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总决选获奖名单及作品【12】

2017-04-08 22:39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周步作品

 

 

在甘肃(组诗)

 

一条干涸的河流

 

许多年以后我才知道

那是一条非常有名的河流

祁连山的冰雪融化之后,集结到这里

一千多里的流程,横穿河西走廊,流向北部沙漠

 

弱水汤汤。但现在干涸了

这条河流最汹涌澎湃的时候,是大禹治水的时候

如此悠久的历史,让人陡添无限哀愁

哦,多少时光流成了记忆,多少细波巨浪

流成了一河干枯的石头

 

 

在佛都张掖

 

我问佛,遭几世劫,历多少难

才能结一段尘世的姻缘

佛不语。安详的微笑让我终日猜度

 

我在佛都张掖遇到的那个女子

竟然是二十年前,我在乡间遇到的那个南国女子

那时候,我还是个孩子

三生石上多少次超度,换来人世间两次擦肩而去

 

是不是,人世间的爱,一半需努力,一半是前世的安排

佛不语。我只好默默地忍受这煎熬遥遥无期,

让一生的时间,等待尘缘揭开谜底

 

甘肃之美

 

列车驰入甘肃大地

我最先想到的是描写凉州的诗句

 

朔风遒劲,黄沙牧草,落日山岗

这是一片被诗化了的土地

面对苍茫的背景和雄奇的底色

我不知是低吟浅唱,还是高歌入云

我不知是坐看云起云落,还是昂首阔步前行

 

当然也有奇花异卉,也有骏马驰骋的青青草原

人间奇景丹霞地貌更美

那个被西凉公主迷住了的大唐将领

故事就发生在这里

 

苏武持节的故事发生在这里

李陵变节的故事发生在这里

霍去病驱逐匈奴,才有了今天的河西走廊

才有了酒泉这座城市

 

还有奔马和飞天,还有壮美的诗篇

和我一起来甘肃旅游的朋友说

“甘肃真美,那种穿透灵魂的雄峻之美

让我的血液更加纯粹。”

 

丝路之美

 

丝绸从江南到西域

甘肃是必经之路

 

甘肃境内的丝绸之路有三千多里

三千多里的丝绸之路有多长,你可以想象

甘肃境内的丝绸之路有两千年的历史

两千年的历史有多长,你可以想象

 

你可以想象丝路上悠扬的羌笛

你可以想象古道上飘摆的酒幌

你可以想象马帮,你可以想象驼队

你可以想象一路上的好景色,一路上的曲折艰险

 

哥舒翰是西突厥人,也是大唐将领

常年戍守在丝绸之路的关隘边陲

他横刀青海,夜袭石堡,血染紫袍

他和粟特商人义结金兰之美

这不是作秀行为

一个国家的强盛,经济必须走在前面

 

数千里的丝绸之路哟,甘肃——最美

数千年的丝绸之路哟,甘肃——最美

 

天水,天河之水

 

我想,天河注水应该在先

女娲氏造人或者补天

水是一个先决条件

 

我想,伏羲氏那天肯定不在身边

不然,两个人的事情

怎能让女娲氏一个人吃苦受累

 

伏羲是华夏始祖

应该也是一位睿智长者,大德君子

不然,他怎能仰观星云,俯察草木

他怎么能从龟壳上读懂了

人类至今依然争论不休的神秘天书

 

女娲氏当然美丽出众,且丰姿照人

她的名气和品格一样超凡出众

危难时刻,她挺身前行

用生命做代价,炼取补天的彩石

所以她成了大地之母

 

走甘州

 

过了凉州便是甘州

我长途跋涉至此,只为看一眼弱水河畔

那个叫阏氏的女子

 

甘州的历史有些隐秘

据说与匈奴有关,与元世祖有关,与宋朝皇帝有关

甘州城里佛光普照,城外霞光铺地

我忘不了那年秋天,山丹的麦子熟了

被大风吹落了一地

父亲扼腕叹息,母亲梨花带雨

 

哦,甘州,那是怎样的一片天地啊

左手芦花摇曳,燕子呢喃着雪线的神秘

右手胡云如诉,多少归人加快了脚步

 

兰州的黄河

 

黄河穿城而过

两岸的人家,就是兰州的基本轮廓

 

