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外诗社|| 《空》———现代诗同题(一)

2019-03-14 02:31    作者:厉雄    

& #8203;

本期由海外诗社现代诗主编吴垠出题。

本期执行主编:厉雄

本期荣誉推出:海外凤凰诗社


 
文/吴垠(德国)  
 
牛卖了  
屋塌了  
爹娘走了  
 
入学没几天 据说毕业了  
一张纸上的未来  
比命还薄


 
   
文/静好(英国)  
 
空如同圆  
完美诠释人生  
起点即终点


 
   
文/百玲  
 
枯井旁的石磨  
我推到血脉里流淌  
连院子里的老树咳嗽了声  
示意走着空了 其实  
你就是一个圆  
用我一生的步履去丈量  
我停歇的瞬间  
老屋流汗了 墙角皲裂  
妈妈的鬓角也添了霜  
老院的夕阳弯下了腰  
日子碎了一地  
斑斑点点连成弧  
半径捞起  
没有偏旁的圆心


 
   
文/无解(奥地利)  
 
一仰脖子  
我吞下了满满一杯  
充斥着各种情绪的透明液体  
 
顷刻间,空腹被无情占领  
并成功沦陷  
我瞅一眼空空如也的躯壳  
却怎么都找不回曾经的丰满  
 
 
 

文/尹玉峰  
 
醒前宿醉一场,梦也荒唐  
梦里的蜂儿采蜜,填满了  
蜂房;殷实舒心的好日子  
让蜂儿频舞帘珠振翼歌唱  
 
蜂主人也在歌唱,反反复复  
唱着乏味的调子,反反复复  
刮光了蜜浆一一盗空了蜂房  
 
蜂儿只能反反复复收拾这一场空  
一个花季大部分时间采蜜的蜂儿  
 
活活累死在釆蜜的路途上….这时我  
猛然醒来怜梦影、翠烟一望断人肠  



 
文/不明白  
 
我的世界充满色彩  
除此  
无它


 
   
文/剪掉翅膀  
 
我把心  
掏空  
恰好騰出容納你的位置  
 
 
   
文/ 伟东 (加拿大)  
 
色即空  
不色亦空  
万物皆空  
 
谁来弥补  
人去楼空?  
蚂蚁也“轰动”?  
 
科进润松鹤  
翁隐南山品夕红


 
   
文/贾玉红  
 
上山的小路  
也没有了,寻你的足迹  
已被慈悲的荒草  
遮掩  
 
这是冬天的黄昏  
到处是枯草,满目的枯草  
雪一样白的枯草  
如失去了记忆  
 
只有枯树上的鸟巢  
让人心生温暖  
收留空旷的落日  
 
只有一群麻雀  
喜欢孤独一样  
打破了原野的寂静  
 
 

 
文/周志彬(黑山)  
 
空是手上戴的自动表  
转着圆圈不停地跑  
戴表的人化作了尘埃  
它还是凶巴巴的,停不下来  



空(五律)  
文/张立中 (澳洲)  
 
寂寂无风静,滔滔有浪惊。  
邪思虚幻幻,正气满盈盈。  
败意行行恨,倾心字字情。  
时时山碧碧,处处水清清。  
 
 

 
文/王文凯  
 
和坤之流  
揣摩皇帝意图,极尽阿臾奉承  
可谓心思挖空  
 
所谓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富可敌国,终是  
竹蓝打水,一场空  
 
飘浮一粒尘  
万贯家财将腐朽  
唯井冈翠竹涛声脆  
思想永恒  
 
饱经沧桑  
一日三餐,在烟火人间  
修炼爱情,舍  
即是得



 
冰燕(香港)  
 
如有清風撫慰回憶  
是什麼從鬢角掠過  
只是  
再沒有明月可安放於手心  
時光如逝水,在你我指間滴落  
多少人曾經在流水中打撈往事  
到頭來,都是一場空歡喜  
 
 

空(外一首)  
文/季风 (日本)  
 
有  
没有  
有  
 
想  
不想  
想  
 
想有没有  
没有想有  
 
没有不想  
不想没有  
 
有没有想  
想不想有  
 

 

 
文/季风(日本)  
 
静坐消失了世界  
爱抚你  
看不見的禅  
 
风穿透毛孔  
愉悦由灵魂溢出  
温润运转周天  
 
谁遗失自身了  
没有了存在  
宇宙空满  



 
文/小影(美国)  
 
绷紧到弹性极限  
总是紧张的神经  
 
他的一个轻吻  
一句爱入耳  
春阳摄入脑中  
 
于是她看到  
嫩绿的春芽  
张嘴的粉花  
她负重的心  
好空  



 
文/半纳(粤港澳大湾区)  
 
气泡膨胀,魔术师翻飞五指  
基因疑幻疑真  
无理数呑噬时间的涟漪  
跛足僧,跌跌撞撞的人世  
飘升,尘土在尘土中活着,饕餮  
砧板以沫相濡,喘息的目光  
味蕾丰沛  
 
舔舐,生与死  
斑驳虚无的灵魂  
黑白之间追远归厚,度化眼角  
一滴隔世的雨水  
所谓感天动地,莫过荒原  
与野草的吻  
蒲公英的回音喊疼群山  
 
谁是我,问秋霜明月前无古人  
落霞钓起来生的影子  
苦谛浮云,长风诵念经卷  
万里飘篷走不出故乡的圆心  
背上乾坤袋  
推开太阳瀑布的门,佛光如矢  
撞醒蚁梦钟声,筵散  
穹顶是倒扣的酒杯  
 
