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度总决选获奖名单及作品【13】

2017-04-08 22:31    作者:凤凰诗赛组委会    



 

 

 独钓寒江雪(组章)

 

河北/ 雨倾城

 

1

 

一条江,被一阵风惊醒。

雪,飘在季节之外,堆了一层又一层。

千山万径,千万孤独。

 

是生命的冬天。

我踩过青春,守着蓑衣上的白、斗笠上的凉,小舟上的静,钓雪,一钓,就是一生。

谁的心跳,抱着坚贞归来?

 

前朝的记忆突然颤栗。

我想起走远的故乡,还有我的,不知去处的青春年华。

 

一人,一竿,一舟,一行深深浅浅的足迹。

思绪,东南西北。

雪意浸透的眼神,漾向远方。

 

 

2

 

坚守,是一种境界。

很多人因为信仰而选择了坚守,但更多的人因为选择了坚守而让自己寂寞连着寂寞。

他们说我,人如冰雪,特立独行,不入俗者流,用生命去解读和剖析悲壮的命运,一身傲骨耀贯古今。

其实,我唯一的愿望,不过是兼济苍生,造福百姓,成为一个社会的良心。

达则儒,穷则道。

每个人的灵魂深处,都有这么一个童话世界罢。

 

天,一冷再冷。

山山是雪,路路皆白。天地之间,只剩下一种颜色。

悠远的鸟鸣不再经过,闲散的流云失却芳踪。所有的山,所有的水,所有的路,和冰封阒寂的大地一起失语。

雪,带来原始的洁白与沉静:千山鸟飞绝,万径人踪灭。

是风景,是神迹,亦是心灵深处的一片净土。

 

  

 

3

 

堙厄感郁,一寓诸文。

永州十年,我踏进了生命的荒原,那是我人生旅途中最最荒凉,最最孤寂,最最无奈,最最忧愤,最最失意,也最最悲苦的时光。

一腔心事付幽胜,多少孤寂江雪中。

时不利我,哀莫大焉。

 

孤舟蓑笠翁,独钓寒江雪。

在一个叫做唐朝的冬天,一个落魄诗人的吟咏,孤傲而芬芳。

你叫我如何说出口,说出我的须发斑白;说出我体内结冰的声音;说出我喜欢站在冬的中央,从一个冬天到另一个冬天里,看一场旷日持久的大雪,将尘世所有的不堪深深掩埋;说出我覆满冰雪的眼神,透过江面,看到隐身的草色,明灭的江流,落在枝头的莺啼……

 


  

  4



多长又多久的谪放啊,我若化身千亿,许我落在何方?

需要多少壶酒,跌落我脸庞的雪,才能看见一江春水,荡起笑的涟漪。

裹紧内心的白,我在最荒凉的角落,承接漫漫而下的大雪,孤独而美丽。不要靠近我,包括,落在我心尖上的一片雪。

   

垂钓的是雪。

慰我灵魂的是雪。

雪是我的梦,我的精神的归宿,我的前世的故乡。

千年以后,还有谁,同我一样,孤傲地坐拥山水,悲壮的抗争命运,呈现比冰雪更为高洁的理想!

 

 

     

     5



越积越厚的雪,像我心底的寂寞。

起伏的胸膛,被时光湮没。

遥想春天,重重的一声咳嗽。

我在一幅烟波浩渺的水墨中垂钓,直到,我也成为一片雪,成为一首被雪色覆盖的绝句。

 

我是一个孤独的旅人,但我不抱怨风雪的命运。

簇拥的红尘里,人的一生,总要经历一次灵魂的洗礼,比如,厄运,比如骨子里排斥的耸峙的欲望、高于理想的现实。你慢慢地,学会成熟,学会深思,学会坦然,学会不屈,学会面对。

这,已是一种富有。

就如此刻,我垂钓春天。



 

 

陈昂作品

   

《微湖湿地的纸月亮》

微湖的小雾湿润温和,
朦胧中略带羞涩,
湿地的湖泊像少女的面膜,
洁净平坦内藏春色,
行走在异乡的我,
时常想念老家的夜,
不经意间总想起儿时的欢乐。

阴云密布的日子,
我喜欢剪个纸月亮放进小河,
让它载着我的眼泪飞过万水千山,
穿越白昼黑夜来到我的家乡我的红荷,
让我的眼泪敲打着微湖的水面,
击起一个名叫思念的圆波,
让我的纸月亮飞上青天,
在阴天下雨也能给父老乡亲一篮月色。

