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总决选获奖名单及作品【7】

2017-04-08 23:04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一七令·春
/鸿影(词林正韵)


春。
晨雾,流云。
轻絮舞,暖风曛。
檐角飞燕,呢喃语温。
花红谁解意,烟雨落荒村。
庭院冷寒孤影,空叹深掩重门。
扶杖欲把旧时觅,不堪回首对黄昏。

一七令·秋
/鸿影(词林正韵)

秋。
折柳,多忧。
登高处,望云收。
孤帆远影,恨水悠悠。
一行归雁去,长叹泪空流。
手把锦书难托,相思空付西楼。
蓦然回首斜阳坠,晚风带愁上心头。

一七令·冬

/鸿影(词林正韵)

冬。
灰暗,朦胧。
如水墨,泼苍穹。
寒风呼啸,冷流卷松。
一声欢语起,惊梦挑帘笼。
万里雪花飞舞,如诗如画情浓。
顿生豪情书万种,快意人生气若虹。

 

西江月·相约
/鸿影(词林正韵,藏头词)

    你可采拿红豆,我心守望西窗。相思秋雁过东墙,遇见芦花飘荡。
    
算想别离几载?是如梦里星光。有朝共度看斜阳,缘聚蒹葭再唱。

 

清平乐·约会
/鸿影(词林正韵,藏头词)

心潮澎湃,若有千千爱。有约不来疑惑在,情落梦中无奈。

春柳又绿江淮,暖阳陌上云开。花舞佳人赴约,开心前惑休猜。

 

江城子·怀念友人
/鸿影(词林正韵)
(
)

    伊人归去自难忘。慢思量、久迷茫。回首西窗,寒月助凄凉。纵使取杯贪一醉,无奈醒、意愁肠。
    
夜深入梦好还乡。月流光、欲成霜。几度别离,孤影落纱窗。料想年年情似旧,人已去、泪流长。

()

    烟笼秋水月流霜。百思量、意彷徨。恍惚梦中,一度作痴狂。算把相思都解去,谁料想、泪流长。
    
回寻相约去东墙。看斜阳、遍昏黄。盟约犹闻,不见旧时裳。魂梦归来思问取,看冷月、满横塘。

 

七言律诗·春

/鸿影(平水韵)

花开一夜春来早,万紫千红如霓裳。

簇簇樱花先吐蕊,枝枝红杏紧探墙。

蝶迷美景忘归路,蜂恋芳香醉夕阳。

天道酬勤勤起舞,人生莫负好春光。

 

七言律诗·夏

/鸿影(平水韵)

万里无云天地阔,骄阳如火满乾坤。

蝉鸣切切声悲戚,蝶舞翩翩翅引魂。

娉立荷花遮倩影,倒悬香果迎黄昏。

蛙声频传丰年至,袅袅炊烟起暮村。

 

七言律诗·秋

/鸿影(平水韵)

长天秋水菊花黄,稻子低垂收割忙。

地角田边欢语起,村头溪尾笑声长。

日沉转暗归家舍,月起渐明闻桂香。

煮酒千盅相对饮,话谈丰收谷平仓。

 

七言律诗·冬

/鸿影(平水韵)

谁将水墨泼群山,一眼灰蒙渍未干。

阵阵冷风欺瘦骨,丝丝寒意孕奇观。

长天万里漫飞雪,大地千荒尽戴冠。

盛世江山多景秀,来年丰收看今寒。

 

 

 

春风渡(组诗)

 

(山西)王志彦

 

大风吹

 

一些事物,配得上大风吹

一些绝路,可以在灵魂里隐蔽

 

当大风抵达,划亮的火柴

呈现出火焰中的暮色,多么羞愧

像一个弄丢爱情的人,比一盏孤灯下的

歌厅更卑贱

 

一粒尘埃,有了弧度,也能在春天留下擦痕

一些节日,春晖散尽,终将摧毁内心的丰碑

 

 

春风渡

 

光阴窄了,一些事物就会发光

 

譬如,阳台上抽烟的女人,挽起袖子

露出白皙的胳膊。一只鸽子,不小心

把一枚孵化的蛋从屋檐下摔到了地上

大地有了悲伤的回声

 

