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总决选获奖名单及作品【9】

2017-04-08 22:59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陈明清诗词  

 

雨霖铃

 

  (序)乙未十一月廿三,许以宁洛雨霖铃一首,时值期末,久思而未可得也。半月苦思,今晨偶感。想相识经年,每烛谈频更,意犹未绝,嘘寒问暖,则相劝诫也无数。又著笔成章,究词琢句,比情论法,皆颇合,相视为知己。可奈其青春年少,于情则懵懂,于礼则谨讳,于人则谦正,于文虽较不如,然比与众须眉多有出奇不料之处。
  易安有曰:“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而每夜深人静,寒暖交汇之际,最是恼相思也。吾辈久惯秉夜,固也多思多虑。知经庙之事,故轮回无常,十三年后,暮牛归来,可相识否?愚子惘自轻愁,挫言痴语,然情重,君需记!

窗绡衔漏。
玉寒深锁,望极辰宙。
雕栏肃寂萧索,天星弃月,千寻云岫。
绢笔当时诺重,倩今独消瘦。
点点是、垂泪西风,烛影依稀宛如旧。

情浓却道佳人幼,两心欢、憾负成痴咒。
花间蜜语笺誓,凭信也、早经堪透。
笑问晨风,何处、天涯万里归就。
可送我、三世河边,十二年虚候。

 

莺啼序

鱼阳断声鼓续,恰莺歌燕舞。
肃萧索、春序时时,野草残岁新吐。
角生宴、交杯错盏,兰陵就月烟花与。
待重头,年后诸般,莫教愁苦。


二十风霜,弄玉遣凤,又笙箫几许?
待寻得、佳梦长安,水乡天上羁旅。
纵鸳鸯、双双比翼,也无羡、人间仙侣。
誓情浓,元吉刘生,偃招秦楚。


南柯醉柳,噙梦章华,早相忘却否?
暗点检、少年时候,琢玉埋香,窃冷幽欢,几番朝雨。
花萎柳败,天教分付,风烟尘沉蓝桥约,但如今,揾泪相倾诉。
诗词赋曲,轻书碧落黄泉,不堪窈窕辜负。


金銮紫阁,凤阙高轩,著笔成状举。
半世也、青春无悔,意气张扬,彩髻香冠,恰娟狂语。
黄笺素纸,心中长恨,王才多少曾受座,盼须眉,伤隐千杯处。
殷情寻取天时,玉殿纤歌,一朝恸哭。

 

 

 

春风渡(组诗)

 

(山西)王志彦

 

大风吹

 

一些事物,配得上大风吹

一些绝路,可以在灵魂里隐蔽

 

当大风抵达,划亮的火柴

呈现出火焰中的暮色,多么羞愧

像一个弄丢爱情的人,比一盏孤灯下的

歌厅更卑贱

 

一粒尘埃,有了弧度,也能在春天留下擦痕

一些节日,春晖散尽,终将摧毁内心的丰碑

 

 

春风渡

 

光阴窄了,一些事物就会发光

 

譬如,阳台上抽烟的女人,挽起袖子

露出白皙的胳膊。一只鸽子,不小心

把一枚孵化的蛋从屋檐下摔到了地上

大地有了悲伤的回声

 

譬如,大窑庄单身的李二旦,推窗

把一枝蝴蝶兰递给了旷野中孤独的月光

 

春风原谅了多少残疾?包括睡梦中

我对一棵草的凌迟

 

 

一枝春

 

当灰尘中有遗骸浮现,阴影就会

躲避在贫乏的躯体里,乌鸦般的内心

苟活着一堆朽木,年轮中积满了夜晚的惶恐

 

这是一个冬天的切面,在寒冷的空隙

仍有连绵的生机传承着生命的形体,像墙角

被忽略的一些草,从岁月的内部

省察到时光的浩大并无止息。而我们

在伤痛的闪电中,还有返乡的机会

 