 

 

 

飞鸟的天空作品

    

回一趟千户镇

1

回一趟千户镇
就不知不觉回到了过去的时光
回到了纯真和记忆

从渠子沟垴里走过的白胡子老爷爷
在千户镇的街道上越走越远了
身后背篼里的黑猪娃和碎花布
是时光淹没了声音和色彩

我的身材魁梧喜欢吃肉的大伯
还担着百斤过的竹篾子走街过巷
他的脚印陷在泥泞的街道上
辨不清回家的方向

腊月的寒风里
我圪僦在飘雪的街道边
售卖父母积积攒攒留存的半筐红苹果
____那种叫做红育的红苹果
酸酸的味道就是苦涩和希望啊
成了贫寒年节里爆竹炸响的快乐
成了早年祭祀先祖时
纸裱香烛燃烧的虔诚与祝福

和我一起打过四角养过麻雀的
大愣二黑和三跛子
突然之间就长大了
娶妻生子  各奔东西  营谋生计
好多年过去了
我已打探不到他们准确的消息
像那些稀稀疏疏长着的庄稼
远离了半生
无法嗅到那些淡淡的香气

回一趟千户镇
就自然而然地回到过去的时光
回到往事和梦萦绕编织的
经久不息的快乐和忧伤

2

从料礓石岘到千户镇的小路
我一直啃着舅爷买来的那根黄瓜
这是他一生里第一次
也是最后一次买给我的黄瓜
溢满了挥摸不去的淡淡甜味
如他淡淡的笑一样
过早飘进岁月的风里

在千户镇的下街口
我推着父亲拉的架子车
车上哼哼唧唧卧着
缴给公社的大黑猪
这是母亲起早贪黑喂大的大黑猪
也是我和弟妹放学后
拔来的打碗花和刺荆草喂大的大黑猪
把命运交给了残酷的现实
也交给了厚重的历史
也就是那一天
我看见父亲后背上的汗水慢慢洇开
像一轮湿湿的太阳
挂在黑色的粗布单衣上
成了幽深记忆里
风干不了的碱渍

在千户镇上街口的转弯处
我不小心从自行车上狠狠摔下来
擦破了膝盖和手掌
也摔坏了碎花布袋里
给姑婆家要送的鲜茄子
一生经历的最深的一次疼
慢慢在时光里钝化
成了永恒的伤
嵌入粗糙的皮肤
那些脆弱的茄肉
被风雨快速地氧化
然后变黑  腐烂
让所有的消失不留痕迹

离开千户镇好多年了
往事越来越远
风却越来越大
吹卷起陈年的人事和碎影

3

在千户镇的上集上
父亲把那只乖顺的老羝羊
卖给了满脸横肉的羊贩子
然后就开始蘸着唾沫数钱
数那些弥久的歉意和不安
接着   就攥着半截拴羊的草绳子
发呆   喃喃自语
天空正在落雨
凉凉地洒满了整个镇子

就是在同一样的地方
三叔也卖掉了那匹眼眸温和的枣红马
那匹驮粪  耕田   拉车
从不叫苦喊累的枣红马
说走就走了
我捋着一根它无意间落下的长马鬃
默默无语    黯然神伤
听凭风摇头晃脑地吹弄心事
不懂事的年龄
所有的伤害都如水渍
淡得没有痕迹
二十多年过去了
西厢廊檐下那爿结实的马笼头
还在执着地悬挂着发黄的记忆

在千户镇
还有多少母亲精心侍弄大的鸡仔们
咯咯喔喔地叫着被卖掉
风雪弥漫的日子
它们再也找不到家门
那些惊恐里鲜活的肉身
最终被无奈兑换成了油米和柴盐

生活总是要变的
往事如云烟一样
说散就散了
再也无法收拢

4

在千户镇的街边上
摆满了那么多的小吃摊
凉粉  面皮 煎饼的香气
和着飞扬的尘埃在飞
刺激着少年饥肠辘辘的欲望
缺衣少食的日子
五分钱一碗的凉粉也奢侈
于我也是望梅止渴

