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总决选获奖名单及作品【8】

2017-04-08 23:01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李唱白短诗五首

 

 ◎尘世 

 

仰视的目光
常被浮云遮挡

风刮起来的时候
轻便竭力运动

一些在尘世游荡的词
终于挤进了词典

谎言在黄昏里镀金
真理常在黎明时被染红

寺庙上的瓦也结雪霜
教堂的塔尖也会有浮尘

 

◎开元寺


一位满头白发的老人
从一处佛堂,拜到
另一处佛堂
 
像一炷香火在走动

 

◎黑

捉住自己影子的人
用笔制造木炭

灯火,夜的破洞

我们一起走向
欲望的黑名单

把火苗种入深夜,让黑
包裹着温暖

  

◎磨刀

我一直在磨一把刀
不为了它的利刃和锋芒

我一直在磨一把刀
不让它沾染上任何一滴血腥

我一直在磨一把刀
也不让它去伤害任何一棵草木

我一直在磨一把刀
只磨给对手看

一把刀,越磨越短
只剩下一点钢含在木把里

 

◎擦玻璃  

一个上午
我在阳台
擦玻璃的里面

那层玻璃
干净了许多
外面的人
看起来还是脏的

 



在泥河湾

 

文、张沫末



所有的温暖是留给我的
我不是过客,是游子
是她,散落在塞外的一粒黄土

我必须以毫米为单位
来计量泥河湾的长和宽
如果还有一种比例可以测准内心的温度
那就是用时间做分母,用心跳做分子
情感是永远的零距离

在泥河湾,没有赶上花开
赶上日落或雨后的清晨
祖辈邂逅时的场景。
也未遇到,考证200万年历史的学者

即使没有,那些悠远的骨骼,石器的碎片
没有刀耕火种的痕迹,泥河湾依然是古老的
它饱满在秋日的阳光里,每一寸黄土宁静而安详
像饱经忧患的老人,像那本摊开无限秘密的史书

踩着先人的脚窝,无论行走或驻足
都感到纵横交错的沟壑在诉说
泥河湾用安静和等待,接纳着我的思绪

面对这片土地,我不知道,用多少形容词
才能表述自己内心的惶恐和激动
泥河湾是博大的,她用母性的宽爱,容纳了
隐藏在,血液深处的叛离

坐下来,闭上眼睛,依偎在泥河湾的心脏里
享受十月将尽的,储存的夏日般的温暖
一个世纪的牵挂,来自灵魂断层中的声音
告诉我:你,永远是泥河湾的后人

 

 

 

土得掉渣的话(组章)

 

江东瘦月

 

  

 

妈妈的旧衣裳剪剪缝缝,凑合成一领襁褓。我们洁净如屏幕的思想,便蜡染上一种永不褪色的乡间影像。

脐带浅埋于这方水土,喉舌发出的音律因袭了乡俗的韵致。饱吮着水漉漉的奶汁和翠津津的方言,我们长大了!

田埂地坝上,比粘土疙瘩更土气的方言,便耳坠般嵌挂我们日渐发福的听觉。缘着忽刺刺疯长的节气,逐渐生茧。

于是,嘴巴的开阖之际,农人品质的馨香渐次弥散。咳嗽和喷嚏,也成为这支庞大语系中极富典型个性的伴奏。

方言,一种任由怎么曝晒也不蔫的植物。绿油油地茂盛,在老家。

跨出竹篱外,便为异乡客。打工仔们静静地守候着省台方言听写大赛的节目。那些土得掉渣、残渣结痂的话,板凳、桌子一般高,杉木、槐木一样土。江南的吴侬软语,苏北的江淮官话,磕磕绊绊,泼泼洒洒,碰杯!有点儿脆响,有点儿外溢。

  每个游子都自私地认定,母亲才是家乡方言代言人的不二人选。顺着屏幕上流来淌去的乡音,能泅渡到老家的码头登陆么?

