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屠一一上麓寨传人诗歌一组

2017-03-14 22:31    作者:儒屠一一上麓寨传人    




儒屠一一上麓寨传人诗歌一组 



踏春:和源一日游



古建依山气势宏,儒宗挡道笑枯荣。
碑文偶见精工凿,幽径时传啼鸟鸣。
烂叶沾泥池已涸,鲜花眩目树生横。
忽腾浊雾冲天起,罩住和源一色青。

 

蒙碧玉萧老师不吝赐教,步韵以谢文炎兵。


碧玉萧声涟水滨,识君已是两年春。
常聆教诲东台顶,促膝长谈醒梦人。


  丁酉二月初二日,虽是龙抬头,却久晴无雨。余此日随同几位族叔,驱车前往湘乡轧桥铜鼓塘拜谒祖坟(铜鼓已成传说,只留一口亩多大的清水塘)。


水塘垂柳向风柔,印证前人美德修。
铜鼓留名添雅韵,竹林隐日倍清幽。
桂花结籽三千粒,古墓经霜几百秋。
万里晴空虽则好,还须雨露润河沟。



  丁酉二月初五日,晴阳大好,余驱车独往湘乡白田长江水库游览观光。因感其风光旖旎,水域辽阔,好似世外桃源(唯美中不足之处,不知谁人手眼通天,在其中一岛上发展养殖业,已成万猪场规模),

遂成绝句二首,以证此游。


入瞳碧水压山尖,白鹭惊飞似说嫌。
吾等桃源居已久,何来异族尽情瞻?
一方净土本无灰,怎又养猪将景摧?
污秽尽排随碧水,源源流向白田街。

 

  惊蛰日前宵醉酒,四更醒来独立中庭。因感春雨嘀嗒,夜风入骨,遂吟成三绝


未响春雷雨却临,深宵更觉冷寒侵。
无眠且把书来读,好向书中学静心。

一场春雨又生寒,坪外海棠花未残?
斜衣薄衫庭内立,四周墨黑影何单。

宿酒烧喉独抚栏,冷风捎带水珠弹。
桃花昨已点头笑,夜雨枝头可耐寒?


  惊蛰日前宵醉酒,四更醒来独立中庭。因感春雨嘀嗒,夜风入骨,遂吟成三绝


未响春雷雨却临,深宵更觉冷寒侵。
无眠且把书来读,好向书中学静心。

一场春雨又生寒,坪外海棠花可残?
风动屋檐掀落瓦,复归寂寂影成单。

宿酒烧喉独抚栏,冷风捎带水珠弹。
桃林昨已绽新蕊,夜雨枝头可耐寒?


惊蛰

屋檐滴水串成珠,摔落尘埃始觉孤。
平地一声轰炸响,春耕不再气农夫。


自嘲

街边站立似囚徒,雨落客稀囊缺铢。
早起三更寻口食,谁知又是影成虚。

 

  丁酉二月初九日,雨后初晴,携妻驱车欲往东台登文塔,途次迷路,误入凤凰寺。迎目所见,悬岩壁立,如斧砍刀削状。传闻虚云长老曾云游至此挂单,而太祖(毛泽东)少时就读东山书院,也常游玩至此处。遂成律一首,以证误游。


一径驱车直往东,悬岩如削吸双瞳。
虚云早赴青天外,太祖已离古寺中。
泥泞昨宵刚息雨,清幽四季不停风。
樵夫斧弃丢何处?听任乱茅摇宇空。


   丁酉二月初九日,雨后初晴。余乃兴起,携妻驱车欲往东台登文塔,不意途次迷路,误至凤凰寺。入目所见,皆悬岩壁立,如斧砍刀削状。传闻虚云长老曾云游至此挂单,而毛泽东少时也曾就读东山书院,因相隔不远,故常游玩至此处。遂成律一首,以证误游。


野径驱车直往东,悬岩如削吸双瞳。
虚云遥挂青天外,滴水长萦古寺中。
泥泞昨宵刚息雨,清幽四季不停风。
樵夫斧弃丢何处?听任乱茅摇宇空。

 

丁酉二月初十日,傍晚时分,独立东山三大桥远眺感怀


凭栏远眺水分流,下到镇湘围碧洲。
雾里东台仙女舞,风中南岸柳枝柔。
桥书律绝几人看,笛韵欢歌万骑咻。
梦境常张飞虎胆,青锋剑刃异邦头。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