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诗五首

2016-10-17 11:15    作者:深圳杨祥军    

 凉风渐起

  背后沉默的山,低矮的老屋
  前面是公路,高远的天空
  脚下的田地枯黄
  我坐下,温热的土地让我颤栗

  我听到呼唤、叹息、咳嗽,和隐忍的哭声
  夕阳西沉,山的巨大阴影笼罩我
  我听到我惊恐的心跳

  在久违的故乡如一个陌生人
  凉风渐起,似是故人的蒲扇
  在背后摇晃

  背包

  在村口道别,泪眼相望
  你背着黑背包,我背的红背包

  你浪迹天涯,故乡渐远
  我蛰居海角,乡愁日浓

  他乡偶遇,相顾无言
  一杯咖啡,喝出酸甜苦辣

  你一身轻装,再无负累
  而我的红背包,已褪色成黑白

  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像是告别

  刚扫完地,母亲又去拿扫帚
  父亲有事没事就跑到门口看天
  小花猫在我腿间穿织着花步

  我去摸凉晒在竹篙上的衣服
  刚伸手,急忙收回
  夕阳淡,一半的阴影笼罩了庭院

  闹钟在墙上滴答滴答地跑着
  我尽量不抬头看
  父亲母亲也不去看我在堂屋里的行李

  因为,每一个细微的动作都像是告别

  暮色沉重

  我们目送昏黄的落日消失在山后
  父亲说:来,看看我的山谷

  天色渐暗。一片杉树林后的小块空地
  杂草淹没了几块石头

  父亲站直身躯,朝着南方
  他说,将来的坟就是对着这个方向

  他踩着青石:这块石头要留着
  我将来没事可以在这儿歇息

  我的眼里满含泪水
  暮色压得我喘不过气

  一场小雨

  秋旱日久,油菜下不了种
  母亲望着天空埋怨:这鬼天气

  山坡青黄,溪沟干枯,田地荒芜
  父亲带我在田埂上散步:这鬼天气

  土路尘扬,逶迤远去。老屋矮伏
  古树昏鸦,似叹如哭:这鬼天气

  惺惺惜别,北风忽至,一场小雨
  母亲手忙,擦脸抹眼:这鬼天气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

 

         
         
         

 

你是第  访问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