笑傲风云诗歌专栏第006期‖精英组三人行

2019-06-25 08:07    作者:凤凰诗人    

【凤凰诗人】赵华奎,安徽合肥人,北京凤凰诗社入驻诗人。
现居广东肇庆。95年开始发表作品,闲散式习文至2007年,
2016年拾笔。诗文散见于《椰城》《大别山诗刊》《世界日报》
《诗歌周刊》《作家天地》《北京诗人》《华东文学》《战士文艺》
《战士报》《解放军文艺》《解放军报》等刊物,
有部分作品入选诗歌集,与他人合著出版诗集《南岛军魂》。

一.浮世(组诗)
文/赵华奎

◎剧情

电影散场之后
观影的人们,还没从剧情里走出来
又躲进小酒馆里恣情演绎
像一尾尾鱼,吞吐泡沫,也吞吐流言

六月像一头困兽
在人间这口偌大的陷阱里,摇头摆尾
趁着夜色
许多人脱下僵硬的表情,走上天桥
用蜿蜒的视线打量花花世界和芸芸众生

街灯释放出犀利的光,也没能照亮人心
灰暗的角落
苦涩的味道,自唇边袭扰而来
在抵达内心的时刻,又呈波纹状漾开

汽笛仍很尖锐
淹没了高跟鞋磨擦水泥地面的声音
她们小心翼翼地走在异乡的街道边
就怕踩疼
一个人醉倒的背影


◎天台之上

回忆由一点出发
多欲之人,再次返回潦草的生活片段

城市里被过早透支的高楼大厦
占据着人心最悸动不安的部分
蛰伏于钢铁丛林里的人们,把天台
当作回忆的自留地
种植着阳光和星光,也种植着无数念想

霓虹灯侵袭了夜晚,与沸腾的音乐
混淆着人们的视觉和听觉
有人走下天台,走上舞台
用血肉之躯
肆意挥霍一段遭遇又错过的爱情

只有我慢慢沉静下来
幸福和忧伤的幅员一样广阔,通过黑夜
向黎明漫延


◎恍

我又一次与城市交集
在它巨型的胃里
看见形色不一的人,走进闪烁的霓虹
或陷入奔涌的车流
昼与夜,分别踞守于浮华光影两端
一边在收集推送,一边在分噬消化

偌大的森林,水纷纷退往混凝土里
一滴一滴
粘合着人们向往高处的梦
楼群高了一寸,泥土就矮了一分
那些从土地里走出来的异乡人
都已低到看不清自己的来历和身份

只有攀上脚手架,他们才是高的
广阔而笔直的目光里
天地是空的,城市是空的
像他们的心
脚步是滑软的,正顺从梦的指引
慢速蛇行



【凤凰诗人】胡有琪(奇),男,北京凤凰诗社入驻诗人。
四川省作家协会会员,达州市诗词协会副主席。
作品刊发《四川文学》、《山东文学》、《星星》、
《绿风》、《诗潮》、《诗歌月刊》、《诗选刊》、
《散文诗》、《散文诗世界》、《中国诗人》、
《上海诗人》、《天津诗人》、《四川诗人》、
《诗人》、台湾《海星诗刊》、菲律宾《世界日报》等官刊民刊。


二.夏至 · 散文诗(外一首)
文/胡有琪

一座座山开始坐卧不安,开始在影子里伸出舌头,喊热。
而生肖属狗的我也开始惊惊慌慌,惊慌失措,狂吠。
有食狗的食客,赤身裸体,赶着夏至团团转。
我走出门,又急忙跑回家。我怕我显形,露出狗样,让人痛下杀手。

夏天就这样来了。
苦瓜一脸皱纹,开始喊苦。
十里之外的雨,交头接耳,密谋造反,随时准备以霹雳之势,痛扁大地。
而天真的荔枝不识愁,还在笑眉笑眼喊人尝鲜。一路,马蹄都在拍佳人的马屁。
蚊子亮出杀器,拍翅叫嚣。西瓜则挺着大肚,在宽口渴人的心。空调开始蠢蠢欲动……
在汗水里,一滴汗显得是那么无力,流出。
阴谋和阳谋对峙,只隔一米阳光。