夜深人静,月缺花残。土语的梦呓与孟郊、余光中的乡愁不期而遇,结伴同行。抽一根绗缝被子的棉线作纤,以一张120分面值的邮票作舟,撩拨得向着来路竞发的船艄,哗啦啦的响……

翌晨,小心拾掇起方言,脱水腌制。待春运时分,鼓鼓囊囊地塞满两只行李箱,原路返回,遣送原籍。


 

  

 

在太湖之滨的苇丛中,不经意间,我俯拾到一瓣乡音。熠熠生辉。
  信手点燃,袅袅炊烟般煨热相互受寒的心绪。
  两个屁股就着一张扁担,暖坐在十二点的钟声里。我、挑夫以及挑夫的烟斗,三位一体。
  猜想老家此刻憔悴的影子。缅怀过去日午除禾时栖息的榆荫。
  盘膝而坐,话语磕碰,渐有燧石之光。
  挑夫在草鞋跟上轻叩一记,递给我一巴掌老茧和一杆烟枪。我幸福地呛着乡情。咳嗽的样子,像极了我的爷爷。
  远处,叼着潮汛的水鸟,戏谑于芦苇间。

我和老乡逗她:为我们去江北捎一封家书,报个平安吧。

柴雀子不允:我这一走,会找不着回家的路。这灰褐色的精灵,也是故土难离。

哥俩相视无言。纸捻子已燃尽,烫着手。

薄荷味的苏中方言断断续续,颇似茅屋檐头嘀嗒着的雨。
  挑夫从裤腰带上解下酒葫芦,手感激动,语无伦次。我俩谦让着,让对方取暖。两张脸,高粱一般酡红。夕阳羞着,滑下山坡。
  临别,老乡以两行典型的他乡遇故知的老泪赠我。
  我细细擦拭。这一掬盐花似的泪,会撩拨起故乡古运盐河的几多潮汐……

 

  

 

蚯蚓吃的是土,屙的是泥,就像农谚接着地气儿,泥鳅沾着水气儿。

秋风镰刀响,寒露割高粱。农谚和节气是世世代代的儿女亲家。农谚,是庄稼人连缀着24颗珠子的手链。农谚,是一本可以看到老的农家万年历。

农谚和号子是拜把子兄弟,农谚和农具是榫卯合缝的木榔头。农谚是镰刀撂倒的,担绳捆缚的;是连枷掼打的,木锹扬起的;是箩筐装盛的,扁担扛起的。 

农谚的外婆家是芦苇或稻草秸秆妆扮的粮屯子。五谷、六畜、枯草、飞鸟,都是农谚的亲戚或邻居。

农谚里集中居住着动物世界的草根一族。鸟鸣,是伴着春雨落下的一枚音符。青蛙领个头,蝉就全家总动员加入合唱。燕子南飞,布谷北往,伴舞。

农谚很色。念着农谚,柳叶就青了,菜花就黄了,桑叶就绿了。乖巧地听农谚的口令,农家就总是乐呵呵的笑,露出糯玉米一般的满嘴大牙。

农谚很朴实。在前人跌倒的地方,农谚会插一杆斑竹,竖起醒目的警示标识。

农谚很不讲究。农谚像带泥的萝卜,用油绿的缨子擦一擦,铮亮的铁锹刮一刮,粗糙的茧掌捋一捋,可以生吃。

农谚叉着腰站定!旱、涝、风、雹便知趣地绕道走了,土、肥、水、温就调和得均均匀匀稳稳当当。

农谚是一条永不结冰的河,不急不缓地秋流到冬,春流到夏……



 