其实很多欲望的火焰
忍一忍就熄灭了
关于口舌享受的记忆
是用贰分钱买一墨水瓶盖的大麻子
油津津地可以满足了半个下午
而那个卖麻子的盲老汉
好多年之后
我依然印象深刻
只是不知归宿

当然还有六月的蜜桃和甜瓜
那些沁人的香气
表面上闻一闻也就够了
而在隐隐的内心
却成了奋斗的坚实动力
激励我一步一步走出了小镇
走出了悠远和往事

生活丰足的日子
我已然吃过了不少山珍和海味
只是那些飘荡的香气
一直缭绕不散


5

离开千户镇的时候
我看见古旧的铺面顶上青青的瓦菲
也看见廊檐下已经歪斜褪色的红柱子
大概是秋天吧
雨雾迷迷蒙蒙
大街上挨挨挤挤着草帽和乡音

我匆匆忙忙地走出来
只一袋烟的时间
所有的落后和封闭
都成了悠远的背影
被记忆定格

等我重回千户镇的时候
一切都改变了样子
街道宽了
楼房高了
穿着时尚了
只是耳边乡音依旧
眼里却再也看不到
熟悉的人事和旧影

 

 

紫貂诗词

 

 

七绝五首

《素衣 》       
 
古朴绫罗花绿扣,
荷边立领素纱棉
玲珑有致清新秀,
一婉回眸出水莲。


《荷花池》
              
一淀荷田争野色,
风吹迤迤碧连天。
素洁菡萏清新胜,
款款蜻蜓水墨间。


《黄昏》

信步闲行浅草黄,
西山绵邈送斜阳。
落花流水匆匆过,
远望苍凉两鬓霜。


《寒梅》

冬雪潇潇风凛冽,
凌寒为有冻枝梅。
疏红点点横斜隐,
莹透冰心一品魁。


《雨》

斜雨疏狂人空瘦,
残荷零落碧波间。
山横水阔何求索,
遍地葳蕤一草闲。



墨绿色的童话作品

 

 

散文诗三首

春 之 歌

            ——墨绿色的童话(00后诗人)

 

我笑着,走过世界,我用丝制的绣袍抚过大地,我拥抱着大地,传来生的气息。

你可知,我的泪水轻轻滋润着大地,一点点,一滴滴,伤心着冬天仙子的离去。

清晨,我叹息着,用我的呼吸把露珠聚集。

黄昏,我望着太阳,滴滴的泪水让千年的冰河流淌。

我跑过大江南北,把我短暂的时间耗尽。

我和诗人的感情却有分歧,我的泪水是他们眼中的明媚。

我的生命转瞬即逝,却不时叹着命运的不济。

我用明亮的眼睛看着万物,世间的灰暗映入我的眼帘,我试图擦去它们的痕迹,却无法补回受伤的心灵。

时而我又欢快异常,脸上洋溢幸福,却忽然感伤,泪水默默流下。又有谁知,在漆黑的深夜,我独坐在山头,轻轻的发出抽噎。

我的泪,我的笑,为大地带来了生机。

 

   

——墨绿色的童话

一寸光阴一寸金”,这是我们从小听到的话,春天也如期赶来,“一年之计在于春”,春暖花开、万物复苏,春天我们应把握好时间。
    莎士比亚曾说“抛弃时间的人,时间也会抛弃他”,时光如一条永不停歇的溪流,从我们指间静静的滑过,它不会给你任何提醒,有时你发呆一分钟,就只有钟表知道它的存在。时光滑过的任何时候,它不会因为寒冷而冻结,也不会因为为炎热而放慢速度,它永远做着匀速运动,它不会想要超过谁,也不会去等待谁。
    春夏秋冬,四季轮换,在充实生活的人认为光阴似箭,而虚度光阴的人则度日如年。风月如梦,不经易间,从一个小孩成为了少年。
时间对每个人是平等的,它从不因为你的懒惰多给你一分一秒。所以时间对于每个人是一笔财富,但是它却又是最宝贵的,无论用再多的钱也买不回来前一秒,因为它已经经成了历史。假如到了白发长满了头,回首自己的一生,希望能够回到青春重来一次,但是时光不可能倒流。
   所以趁着青春,趁着年轻,则要努力,因为时间一去不复返,前一秒若无法握住,则要握住后一秒。因为雪莱说过“过去属于死神,未来属于自己”
  时光顺着微风抚摸着世间一切……