譬如,大窑庄单身的李二旦,推窗

把一枝蝴蝶兰递给了旷野中孤独的月光

 

春风原谅了多少残疾?包括睡梦中

我对一棵草的凌迟

 

 

一枝春

 

当灰尘中有遗骸浮现,阴影就会

躲避在贫乏的躯体里,乌鸦般的内心

苟活着一堆朽木,年轮中积满了夜晚的惶恐

 

这是一个冬天的切面,在寒冷的空隙

仍有连绵的生机传承着生命的形体,像墙角

被忽略的一些草,从岁月的内部

省察到时光的浩大并无止息。而我们

在伤痛的闪电中,还有返乡的机会

 

 

吹柳紊

 

春风中万物都在赶路,怀揣着

暴动的心,却流亡在肝脑涂地的诉求里

水继续出走,带着磨亮的斧头

风还在讨价还价,淹没了细长的鸟声

依旧披头散发的柳树,内心空旷

灵魂却与大地死死地板结在一起

从来不向飞过的乌鸦索取诗意

 

 

 游春图

 

风越来越解风情

像桥下的流水,没有了偏颇

而此时,一群瘦弱的汉字

跟随一条红围巾,游走在一个季节的

内心。破旧的陶罐里

雨声失而复拢

 

铁器发亮,山谷中回荡着古典的鸟鸣

阳光无限如深渊,每一次爱恋

都湛蓝,颤栗,没有边界

人间三月,瑞气飘忽

 

 

 

诗五首 / 米绿意

 

除非她行动

 

从人群中走过,像一根线穿过针眼。

我看到时间细细磨损她的方式,

如同一双粗燥的手反复抚过一块布,

直至内露的纤维也被磨损。

 

我在她身侧记录闪电的思想,

打点世俗之物,为其缝补和熨烫。

我不能决定她成为哪一种人,

只因不能与现在的她相处。

 

地上有裂缝的地方堆积着更多灰尘,

好像聚积在一起等一个反应。

好像我是其中一粒,如果沉默是一种,

我已等到。如果冬天的空寂也是一种。

 

但我知道我是在等她,

发一个信息一个号令,那是一定的:

因为她身负使命,因为她终究会行动,

因为除非她行动,她的沉默毫不起眼。

 

 

雪的造访

 

有一天我将是老妇,沉浸在音乐

对过去情意的缅怀中——

关于离去,像预先设计地避开

与你熟识的人:是的。当然,你向他们问好

 

你知道,我不懂你的语言

但这不妨碍它无声的旋律,如一条

幽深僻静的小道——直达隔离带的荒凉

不妨碍突然而至的热泪

 

你笑的时候像另一个人

那是深夜,硕大的飞蛾在黑中撞向玻璃

我的心跟着收紧:那嘭嘭的声响

那低空的羽翅,簌簌落下的粉尘

 

或者并非说给你听?只是多年

后,我不断回顾数不清的离别,重返

与你的不期而遇:那暗地里的足迹

我明白,才是感动的原因

 

 

怀念母亲

 

看得出,她已熟稔于乞讨生涯

懂得察言观色和判断

从何人处可获得同情和可能的善举

她的眼神忐忑,我看不出

里面是否也有一丝狡猾或——

智慧。她对我致谢时

又显出一份适当的真诚

 

我发现每次,对陌生人动恻隐之心

都是因为想到出走的母亲

尤其是,她早逝于青春年华

我不记得她有过多少幸福的日子

尤其来自也命途多舛的女儿

她若活着,恰是这位陌生人的年纪

 

 

原力

 

当我们痛苦时,我们是无用的。

如果不再依赖伤害记忆,

当痛苦的经历

在某一刻不用抹去而获得平静。

 

我走动,像在远离这个世界的某处飘移。

但被一种(无声的)声音唤回,

这个声音

像穿过水到达我的耳朵

 

直至重新爱上这个世界

我的故土,

我眼内的每样事物

并燃起重新描述它们的欲望。

 

我知道,那是我将我

加入它们。我赞许,和感谢它们让我

可以被看到摸到,被更

细致入微

原始地呈现和表达。

 

于是我用一首诗的欢欣宣布:

新一轮的生命开始了!