 

 

吹柳紊

 

春风中万物都在赶路,怀揣着

暴动的心,却流亡在肝脑涂地的诉求里

水继续出走,带着磨亮的斧头

风还在讨价还价,淹没了细长的鸟声

依旧披头散发的柳树,内心空旷

灵魂却与大地死死地板结在一起

从来不向飞过的乌鸦索取诗意

 

 

 

游春图

 

风越来越解风情

像桥下的流水,没有了偏颇

而此时,一群瘦弱的汉字

跟随一条红围巾,游走在一个季节的

内心。破旧的陶罐里

雨声失而复拢

 

铁器发亮,山谷中回荡着古典的鸟鸣

阳光无限如深渊,每一次爱恋

都湛蓝,颤栗,没有边界

人间三月,瑞气飘忽

 

 

 小年

 

 文、贾其敏 

 

吃过晚饭的时候

小区里响起了鞭炮

夜灯与星火交错

如爷爷拿起干草

点燃漫山遍野的雪茄

又像黄河沿上

爷爷点着了两岸的灯笼

行走在轮船上

黑暗在散开与聚拢之间

闪烁,山野与船上璀璨

荒草和载舟之水荡漾

 

我推开窗户大口地呼吸

气流斑驳成晶

像送灶君的浪花,燃草的星星

显得别致,遥遥向上

突然就觉得,他们乘船

会不会有新潮袭来

会不会在小年

给爷爷带个话

 

 

 

 

 



春天,诗人

 

文、沙漠

 

春天诗人在写诗

背着哑口无言的父亲

从东到西  送走太阳

 

春天诗人在写诗

满屋子堆砌的纸埋葬了自己

诗人在写诗

遥远的地里母亲双脚走过

 

春天诗人站在山顶

远方和诗  都显示伟大

诗人被抛弃  遗落在这里

黄河水呀  抛弃了我

 

春天诗人骑上黑夜里飞行的马

经过村庄  无人知晓

骑上马  诉说  祈祷和诗歌

诗人的马  会说几代人的语言

告诉诗人:流亡属于逃难

幸福在远方——道路悠长

 

春天诗人想象着西藏和爱情

冰火的爱情——并不遥远

 

春天诗人和诗人恋爱

庄稼和庄稼恋爱

万物繁华——诗人一贫如洗

 

春天只有爱情和诗歌

只有村庄里住着两口子

唯一的  最后的两口子

 

春天多么幸福

诗人看到西藏和遥远的新疆

此时的诗人多幸福

骑着忧伤多情的马

寻找下一个诗人

                 

 

父亲和酒

                                沙漠

腊月  父亲端着大碗

大碗装着一年的收成和酒、

父亲是庄稼汉子  也是英雄 

他脚下踩着土地  踩着历史

他把一年的辛酸装满大碗

一饮而尽  父亲醉了

他躺在坑上听布谷鸟鸣叫

据说上帝捎来的消息

明年有个好收成

 

多少年了  岁月浸泡着酒

饮下了多少碗  泥土做的大碗

烙上父亲厚重的指纹

和田地的脉络一样  深深的命运

土地下熟睡着千年不倒的英雄

 

父亲老了  他的肠子曾被驴踢断

缝了二十多针麦子田一样的伤口

 

他不能喝酒的  医生劝诫过

他很犟   半辈子的英雄啊

半辈子已经深深埋进土地

 

父亲再次躺在病床上

一尺长的刀口用来缝补肠子

一尺长的刀口是走不完的一尺命运

父亲很坚强  他是英雄

父亲的酒装满大碗

盛满鞋子  盛满命运

父亲醉了  躺在病床上

躺在身后的麦子田里

其实他执拗的像个孩子

                         

哥哥

 

沙漠

 

