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支社||这个冬天瘦得只剩影子

2019-12-07 23:39    作者:凤凰诗人    

捡骨头
文/茂华

这个冬天已经够瘦了,
瘦得只看得见影子。
一个小孩用棍子敲打,
它发出空皮囊的“笃笃”响声。

没多久,这骨架——便倒了,
脊椎断成三四截,
肋骨像干树枝掉落。
更细的骨头被风刮走,
散落在不远处的草丛里。

我把这些骨头一根根捡起,
每捡起一根都会触发一阵回忆。
想起小时候在林中拾柴,
举着长长的竹竿敲打枯枝。

我仔细辨认一根小骨头,
看它属于哪个部位,
也许是髋骨或盆骨的碎片。
我把它们归拢在一起,
拼凑成一副完整的遗骨,
等着一场雪来埋葬。


心里的月光
文/周建好

你的裙角飞扬
甩进来的
百合花上的露珠

洗过白莲花清泉
你如莲的指尖
在心里弹拨着

腊梅花芯里飘出的雪
落在心里
融化成一滴泪


大雪
文/伟东

季节大雪 前夜
雪暴来临 犹如巨刷
饱含白色 涂抹大地

安抚着高烧的亢奋
掩埋着不安的灵魂
不知能否阻止霸权横行?


烟再起时
文/Ray (澳大利亚)

烟再起时
灰黄灰黄铺天盖地
带着微细的红尘

太阳被熏得
如热血入大江
人 徐徐看到自己的赤影

烟每每三番四次
滚滚而来滚滚
想逃 逃不了

感叹 人在局中
身不由己的事实
过千年而现在知真

闻烟呼出呼出
古战场的烟呛火味
金戈铁马仍历历在目

远看大地轮廓迷糊
西北东南
冲天狼烟虽化 黄霾仍在

大火摧毁森林
却留下种子
种子留下人心

大自然天律
火烟要来
谁也阻挡不了

灰黄灰黄烟中
特别想念家园
西北东南仍安好否

红尘里
此烟波非能诗解
愤情充满愤情

成群白鸟逆烟飞翔
哇哇惊叫
良心震撼良心

这周遭
避无可避
我被呛得涕泪横流
... ...

注: 今天,悉尼山火大烟再起。全城呛烟逼人,黄霾盖地。我心戚然,不禁思念故乡。想起百年沧桑,统一大业。种子与人,良心与爱 ...

04/12/2019 于悉尼

【作者简介】 Ray, 雷蒙任,旅居悉尼。爱好诗歌, 相信诗可以抒情,传爱,喻理。亦希望诗可以平哀,醉愁。



冬天的诗行
文/星月神话

一直渴望一场雪
来飘白窗边的黄菊,月季,兰草
飘白门前的树
远处的田野,山川,河流
凄美的秋季已随夕阳
缓缓的落下
那些伤感的落叶亦变得安静
独自在睡梦中沉寂
风依旧充当传信的使者
一遍遍嘶嚎着,冬天来了
梦里雪花纷飞
视野里一串脚印延伸到远方
屋里我在写诗
写那年的飘雪,写比梅花红的笑脸
写你和我
其实,此时适合停笔
把柔柔的思念折成千纸鹤
翻过山高水长
主编:莫燅珠
执行主编:梅子
荣誉推送:第二支社社长茂华
1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