对爱的需求,家的归属,

对物的信任

它们出现在新一轮的认识中。

 

 

人生若只如初见

 

说不清是如何开始的——

时间或心情。不是雀跃

是不同于往常的一点点异常

是心突然跳得猛一些

像不熟悉的一首曲子的旋律

1重一些,2轻一些,3的尾音拖得长一些

规律难以捉摸

是一根细细长长的牵引线

或是更像毛茸茸的狗尾巴草

碰在脸上鼻子上,挠得人痒痒的

又不是那么软,像弹簧

一个小东西从这个圈

弹跳到那个圈,像石头

噗噗噗地打水漂

就有什么缓缓地荡漾开

 

是觉得时间不再是永恒不变

而是时快时慢

是有些时间突然不见了

它不是缺失,也不是虚无

是它在,你却好像不在

 

 

 

冬(组诗)

 

作者/石世红

 

 

《雪花》

 

 

我看到一些根深入六月的阳光

因有人间的苦痛作养料

花儿开得寒了些,冷了些

他需要一个很好的名声

长路

顶天立地

 

 

《开窗》

 

 

如果试着给冬天打洞

装一个窗

其它的也一样

那么,每个季节

都可以从另一个季节

钻过去

大家互相交流,互相通融

人间也就没那么凄凉了

 

 

《禀报》

 

 

对于一片叶子来说

把自己交出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

没有谁留意过

后来面对的是妹妹的风雨之恋

她默默相守

成为故事的真实听众

天气凉了

她还要回去

把身边所发生的一切

原原本本如实向根禀报

 

 

《耳光》

 

 

是谁扇了冬天一耳光?

让他情绪如此低落

万物都停止生长

为这一巴掌

愤愤不平

任由伤心欲绝的冬

远远地抛一次倒春寒

 

 

《防寒》

 

 

我用帽子盖住阳光与火

盖住一片新生的原野

不让寒风吹冷思想

不让发热的诗歌感受风寒

如果有词语偶然打一个喷嚏

我必定赤脚飞奔

去远方取更烫的炉子

取更厚的帽子

煮沸心中之水

 

 

《怕冷》

 

 

北风,他怕冷

走了很久很久

终于来到这个冬季

吹落雪花的风步

必定抵挡不住世态炎凉

他渴望生命中的温暖

急切地敲打着门窗

 

 

《寻找冰凌》

 

 

如果我不能见到你

我便沿着一缕刺骨的霜风

去打开你的前世

要他流走到尽头

要他悲伤至极

要他固定好内心的明镜

什么也不用说

直到发现他的来生

 

 

《风声绑架鸟鸣》

 

 

夜里,鸟儿难以入睡

她失落,是因为北风破门而入

绑架了她的语言

瘦小的鸟,不得不放弃一场歌舞

唯一的希望是

在天亮以后

把自己的声音解救出来

 

 

《残忍》

 

 

我想像渔民用长勺子

去舀冰下的鱼

鱼儿们的理想随之破灭

鱼儿国的反腐倡廉政策付之流水

人民浮于缺氧的大气层

死去

这是残忍的

渔民用长钩钩走了流动的热情

生活止于冰上

爱与真理同时结冰

这是极其残忍的

 

 

《踢风儿》

 

 

小女孩一蹦一跳地过来了

小脚丫把寒冷的风儿

踢到左边,又踢到右边

踢到了路边的一棵小树上

小树歪着身子看她

假装冻得发抖的样子

还用叶子挠她红扑扑的脸

小女孩咯咯咯地笑起来了

一把拉下风儿丢到远方

追了过去

 

 

《躲》

 

 

雪躲在天空的咯吱窝下

掉了几个角

掉了几片花瓣

还是遇到了春天的袭击

寒气

有点儿哆嗦

 

 

《太阳失踪》

 

 

她关上圆形的门

拉下天空蔚蓝色的窗帘

就走了

离开时月亮一起追着去

他俩同时失踪了很久很久

这个冬天在策划

如何让一个春天回来

 

