彼此的体温

交换一个下午的缓慢

 

我出现在来时目及的远方

来往的路人,叫这里——

六盘山脉

 

隐喻

 

如果

只能行走在陌生的村镇

我愿意,一路向北

 

沿着一条凹凸的路途

千军万马地

无限接近——春水化雨

滋养过的麦田

一些高粱地、白菜和母亲的土豆

 

它们,是故乡的隐喻

 

消失而又出现的一个人

长满了皱纹

裂口的一双手。一块

黄天厚土

 

对他们的爱,我也有着

只是

一直羞于说出口

 

悲悯

 

你在我身边

我们默默不语

 

心里堆积的爱

倾盆而下

这尘世悲悯,教会我忍耐

 

 

 

我是山野此刻所有的生命

 

文、周塬

 

岁月的河流,不舍昼夜

欢笑一朵浪花,感伤一朵

都成逝波

 

如此期待一次握手,血流与血流

温暖地拥抱

 

冰雪覆盖了原野,寂寞而充实

我轻声的脚步唤醒着这条山道的远梦

唤醒尘埃已久的心

 

雪淞沉静如那些老人

终会被风吹落白发

最爱半坡桃林,还是不去惊扰

姑娘们深冬妆抹的幽情

 

生命最低处该是山岗

四望平阔

坎坷波澜,轻散烟中,远淡如漠

 

山野此时是我一个人的风景

我是山野此刻所有的生命

 

可我依然热切的期盼一次握手

紧紧把你拥在怀里

毅然向着远方张开双臂 

  

 

 

读不懂的恐惧是首歌(诗歌欣赏)

 

文、周塬

 

《恐惧是一首歌》

 

落叶不会复苏,飘下的只些感伤吧

凋零的厚度,渐渐柔软而温暖

 

恐惧属于孤独的那颗星辰

一只狐回眸留恋着尘世

 

时间无处可退,足已完成生命最后的剪影

一条河正穿越梦境带走所有的浪花

 

熟悉的阳光,好似天空经年衔着的烟斗

明灭里一些梦儿夭折,一些长大

 

再没有晨曦,我的姑娘老成枯树

忘记梳妆的胡杨,沙漠的镜子早已粗粝

天地酿一杯酒,于卷中

发酵的每个文字,只为敬献春天的泥土

 

再无恐惧,倾听每片落叶

空溟里捎来玲珑的回声

2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