羊皮筏子早就没有了

黄河第一桥旁边,又新建了几座

据说和一百多年前修桥的德国人联系上了

清凌凌的黄河水,被兰州的水车舀掉了一些

下游的水势就平缓了许多

 

我看过甘肃靖远的黄河,看过宁夏沙坡头的黄河

去了趟东营,没看到黄河

现在,除了山西壶口的黄河,我哪里也不想去了

我觉得兰州的黄河,就是最美的黄河

 

河西走廊

 

我喜欢在暮色苍茫里看河西走廊

那是世间少有的雄奇景色

精彩无法复制,壮美不再呈现

 

河西走廊的岁月像个牛皮灯笼悬挂在天庭

照耀着历史的每一次进程每一次纷争

一颗流星划过,就是一个时代留下的擦痕

汉天子没有到过河西走廊,但他的目光

却投向了比河西走廊更加遥远的地方

 

我总是想起那个叫张骞的汉室人物

他历经艰险,却被扣押在匈奴的军中

他娶了匈奴的女子,生下了自己的孩子

我想他的妻子一定漂亮,且善解人意

他没有辱没汉天子的使命

为大汉的事业,立下了不朽的功勋

 

有一年秋天我在霍城,在霍去病驻扎过的大营

一枚锈迹斑斑的蹄钉,让我想到了

声震苍宇的杀喊声,和那段波澜壮阔的人生

我甚至感觉到剑匣里拔出的寒气逼人

 

河西走廊的上空年年有雄鹰掠过

许多年了,我一直觉得那是

大汉精神,洒落在西域的铁骨铮铮

 

敦煌落雪的那个冬天

 

转眼就是大雪飞舞

还没有来得及感受秋的清凉

冬,就以雪的形式

纷纷扬扬的覆盖了这个世界

 

冬天是个最让人怀旧的季节

我仿佛觉得,我看到过的江山,大都是苍茫辽阔

我现在生活在中国最大的城市里,且生活多年

但留在我记忆深处的感觉

依然是西北地区的苍茫和冷峻,粗粝与辽阔

 

三危山上

 

我一直觉得

三危山是一个离神灵最近的地方

现在才知道,三危山是一个

离神话最近的地方

 

《山海经》有录:舜逐三苗于三危

舜是中国古代神话里的明君之一,三苗是诸恶之首

可见三危山是鞭挞恶魔之地了

但佛家不计较这些,锡杖所指,皆为圣土

 

三危山不是泰山,不是黄山

三危山不长迎客松没有飞来石

三危山就是三危山

三危山只有神话,只有壁画,只有人和神在悄悄地对话

 

    

病中杂记  

 

作者 离开

 

五月一日。天气晴好

有人劳动去了,在后山挥锄挖土

他有满身的汗滴要滴落大地

他还要把多年的委屈和阴郁埋进泥土

有人登上了城门嶂。把水田、山路

苦茶和金银花写进新页里

有人在龙眼树下照相,在家门口烧烤

她要快递刚摘下的香蕉给你

还有人碰巧看见母鸡上树,在格格笑

而你在数针眼。忍住体内的疼痛

你要拧紧体内松动的零件

还要压住咳嗽这只小鬼不让它蹦出来

你无处可去。听不见

“一只鸟在光秃的接骨木树丛中鸣叫”

你在暗夜醒来。把黑米、黑豆、薏米

芝麻、百合和核桃全部煮进粥里

 

浮生

 

越过一首曲子的尾音部分

落在尘土之上。闪电从来就不用彩排

它会竖起你的头发

有那么多人在同一时刻

突然不安。惊雷炸响在窗台

夜晚突然亮如白昼

你没有在意大卫.伊格内托

落在窗台上的那片树叶

突然落在一张白纸上

一只兔子越过寂静。又越过虚无

那是你听说过的一个小镇

我开始迷恋安妮.卡尔森那么多的镇子

又扯出三个多月之久的咳嗽声

如猛虎在体内四处走动。如临深渊

你突然折返,回到原处

如果我啜泣。一定不是因为你的离去

 

 

 