元业的诗歌


◎虎山行



三碗不过岗向来是公开的秘密
多年来我空有一身赤胆,赤手空拳和生活强词夺理
目睹山路奋斗了一辈子,也没有藏住一只老虎的身影
他们以为让一条山路在拐弯处消失
或者让两座山在晨风里争夺风吹过的道路
都是顺理成章之事
我追寻一条路很久了,它会带我去什么地方?
草的长势超过了少女们的发育
到了小寒,树上的叶子会一片片落光
希望的那只虎一直没有出现
我不愿和迎面而来的熟人谈我的去意。生活在圈外
我有许多怪癖,比如去摸老虎的屁股
去竹篮打水,去赶尸,在时针上打秋千
雪花满径,那只虎一直没有出现
这满山的白,像多年经营的手工,我丢失的良心
何时才能在画面外
泼墨洒情。我在等什么?清晨就白了头的苇草
漫山遍野,像我摇摇晃晃的身体
朴素,收敛,又装满闪电。

◎深山

深山,无狐。万物不能成仙
修行的人,在寺之外。一柱香,一声木鱼

鸟鸣越来越轻,日光越来越毒
山梁里露出禅寺的檐角,刚好可以垂钓一轮明月
空虚的内心刚好可以盛满红尘的颓败

高大的树木,伏地植被
把山谷肆意拉近拉远,拉直拉弯。

藏起慵懒的中年,淡然,随性。
我从自己内心抽出一段用旧了的经历,竖成《心经》
去抄誉,临摹。

◎青南原野

过马营,阿尼玛沁神山,巴卡台,塔拉……
我诗歌里的这些地名终会消失

吐蕃王朝时期的工匠,宽大的藏袍
银色的发饰。腰佩藏刀
打马走过落日下的青海湖

穿紫衣的喇嘛,已看不清自己的另半张脸
经卷被风吹动
回乡的路上,一切都在慢慢变为零。

仍未挣脱信仰的枷锁。我,诗歌,宗教和大自然
草木都蓄满雨水
内心的雷霆,多么可疑。我要囚禁迎面而来的一座
颤颤巍巍的柳木筏子桥
草原深处流淌的一泓清水,洗去我内心的羞。

◎短句:黑夜

细碎地,将要缝合白昼的
是从遥远的昆仑之巅跌落山那边的阳光吗?

我凝神倾听:黑夜从远方,沙沙沙沙地赶来
月亮会跪下来,舔山脊,摸草原
偶尔会摇响帐篷檐角清脆的小铜铃铛

那时,背水的牧羊姑娘会返回来
那时,我会爱上这里的全部——

黑暗的小触角,那样柔软。我们将跳入黑夜
去做藏匿的天使。

◎短诗:黑夜里

它爬在地上。沿着黄河源头走来的黑夜
像卵石。
我相信,黑夜只是天空短暂的阴影
只是我生活中某个多余的尾巴。

它爬在地上,一条幕布,在溪流对岸
在一座山丘上面。在蚕豆大的青海上面
一动不动。

它在黄河的喉咙里悄悄涌动。昆仑山顶
藏匿了一个神话
雪的掌纹里,它熄灭了弧形的史诗。

我收拢了思想的翅膀,静静地
和它对斟。


 


    

 

《假如心中藏着一团火焰 》

 

/晓风拂月

 
假如心中藏着一团火焰
我该怎样去倾诉?
有时,面对一张真实的白纸
如同面临一场虚空的大雪
让我有些不知所措
不期而至的大雪
这些开放与凋落同步的花朵
是我隐隐心疼的一种自抛自弃的美

我曾梦见笔下开出五颜六色的花朵
这些文字的花朵因先天不足
而瘦弱,贫血
最终萎谢在一张无辜的白纸上
纸因此而委屈
有些抱歉的是今夜白银一般眩目的雪地上
写着我并不精彩的脚印
我证明这不是雪的错误

谁能解释清楚
关于纸上的文字与雪上的脚印
哪个更真实?哪个更虚幻?
假如心中藏着一团火焰
我将怎样去倾诉?
今夜,一个甘愿跌在纸上的人
纵身一跃时该选择怎样的难度系数
方能摔得恰到好处?
为此,我原谅了我的不知所措
虽然头顶的猎户星座
正寒光闪烁