不提远处的忧,不提近处的愁。
一塘绿荷端出千般温柔,招来蜻蜓,立于莲之上,为夏至祝寿。
隐藏的夏蝉,开始呼朋唤友,把一把把镰刀磨得锃亮。准备给夏天一个下马威,要夏天好看。

今天是夏至。夏天的脸真的是好长好长,一万里晴空,无尘。
扇子上场,风摇头晃脑。有人高兴,有人愁。


夏至

今年  端午节被汨罗江端上桌
又被许多只碗一饮而尽
只剩几滴诗  滴在父亲的胡须上
朗诵
第二天  父亲不知是自己的节日
他还在屈原跳江的那条河里
我的祝福  没有喊醒他的酒杯

今天  我抚他出门观荷
他天真地数着指头  一朵  两朵
站在荷叶的肩膀上
他的高兴顿时开成粉红色莲花
在夏至行走

有汗  开始从鼻梁上滴下
他说  有点热 


【凤凰诗人】东篱:栖居武汉青山,北京凤凰诗社编辑兼宣传委。
心素如简,人淡如菊。执一管素笔,写尽人间涟漪,
涟漪止于静水,静水流深。作品散见于网刊,书刊,诗报。

三.以一条河的宽度
文/东篱

1)
浅夏微凉。 
十指间疏离的风,像一腕落袖的华章。湿了晨雾的衣袂,从山水里捞出,满是凝望的目光。 
这闪烁的思绪,在心间升起又落下,一腔水的柔情。 
  
桌上笔墨安静。 
时间擦着五月的偏旁。日子,一叶叶从枝头摘下。有青涩的黄, 
从芽尖里捧出心跳;有葱郁的绿,随思念漫无边际地生长。 
  
2)
阳光爬上纱窗。 
木质的微笑和回忆,沿着窗棂走走停停。像一枚诉说,以无声静默与时光。 
心内的话语,随指针在地面绣出光影,绣出阴阳相和的绝唱。 
  
想,以一条河的宽度,用一首诗,接着一首诗,铺满河床。 
你,或许在河的对岸;也,或者在水的中央。 
这飘过来的诗意,邮过去的往昔,任流水长流,思忆长满青苔,布满流水的腰身。 
  
会有一枚句子,走成涟漪,圈起过往。 
懂你。沉寂里会携一缕阳光,点在水的波心。或者,提一尾清风切开水面。 
总会有潺潺的水声,打开夜的耳朵,读出你眉间的山水。 
  
3)
青山常绿,流水流长。 
时间不懂得转身,风随了季节。流水,随了走向。 
落向素笺的笔墨,走成高山流水的心路,向着河面起伏的波浪,历经绵长。 
  
会有一滴水,洞穿你眼底的渴望。 
会有一首诗,承载你的来去。在你的心间,荡不开距离,荡不开一怀向往。 
那么,随了季节吧,在季节里耕种春暖夏凉。 
  
我会扶着句子,搀着词语,临水步花。 
每一枚路过心坎的雨露,夏花,云朵以及天空的蓝,还有你唇角不舍的念想。 
我都拾起,填满河流。等你走来,月光依旧明亮。


北京凤凰诗社团队 
社长 傲雪红颜    
副社长 岑林      
秘书长 随缘 自信满满 陈国林    
主编 子君  
副主编  旋风梅      
责任编辑  东篱  陈国林    
小燕子      
助理 王凡    
宣传委 陈国林 随缘 自信满满    
东篱  王凡  明若致远    栗鹰 
竹林听风   橄欖樹下流浪客    
七星居士   醉夕阳  韩秀山  
小明同学   蓝坤扬   
7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