树叶也会咳嗽。春风一路追杀

要去追赶天涯

就在树底下停了下来

你也停了下来,两手空空

在清晨读《瓦尔登湖》《林间空地》《途中》

就要卸下马车上的重物。就要站在鸟翼上

万物至此皆长大

小儿初长。在一旁认真玩着泥巴

蝼蛄像是躲在哪里鸣叫

你吹出一声清脆的唿哨

像是落在了旧屋前花坛中

刚醒来的月季花上

墙垣边的落鸦瓜又伸出了藤蔓

像是在等五月里那朵小小的黄花

 

 

 

登山问顶去,也问牙梳山的流云

可愿飘向五月。都不关你甚事

更多的人此刻正在缓慢行进

有人停下来。在半山腰看风景

而你竟跌入古意的小镇和村落

暮春山坡地犹见飞散的蓬草

柳烟渐重,此刻那只孤雁还未掠过

河流如带横。小妇人在岸边拍打晨光

这都是你下一刻要遇见的

随流处还见一块浮木,你像要把它招呼

那就游过来吧。想起你的诗句:

春江无尽水云遥

遂又想起无常的尘世,想起一个人。

 

 

 

追着你跑的不一定是突如其来的大雨

也可能是一瞥。一嗔

还可能是你的回眸一笑

大树倾倒。刻舟求剑一定很好玩

下水道堵了就有点不好玩了

好多人在白日做梦。遇见遇不见的人

梦境总是灰白

你的调色板搁在岸边

你总是踩不住刹车,有些慌乱

你手中雕的居然是朽木

你身边走过的居然是婀娜多姿的美人

还是中国制造。朽木可雕

你第二次说出的时候

天色正黄昏。你走在下班的路上

没有遇见上次鸣啼的归鸟

 

 

 

你故意一问再问。问到大雨滂沱

再问就要电闪雷鸣了

你把所有窗都关紧。风还是挤了进来

成一根可弹可唱的弦

榆木呢。好像也没见到结疤

也没见到疙瘩

只见到你,捂住樱桃小嘴在笑

鸡翅木和花梨木,这次就不打招呼

先按下不表。你还真的四处找它

在一首古诗里找

在王谢堂前,百姓后院找

在寺庙,家祠里找

在重山叠翠的风景画里找

在满池碧波荡漾的涟漪里找

还是叫我榆木疙瘩好了

清晨的第一声咳,像是

忍不住的思念。又像是遗忘

 

 

 

他们在玩阿童木。这你可管不了

你在一旁玩积木

五月一定是遇见了往回吹的风

其实也不用走回去

清晨一声鸟啼。小儿要从他的床上跃起

他会四处走动找他的玩具

他会自言自语,有时也会哭泣

找不到最小的那块积木

他的快乐一寸一寸在升高

他手中的那块积木有些红艳

如窗外探出头来的花朵

你在一旁静静地鼓掌

青草池塘处处蛙

你找不到隐藏起来的大树

你早已丢失了弹弓,弹丸散落一地

 

 

 

斑翅蓝彩鹀从旷野衔来蛇蜕

泥土和枯草。它们在枝桠上筑巢

终于可以躲过这场骤雨

躲过凶猛动物的掠杀

在晨曦,在黄昏来回吹拂的风中

摇摆。也在光阴的流中

展翅的还有离巢的小鸟

我们一起说说五月。来和去都如此汹涌

持续的暴雨让人恐慌

泥石流瞬间把那么多人的黎明压成黑夜

滔滔江水就要漫过堤岸,摆渡的人在哪里?

更多的时候,你就是风雨中飘摇的小舟

前行的途中一定还会有石头阻挡

河的左岸是暮春吧。你要把经年的不安运到右岸

 


 

 

 

纪洪平作品

    

触手可及的生活(组诗)

 

醒来腰部很疼

就这样病了
没有任何征兆  完全被强加的
我找不到夜里偷偷送这个礼物的人
但我可以把这个不喜欢的东西送出去

我的车一直被一个头脑清醒的家伙开着
这个家伙开车从不喝酒
腰板挺直  注视前方
只有美女从大街旁边款款走过
他才会侧过脸迅速瞟一眼

我的电脑一直被一个工作狂操作着
这个家伙上班准时又认真
坐在电脑前挺直身子  紧盯屏幕
可以不吃不喝数小时
偶尔看看新闻和黄色图片
再和漂亮的女同事打情骂俏吃午饭

