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来越模糊的面孔(组诗)

2016-12-16 18:40    作者:樱子    

越来越模糊的面孔(组诗)


◇ 樱子



远方山丘

父亲在高脚杯口
抿了两下
“这酒真苦”
“红酒哪里会苦”,我说
饭桌上,沉的空气里
我想到父亲这一生

我想到了在我生命里的最好风景
我继续斟满杯子
父亲叹息
“这酒太苦”
父亲眯着眼
父亲一生的一些苦应忘记

后来喝红酒的时候,我总是想起
父亲的叹息


挑黄豆

我坐在餐厅,二十只灯泡
正好和我的岁数一样。二十只灯泡,亮着七彩的光
母亲在烹饪的厨房,一盏油灯
看上去像母亲老残的身子
在努力发出或明或暗的光。自从厨房的明灯残损
母亲便多了抱怨,油烟熏黑了屋顶
也熏黑了我和妹妹的风光,熏黑了母亲的年轮
一盏油灯,母亲把它抱在手里
入夜时,她点上,她仔细地挑黄豆
第二天为我和妹妹做油煎豆腐

餐厅明亮的灯下
二十盏灯望着我,像望着我青春的年龄
我望着母亲的微弱,望着母亲正挑着黄豆


予君书

亲爱的
我无力为你驱走余晖,给你捧来春色

我只能伸手抚平远山的眉黛
弯下身来,为你梳洗
斑白的千愁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