 


《雪地里的春天》

/晓风拂月


他们说踏雪寻梅太传统了
就让梅俏在枝头吧
让雪地里的梅开成一树
现代的春天

 

其实,我本不忍践踏
这圣洁得一尘不染的雪地
虽然也好奇自己会留下
怎样的脚印

 

而那只怀春的猫却无所顾忌
看它在雪地上任意溜达
不得不承认其完美的足迹
精彩绝伦
让我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
步步莲花

 

《雪后》
/晓风拂月


当一只鸟黑得格外醒目
我知道大雪已覆盖了一切
这铺天盖地的白
让一阵风迷失了方向

 

让一首歌轻飘地浮在半空
让一只鸟深陷茫然的孤独
让一些不着边际的思绪,瞬间
化为虚无缥缈
也让许多黑白分明的眼睛
好奇地放光

 

哦,雪的白是真正的白吗?
而太阳已经出来了
温暖,明亮
雪,此时你格外耀眼的白
能否继续掩盖
那些众所周知的真相?

 

《寻春》
/晓风拂月

 

踏雪寻梅时,谁在拈花一笑
沿河看柳时,你伸出的兰花指
依然暗香浮动
适合采撷水仙的芬芳
与迎春的金黄,一不小心
惊动了一朵桃花暗藏的芳心

 

用一场润物细无声的雨水
洗了又洗,寻春的手指
节外生枝
蘸着春雨写下记忆里
浅翠深緑的名字
不经意间触摸到了
春风的意图


《时光之慢,令人怀疑》

/晓风拂月


而他始终是陌生的
他说世间最昂贵的投资
是陪伴
承认了这一点
时光,便慢了下来

 

慢下来的时光
可以用欣赏的目光,看一朵花
怎样褪去红颜,看一株树
怎样脱去翠緑的衣裳
或者,看一个人怎样
闲倚云根刻姓名

 

而月亮还会挂在柳梢头
只要你愿意,还会美丽
更多相约的黄昏
虽然那些真实与虚幻的情意
已走出了波澜起伏的感受

 

如同一个女人在平原上走着
习惯了平和地对待
日出与月落,风吹和雨打
在平原上走着的女人
平淡得没有人愿意相信
甚至连她自己也怀疑
心中曾有过的
陡峭

 

 

 

w.t

 

 

文、田学敏



掏空一个人的情绪
搜索他走过的路,蝴蝶结
拴在一些小小的细节里
残枝败叶的帘,生活底层的痛
抵挡不住秋风

伤口含着花,抑郁挽着幸福
蹲在一首诗的尾部,伸耳
屏住呼吸,眼睛揪住一个出口
想象一朵花上,蹬空的笑靥
滑倒的心语

在枯萎的水边,吹起海螺
让它把忧伤,埋进浪花里
别带回家



  再回故乡

微信一条一条地
滚动我的淡蓝色的相思
随大雁,挽秋风,再回故乡

落于指尖的寒星
削成情感的种子,片段的春风
邀约蒲公英的伴娘
一边日出,一边日落
囤聚瓦罐里的乡恋,密访莲蓬
游历一次透明的预谋
来时一尘不染,走时一干二净

凡心禅语的世界,呦呦鹿鸣
草木低首的时刻,如诗
一身素洁。壮行八月的心事
以莲的空灵,菩提一场
轮回



  以根的善良,弄醒春天


请记住我,用心
我是一阵风,濡湿的灵魂
加一层雪的风景

请记住我,用歌
我是一片云,朝思暮想的难耐里
偷偷地笑你

请记住我,用诗
我是星光,一条站起来的河流
人们的尖叫声澎湃

请记住我,用爱
一针一线,缝补着夕阳的裂痕
而我在下面,以根的善良
弄醒春天

 

 

 

 

 


2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