 

《虫子的话》

 

 

季节迟到还早退

气候常常失职

根又早产啦

鸟的羽毛又击败了冰凌

鱼儿啊!从娘家游到婆家

急着通风报信

而我只需要一片绿叶

便可以留住这一生

 

 

《围巾飘扬的冬季》

 

 

少女飘来三月的花香

少女把寒流围成了

耀眼的深红

淡淡的浅蓝

柔和的粉红

那些面带愁容的雨点

正赶上一支迎春的好队列

她连绵的心情

在摇曳的围巾上

淅淅沥沥

 

 

《风说》

 

 

风吹在脸上

像花的抚摸

风说:

去年的小蜜蜂在路上了

摇曳的舞姿分不清谁和谁

风还说:

我一定赶不上今年的生活

越来越甜

 

 

 

和海子一样的寂寞

原创  王语轩 

《一》

 

三月,花儿正红

我把天空擦亮,太阳被乌云遮了

二月的雪化了,二月的雨来了

它和眼泪一样流着疼痛

初春的寒夜,我坐在冰冷的铁轨上

想象着海子哥哥

你是不是听到了从天堂飘来的歌

才义无反顾的热吻了死神的女儿

我把心抖了又抖,晾了又凉

那些难过的,快乐的,忘不了的

都和云朵一起,随春风去了

谁还留在原地等我

 

《二》

 

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这是一个多么浪漫的故事

海子哥哥,是你写给世人的吧

要不

说好了的喂马,劈柴,周游世界

却在你二十五岁的春天夭折

你把天空和大地都打扫干净

寂寞的等,阴沉的等

二月的雪和雨,淋湿了美丽负伤的麦子

而那些吐着芬芳,站在山岗上的情绪

是你再也展不开的翅膀

永远的折断了

 

《三》

 

泉水白流了,花儿白开了

你写给大地和太阳的诗歌

却存了下来,还有

我的寂寞

你忘了的,和想忘的

风刮过原野

追风筝的人伫立在昨天

和海子一起,用诗歌堆积往事

让青草和麦浪在晨风中结果

太阳落了,我该如何留住白鸽和蓝天

 

《四》

 

天空是潮湿的,云朵也是

三月的季节是悸动的

留下和离去,死亡和继续生存

密密的心事,忍住,不说

就像我和你,注定无缘

春天是我借来的伞

只为遮掩四季的风霜

那个行走文字里的少年

去了我够不着的地方

我的世界很荒凉

和海子一样寂寞

 

 

 


 

《枞阳   枞阳》

              
天露

我的皮肤早已拓下
一方水土
氤氲的气息
而阳光欣慰
将幕旗山的苍茫
浇灭了
露出八百里皖江船工的号声

莲花湖水刷新一晨旖旎的风光
救下,囚于垂幕的心灵
于莲花宝座上
重生

东边放牧桃花
西边放牧槐花
南迎荻埠归帆
北话枞川夜雨

枞水之阳卷起的画轴
封闭了光阴
依然匍匐
在浮渡的摩崖上
写生夕照

于是长江白练的皮肤
留下一道道醒目的疤痕

一星星小舟
像顺流而下的萤火虫
是客也是执桨的
梦生
接过古老的河水
捞着月亮
穿过你像穿过一场
温柔的虚谷
把秋波的眼睛,还给了后人



常问我(组诗)

                           

文、唐绪东

 