         

给岁月一封信:

——墨绿色的童话

你若奔腾的马,又若天空中的云,飞奔着跑向未来。
    刚刚似乎看见了你的身影,你却眨眼不见,只留下妈妈眼角的细纹。
    你似调皮的顽童,从云端绽开笑容。
    你牵着时光的风筝,向前飞奔,从不停下擦擦汗,休息休息。
    你告诉我,你很累,但却无法停下那几亿年的步伐。
    欢笑的一面背后,隐藏的却是对世事浮沉的叹息。
    因为你见证过太多,也经历过太多。
    你见证过第一个王朝的兴起,你见过那处在深宫女子的眼泪,你见证过世界大战的爆发,你看到过中华儿女曾受过的耻辱,你决不止一次感到唉叹,可惜,你对这一切一切无能为力,你只能见着这些发生,然后努力忘记,继续冲向前方,希望时间消磨这一切的一切。
    你永远长生不老,即用时间的风筝线划出一道道皱纹,刻在每个人心上,留在老年人的额上。
    人们也许会怪罪你,喊到“岁月,你真无情”,你不过面无表情的离开,因为你已司空见惯。
    每天每时每分每秒,处在世界各个角落的人,以不同语言,不同方式来表示对你无情的叫喊,你仍然履行你的责任,不管别人的看法。
    同样,你让我从嗷嗷待哺长到了豆蔻年华,对于你来说,我是微不足道的,连你生命中的过客都算不上,总有一天,我也会在你的奔跑中逐渐变老,你不会因为我而改变你的脚步,你不会,因为我而停下一分一秒,因为对于你,我不过是苍海一粟罢了。
     你目睹了太多的生死,也目睹了人世间的一切罪恶,所以生和死,对你来说已经是完全的麻木,你从不回头,也不愿看见那背后的一切,永远永远,你只会放着时间的风筝向前奔去,直到永恒.

 

 

 

《迷失》

 


:紫晶

一只甲壳虫,满房间乱飞
一会撞向玻璃,一会撞向墙壁
然后,失魂落魄趴在暖气管上
喘息

窗外,夜色浓稠
宛如一块高密度的焦糖
北斗星溺死于它的甜腻
残月,一把迟钝的镰刀
无法收割这夜色深沉

案头,纸上一字未着
虚无,只剩
凌乱与冲撞

《陌生》

 


:紫晶

花儿以惊人的速度凋谢
树木悄无声息疯长
护城河水一路向前
遇到闸门,不满的发着脾气
天灰蒙蒙,死气沉沉
整个宇宙,如同一间缺氧的地下室
过路的人,或面无表情
或笑容僵硬,或拒人千里
就像这天气
空气中流动莫名的诡异
拉拉衣领,抱紧自己
雨,从天而降


《初夏》

 


:紫晶

 


推开窗子,一树树的鸟鸣
流淌进来,还有槐花的香
柳絮被窗纱劫持,卿卿我我黏在一起
有多长时间,没有注意过这一切
总是吝啬打开那扇窗
拒绝那些鲜活的事物闯入
如同被雾霾笼罩的城池
充斥颓废,灰暗,沉重的气息
又像一条缺氧的鱼
挣扎在生与死的边缘
突如其来的炎热汹涌而来,
吞噬了春的迟暮


《野花》

 


:紫晶



我单膝跪地去接近你
试图进入你内心,聆听你心跳
你没有玫瑰香艳,牡丹华丽
然而,我喜欢你风过后的坚强
雨洗后的醇香
没有什么能够阻挡你的脚步
只要春风,细雨
你就占领山岗,草原,每寸贫瘠的土地
而且,毫不保留打开自己
荼靡成最独特的风景
那些温室的花,早已丧失了原有的风骨
她们弱不经风,擎着病态的容颜
搔首弄姿,招蜂引蝶
只要风吹草动,就俯首匍匐,卑躬屈膝
我虔诚地向你靠拢
去寻求生命的答案
就像与高贵的灵魂对视