我们的妈妈走在田里  头发发光

父亲背过煤炭  懂得漆黑

李白  屈原  陶渊明在他们跟前是瞎子

路过的和见过的都是村妇

扬起高高的谷物

生育  懂得比活着更深的道理 

 

我们长在麦地  端起酒瓶子

黄土地水  请叫我儿子

麦子地的儿子和坟墓的儿子

我们打小相识 

都是荒凉过后长大在麦地的孩子

他长我  我的拜把子哥哥

穿过同一只鞋子  骑过驴

抽驴粪的烟卷  我们是英雄

 

我的哥哥  今夜我在想你

酒瓶空空  我在想你

你在乌鲁木齐  我在南方想你

孤独属于一个人的寂寞

哥哥  丰盛的酒属于两个灵魂

我还想着今晚和你摔碎瓶子

唯一一次醉  也是失去知觉

身体和灵魂飞升

躺在泥坑  高呼我们万岁  万岁

 

哥哥  今夜确实想你

我们从麦田经过  住下

哥哥  今夜不知道能和你喝几杯

但愿都醉了  失去体温和痛感

 

哥哥  你看看远方的星辰

天蓝色的海  我们慢慢变老

 

 

沙漠

我感觉我不存在  世界也不存在

站在太阳上的歌者和神密的女人

都是罪人  扯着大嘴耻笑我

我懂的笑容美丽的凌耻和疼痛

 

为什么失去感情  为什么满是机器

所有的诗稿被焚烧  诗人自杀

绝命属于上帝无情的嘲笑

我拿着剑插穿喉咙  停止歌唱

 

我把屋子打扫干净  空荡荡地

装满酒  浸泡我的尸体

我的生命里不能没酒

我还不能停止歌唱

 

公元二零一六年 

我在水泥和砖头缝里寻找

我的伙伴  我的马  我的房子

一切都被焚烧    烈火和商人

 

这是唯一的最后的光明

这是最后的完全的胜利

让酒的老人和孤独的瘦马骑上我

路过世界  宇宙和天空和海洋

 

我的酒不能丢  诗歌不能丢

亿万万年后我记载灭亡

我被册封为大地  天空的酒神

我的酒化成海洋  重新孕育生命

                       

 

 

站在我的铁窗户上

       沙漠

我负满荣誉  我光荣而战

我背负着历史的背叛

背井离乡 踏着绝迹的铁轨

我了无痕迹  恐龙了无痕迹

祖父的爷爷死的比睡梦还早

骑驴运快递的车马在我耳际经过

 

我热爱马路  热爱柴油汽车

金发女郎颤巍巍的双乳

饿死了年轻力壮的青年小伙子

世界死了   耶稣死了

老子  道子  庄子和耶路撒冷死了

世界葬在我的铁盒子里

 

我把头颅抛弃 我把脚插进铁窗子

我的汗水白费  我的庄稼荒芜

我却站在我的铁窗子上哭泣

 

 

 

在黑暗充足的屋子里写诗

         沙漠

我的天使流泪  我的装满情人的屋子流泪

我的屋子狭小   黑眼睛看不到四只脚

我的屋子四只脚  四方上下大小的历史

 

老骨头  长在木板上  我的书架子

三尺八丈高  八丈三尺高的火焰

三丈八尺高的诗稿和一堆野头发

堆成天梯  我祈望过爱情和神圣之火

大火在我的屋子里强暴我  安慰我

 

我的头顶是三张羊皮做的草鞋子

屋子中央火炉烧着羊头的酒  我的女人

坐在杯子里为我祝福  唯一的欢乐

我的火  胜利的火  众人的火

都在我的屋子化成一位老叟

 

钟表死了  神话挂在墙上充当了女神

我的历史在我的黑屋子  我的青春死去

我早夭的孩子和情人的坟墓在我的黑屋子

强盗带着焚烧女人的尸体叫嚣  欢欣  鼓舞

黑屋子空无一人    只有我 

坐在原本荒芜的天空中写诗

                             

  

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