《从前》

他在仔细查找、翻阅旧账,
调整记忆的弱小的火苗。
流水里灯蕊在手指的
捕捉下,遥远且不真实。

一千朵金达莱。紫色的花瓣
随激流抵达另一个梦境,
陷入漩涡的叫喊声,断断续续,
比他瘦弱的身板还薄,比命更厚。

从前的事物藏在水面上。
那些脆生生的笑,白嫩的脚丫
连同春天,全部浮了上来。

从前,镜中流水,水里贴花。
总有些倾诉不紧不慢
不会像今天,难以言表。


《碎片》

是年轻的肝火在驱赶寒冬
最后一抹暖色,是浓情的表白
把自己抹黑。是镜子的冒失
让众多眼睛睁大,
拾掇不起体内潺潺的流水。


《母亲》

倔强的女儿身上有她年轻时的
影子。从侧面看上去,
晚年照亮了月光。
她放下家务活,学会了乐善好施。

换上新鲜的供品,佛龛暗了。
给予女儿智慧但不问幸福,
房间里擅香缭绕着
青色的烟雾,呈现出上升的光线。

这纷扰的乱麻,她在春天里放下
匆忙转身。仿佛从来没有来过,
整个春天里的安静近于虚幻。

我想知道,她那边的夜晚
是否也和这边一样黑,
却什么都依然看得见。


《常问我》

一群皈依弟子相聚合十
吃斋   诵经   在香火里
深信多情乃佛心

尽管他们不懂经文
更不知何为偈语   在念珠持咒   
叩拜中   虔诚不问前尘

仿佛不如此   即心有旁碍
除了自己   祈求今生遗忘的影子
让他们能在来世恍然记起


《去者》

春天的音乐在田野噼啪奏响
才刚刚趟过阴冷   我无法
将你想象成眼前的黑暗

这个季节容易让人动情
你说明不了什么   热切的手
抚摸过香炉   土地   钟爱的人

我将如何赶路   继续写下文字
如何摆脱无边的夜   顽疾
将你的影子移植梦中

摆脱魔幻的花朵   渐悟菩提
流年稍纵即逝   我不必再忧心
随处可见的野草湮没了前程

 

     

 

郝燕萍作品

 

一座失修的园子
琵琶语 荷

旧园子一处  满目枯黄
养些落花衰叶与蒲柳
与一世的光阴  打结缠绕

从哪里来  到哪里去
这一路还要经过哪
不知道你是谁  如何知道谁是你

邻家  几处芳草  一池清泉
而你的园子  满目无人打理的荒芜

正传  总想改写历史
繁华许是藏在枯冬的园子里
正谱写着一世的春秋  也未可知
黄昏  经过一处看旧的园子


如荷
琵琶语 荷

你若将青瓷的瓶蓄了水
敬我于堂前  楠木的桌
我便白衣若仙  娇颜如羞
装点你屋前的繁茂

你若是那驾一艘小舟
在望不尽的塘里  割尽我
一世华蓬的采莲人
只为剥下我  苦心结下的莲子
我便立你半世的堂前
把浓荫遮蔽  做一束站窗的蓝莲

我华盖之婷婷  远可浓绿
近可如柔荑
从未慕过牡丹的雍容
也不羡那昙花的惊艳
只愿  沧海云河里
站成一束永恒的芳姿


荷塘风月
琵琶语 荷

不经意便又跌入文字化成的蛊
白莲巫自水中独舞
池塘里  五百年的修行
惊了一群飞鹤
静坐莲心  梵音袅袅
这人间烽火啊  滚烫的灼人

鹤群  把如玑的字酿成一部诗集
簇拥在月色下  送我于人间的清唱
盘膝而坐  眼中的笑
便坠落成一拢弯眉儿


断桥
琵琶语 荷

那一年的断桥  阳光尚好
那一年的西湖  游人如织
那一年  我青青的塘里
一池荷意幽然

你来便来  去便去
何故敲着锈死的门  不肯离开

那一年的端午
你一壶勾兑的雄黄酒
水淹我  杭州的城
我在塔下受难  也在塔下逃生
摸着漆黑的壁  修篱
也借着佛的光  种菊

时光生生让我坐穿
轮回修尽  一声轰鸣
雷锋塔终于倒塌在  
一朵灵芝里的春天



夜太黑
琵琶语 荷

夜  薄凉
炉里的火尚有余温
夜  便开始凉下来

梦中听见耳语
是关于一个女子的心
与她的白天

披衣下床  心打了个寒颤
看看炉火  又看看桌上那封家书
和字里行间的凉薄
忽然发现  月亮没走
茶就已经开始凉了
命运啊  怕是又要在那些书信里浮沉 
一声叹息  心开始嘤嘤的消瘦

我知道屋檐下  还有很多蝙蝠在偷听


2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