《低下来》


:紫晶

多少微尘,如我
生活在虚无缥缈中
或游荡,或飘落

自由,追求的极限
低,骨中的韧性
哪怕,低进泥土
哪怕,倾尽一生

低下来,会听到
水的纯净,风的从容,
花的呢喃,灵魂的低叹

 

 

 

我爱你的眼睛

       

       邓晓燕

 

爱你的眼睛胜过

爱你的语言

因为你的语言

有不明确的过滤器

如雪花。且飞且落

到底哪一片更有诗意

 

可是你的眼睛愚蠢得

如你的敌人

和盘托出不该有的武器

当然,与你战斗

水面溅过的烟火好漂亮

是我见过最迷人的子弹

洞穿更具性感

 

那天,你站在水里四肢徜徉

呼唤我的名字

可是我不会把水分子剖开

我紧抱着它们不下陷

 

当一艘船已开启马达

为何深入的鱼群乱窜

为何长满苔藓的礁石翻身

为何我们紧紧拥抱

还是有一股难以分辨的急流

 

 

 

贴墙布

 

 

 

我选择了小荷叶花形的墙布

工人们正忙于

贴上老屋的墙壁

那么多荷叶在四周簇拥

难道我想开成一朵荷花不成

 

我笑出了声

我简直就是一根巴茅

贫穷、平庸,而且老得不成样子

在这荷塘一样的家里

难道想听蛙鸣?

 

我也喜欢穿裙子

几乎都是荷叶荷花的样

可是今天工人们流着汗

在三十八度的房间里贴着

我想不出自己的理由

30度?不。33度?不

38了?我居然当场肯定

 

难道这荷塘能降温

能平息多年来的肝火

能釆摘一滴

穿过四面之墙

去作一个了结

 

荷花是我的一个死结

谁开谁死

就贴在墻上不行吗

理论上讲,永远活着

 

 

 

左腿之谜

  

 

对一个被命运抛弃的

残疾人,你怎么看

走一步必须将

左腿拐到右侧的一大步

我在路上遇见了他

本来是一桩再平常的事

关键是我的左腿在那一瞬

仿佛也不会走路了

我想问一问是什么阻碍了

它的方向或力量

我的左腿好像在问右腿

你能帮我什么

右腿难道羞愧?

因为多年前它们相互劈腿

吵闹进行过无数次争战

我送给了它们针灸、火罐、推拿

我感动它们最后的一致性

可为什么今日见到这腿

我生命之桥似乎就断了

那残疾人舞蹈式的向我走来

我立在一棵树的左侧

等他平静的经过

我都不知道这时他是残疾人

还是我?潜入海底多年的

礁石难道我还养着

 

 

清洁老房子

 

 

铁刷子毫不知情

把不该擦掉的眼神擦掉

抹布深入其中

可怜它被三十年的钉子划破

 

多年的烟火嵌着老灰尘

清洁工几乎跪在地板上

一层层的故事

被铁刷子一层层剥开

 

墙脚线已破口

抹布就守着一幅画里里外外的工作

有什么破绽值得它研究

说实话,我不看好画上的生活

 

一条路伸向远方

就真的有远方吗

一朵花顺着门前开

就真的有烟尘味?

 

窗台真的太脏了

那么多思想丢下的废物

来去变换的影子

暴雨的脚印

一只鸟的反复跟踪的忠诚

 

哦。老房子。原谅我

背弃一种生活是另一种生活

哦。铁刷子。你尽力抹去

其实无法抹去的暮霭

我给你们清洗的夕阳

给你们一段停滞的河流

 

 

 

最后的荷

 

 

春末,农民在池塘里清理荷

他们的结论是:死了

就见鬼去吧

 

荷的尸骨被抛到家之外

春下到了深处

去年的光环

烧到了周围绿叶之心

 

就一个上午,持刀的农夫

把荷所有的气息

打扫干净

荷终究化为一池污水

 

我根本无法相信

世界上的宝贝也存在

不确定性

其实,荷这一代的消亡

是它完美的宿命

 

问题是,我独自一人

在废墟边徘徊

仿佛不是它们被绞杀

而是自已的牙齿有重伤的痕迹

那么多清算舌头又能怎样?

    

2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