我把腰疼的毛病悄悄送给这几个家伙
然后继续在网上搜寻可以约会的女人
哼唱我被青春撞了一下腰
从城东到城西  开车穿越女人的思想
还有那简单的肉体

 

今日我斋戒

强迫自己控制欲望
控制身体里那个魔鬼再次出来

袅袅青烟中,诵经之音穿过旷古的岁月
我看见自己
背负着那个洋洋得意的魔鬼
正跋涉在求法路上

放弃幸福比获取幸福更难
我守着碗里的青菜,看周围所有人都在大快朵颐
最后还是一双勾魂的眼睛
让我放出了魔鬼

这个魔鬼已经随我轮回千年
在宋代曾与梁山好汉结义,在明末被活活饿死
只有到了清代才当上几年短命皇帝
这样的履历如今依然竞聘不到工作

好在我知道生命是怎么回事儿
知道烦恼从何而来,钱财缘何散尽
我知道长着勾魂眼睛的女人,都是我前世的嫔妃
我知道自己就是
那个魔鬼

 

站在昔日旧楼下

我凝视这熟悉的气息
平整的沧桑,没有一丝缝隙
阳光只有撞在这样的墙上
才会产生久违的温暖

我看见一个少年,双手插兜
很寂寞地站在大门口仰望蓝天
他不知道,那年匆匆离开这座楼
从此失去了所有的纯真

一座旧楼能装下多少陈年往事
老邻居们都躲在阳光的后面小声嘀咕
那个少年再也没回到这里
因为没有谁能轻易敲开时光之后的门

很多人曾经在这座楼里留下过生活
可生活好像什么也不打算留下
楼虽然旧了,照样有崭新的少年出入
只有我的悲伤彻底让水泥凝固了

那个充满理想的少年
被理想留在了远方,旧楼常常出现梦中
我和少年不再肩并肩同行
站在旧楼下发觉年轻是一件多么奢侈的事情

 

时常触摸空洞

我终于发现时间有漏洞
从过去钻进去,再出来就能到现在
中间发生了什么?

那是一个黑暗潮湿的过程
思想被深埋,蛰伏太久了
我不知道自己其实蜕变成了一只蜻蜓

那不是清高、孤傲
落在枝头也不是宁静的风景
杀戮一直在我不知觉的状态下发生

天空依然湛蓝,往事漂浮在白云之上
我最终被一颗童心捕获
那个孩子把我拆开,想看看内部构造

我是一个空壳,很轻很轻
任何一阵风都能让我摇摆不定
肋下的蝉翼让卑微重生

我摸不到自己,中间隔着虚伪
那些青春岁月根本经不起有力的推敲
我仿佛看见自己飞起来就再没落下

 

 

    

稻花香(外四首)  /草果儿   

稻花香

 

夏天,我们勤于农事

避开热浪

在凌晨的柔光里开垦

 

你说,我只是为了看见你开花

我才撒下种子

 

花都开好了

我闻到稻子的清香

 

 

 

我想和你虚度时光

 

所以我绝不能谈论死

必须避开严肃的话题

也不能深究长进黑暗里的眼睛

 

不看白云被风吹散的分离

不看河水的枯竭

也不看风花雪月是怎样写进唐诗宋词里

 

我们甚至不在意彼此老去的皱纹

一天天嘶哑的声音

 

我们就这样活在日子里

没有一丝悔恨

 

 

 

完美

 

关闭所有门窗

我便拥有一个王国

我是我的国王

过着幸福生活的王子与公主

 

我庆幸,我只是一枚仅供自己驱使的棋子

 

避开刀锋

我逃脱切割,避免露出苦难

那些丑陋的皮肉

 

我将举杯庆祝

——我的壳,还是那么美啊

 

 

 

理想国之三

 

突然很想写诗

让自己正面向上,承受一点适度的力

诗意则向下

一直和我的根须相接

 

幻想做一个穿白裙子的贤惠的女子

每天和同一个人谈论爱情

把房子建在森林里

身边带上七个健壮的小矮人

 

 

 

穿白衬衫的女人

 

她是房间的一部分

她从地板上长出来,长成地板的一部分

 

她的小白鸽藏的那么深,像深渊里昂扬的树尖上

果子摇摇欲坠

 

没有人看见夜色

夜空失去光泽

 

所有星星都在她的白衬衫里

7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