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月二,当龙不让(十二首) 文/翠儿

2019-03-21 09:55    作者:凤凰诗人    



二月二,当龙不让(十二首)

/翠儿

 

◆ 桃花粉红、杏花抒怀

 

一朵一朵应景之花,都要慢下来

慢到四季的源头,春天的起点,让春眠 不觉晓

这是最初的步调,而后是各自的异香,远古的眼神

依次抬高的音节,重复着一句长音,是太白的白

有丝竹绕梁,修补折损的雨声

桃花,顺手牵来东风,杏花节外生枝

梨花的脸蛋粉了又粉,趁机,请君入瓮

 

 

◆前无古人的春天

 

群星川流不息,人间四季轮回,该怎么说

怎么让你相信,这个春天的与众不同

该怎样让你知道,前世被你反复吟唱的窗前明月

一直一直陪伴着一个流浪的孩子

现在,我从流泪的星夜出发,在你单纯而辽阔的目光里

依稀辨认出,熟悉的身影,木屋的灯火和故土的炊烟

 

 

◆借你的丽句填好新词

 

有些美是我从未经历的,有些醉,言辞无法尽诉

我喜欢这野生的时间,雨水和暗处萌动新芽

所有的音符,宏大的长歌,优雅的短章,都有好闻的香草味儿

每一个标点,都有你鲜活的指纹,都藏着你血液的脉动

你瞧啊,刚刚苏醒的新词儿,和我一样悲喜莫名

我年轻的神,我的二月,好想就这样,微笑着,坐在你的身边

 

 

◆别问我,一百年够不够

 

你是我安静又沸腾的时间与命途

是一切质朴,热爱,醉意朦胧的来龙去脉

是色彩,温度,星空与大地原初的秘语

是般若,是佛,是泪,是众水

我无法解释自己存在的意义,无法说出那些致命的蓝

别问我一百年够不够,别问,丈量苏醒的尺度

 

 

◆从人间到天上

 

再来一杯,子夜的钟声,召唤着贪杯的小兽

像最初的遇见,被嗜酒的仙,爱诗的神诱惑着

让她更大胆些,更放肆些,在午夜横闯太白 的梦境

从不存在的章节下手,忽略被逮个正着的窘态

再来一杯,这似曾相识的高温和细节,再来一杯

让人欲罢不能的今生与前世,就这样

醉在你的酒窝里,再不要醒来

 

 

◆另一种真实,盛大的拥有

 

这样的春天,可以再漫长些,让我有足够慵散,在暖阳里

发呆,想想那些被你宠爱过的疯话,情不自禁的醉态

晴一半,雨一半的矫情,想想那些推杯换盏的癫狂

指尖掠过细碎而柔软的花香,满满的美,都在怀里了

即使空手而归,又何妨,从此再不会惧怕

时光呼啸,单程,有去无回

 

 

◆不折不扣的小冤家

 

借白日梦向你低语,借狐步的艳态,花木兰的戎装

还不够,还要成为你笔尖下流出的风花

眼里的月雪,怀里的沉香,还不够,还要天赐的前生之缘

不约之请。我是多么贪心啊,还想成为你每天路过的街角

驻足的花店,捧着的苹果。哎呀,最好就是你说的那个

为你天造地设,赶也赶不走的 异乡人

 

 

◆相悦成瘾

 

这么帅,只能坐在更帅的你对面,倾囊,倾情,倾其所有

从麻木的尘世里,生生掏出翠翠绵绵,紧紧握住相悦的生动

只想陪更帅的你,纵横在任意之野,忘我而歌

陌生的熟悉,何等诱惑,成为瘾,是致命的

你这肆意的歌者,带来风,带来雨

有谁能抗拒,这么美妙的强音,酣畅的渗透与共鸣

 

 

◆与你若有若无的相对

 

风又小了许多,春雪知难而退 ,逆袭之势,已倾尽全力

野草重新定义了荒原, 奇香自是出于傲骨

梦,悬浮着。那是宇宙间,最虚无的一座城池

你在白云上吟咏写诗,我在星空下慷慨陈词

我们越来越轻,越来越单薄

你,若有若无,我,若隐若现

 

 

◆有一种相悦,需要反复的煎熬

 

嗯,别出声,留给世人去唧唧歪歪

我爱此刻的推杯换盏,真情流露的全部呈现

前生和来世,今生与今世,都不过一场虚拟的旅行

那么,还有什么需要辩解,需要虚与委蛇的维系

醉就醉了,一个猛子扎进去,卑微如何,显赫如何

曾经沧海亦或白纸一张又如何

 

 

◆千里之外有月光的回声

 

子夜和黎明是不分彼此的,醉意中

你是幽谷,我是回归的小兽, 你是臆想的王

我是你梦中独舞的九尾狐,从绝望到神秘

我们相视,在彼此的渊底,放生那些易碎的词儿

只任意,只欢喜,挪用来世,盗回前生

任你放出体内的野马,并用酒精囚住月光的回声

 



(凤凰诗社总编部   许暾 选录)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