删,再删  
寂静漂白繁华  
最后一只鸟飞过孤独的雪地  
 
 

 
文/海纳百川(陕西)  
 
梦里  
娶妻生子  
梦外  
光棍一个  
 
命运设局  
赌一把运气  
 
儿孙满堂  
累死累活  
一口棺材板  
葬送一辈子  
 
走了  
万贯家产  
养肥了别人的私欲  
 
相思  
被一阵寒风吹淡  
留下一地  
他人的欢天喜地  
 
 

 
文/赵爱东(宁夏)  
 
把一切捧出的时候  
痛和空并不是全局  
清空所有,奔赴可及的高度  
点燃亮丽,璀璨夜幕  
瞬间的光芒背后  
覆盖大片的黑暗和黎明的深远  
那一刻成了最后的凝望  
握紧冷吧  
握紧空空的手心,原谅繁华  
 
把往事收回的时候  
疼痛种植在深处填充丰盈  
残留记忆,回归不能抵达的深蓝  
轻轻安放,岁月静好  
沉默医治更长久的沉默  
平复余生的波澜  
放手最奢侈的对白  
给一个告别的理由  
全身而退


 
   
文/厉雄(西班牙)  
 
马齿苋,车前草,崩大碗  
悄悄地摸上村庄  
 
这些杂草啊,可以入药,止痛  
医好了一个又一伤疤  
 
逼近,再逼近,挤细了炊烟  
压弯缭绕的暮色,和阿宝的腰  
 
少时玩伴,咧开烟牙  
纯真的美好,如同被弃的尘埃  
 
一切不动声色  
杂草入侵,年轻人出走  



 
文/无牵无挂( 奥地利维也纳 )  
 
社会迅猛飞速发展  
高楼大厦如雨后春笋  
人的欲望满身膨胀  
乡村软硬件不够难以拓展事业  
大城市熙熙攘攘无以安放灵魂  
 
夜渐阑珊、绚烂  
有多少人在徘徊、悲泣  
然而,天明后  
城市里依旧车水马龙  
残酷的现实与美好的理想  
又让多少人  
进退维谷  
矛盾困难重重  
梦想落空  
 
 

 
文 / 无牵无挂(奥地利维也纳)  
 
己事,家事,国事,天下事  
存储已满  
删除,删除,再删除,都删除  
所有归零  
23普驰达岭‖《空物》  
 
云朵上种不了一亩森林  
大地落不下半片叶子  
因为天空是空的  
 
浪尖难载一块沉重的石头  
珠峰坐不满整个天空  
因为大地是空的  
 


 
文/罗秋红  
 
“空",其实是一种心态  
一种境界。  
 
有消极的“空”,也有  
积极的“空”。  
 
积极的“空”,是懂得  
放下,“不以物喜  
不以已悲”。  
 
消极的“空”,是一味  
逞强,而又好高鹜远。  
 
那么“空”,具体是什么  
东西?我来告诉你:  
“空”,就是生活中的  
破折号;“空",就是  
维纳斯的断臂举起  
“缘起性空”的逻辑……  
 
其实“空",什么都不是  
它是心灵里住着一朵  
莲花,永开不败。  
 
 
   
文/孙建忠  
 
翻过山,涉过水,我走在了平原上  
此刻已是夕阳无限  
枯木可以成林,秋草可以鲜绿  
没有了远方  
我沉静于眼前的风景  
 
路还在延伸,我已轻装慢行  
曾经沉重的行囊已飘落岁月的风里  
记得里面鲜花满枝、绿草铺地  
流水、高山、枫林蓬勃生机  
我听过每一朵花飘落的声音  
我看见绿色的生命在干旱中慢慢枯萎  
 
渐渐消散。我不再奔跑  
雨季里不再等待,月光下不再希翼  
明天在哪里  
梅子熟时栀子香  
今夜我在自己孩子般天真的笑容中安睡



空 (组诗)

文/普驰达岭(中国北京)  
 
 空 物  
 
云朵上种不了一亩森林  
大地落不下半片叶子  
因为天空是空的  
浪尖难载一块沉重的石头  
珠峰坐不满整个天空  
因为大地是空的  
 
 空 巢  
 
坐在悬崖 有鹰飞过  
网在树杈 有雨淋过  
窝居洞中 有蛇爬过  
躺在湿地 有船划过  
挂在屋檐 有烟熏过  
 
风霜雪月 不请自来  
巢落雁鸣 秋语空悲  
人去楼空 鸟去巢空  
 
灵空魂散 似水  
走在岸上 如人  
遁入空门  
 
 空 间  
 
身体在时光中竞走  
思想在时空中穿梭  
 
看见一朵花的青春  
把时间放进去  
 
品到一口酒的醇香  
把酒杯放进去  
 
捕到一声鸟的鸣翠  
把春天放进去  
 
在时空面前 一切都可以想象  
在思想背后 一切都可以深邃  
 
想象可以想象的时间  
思考可以思考的空间  
 
在时空面前 花是泥土的故事  
在季节背后 梦是泥土的骸骨  
 
只是至今仍然不知道  
在时间的晨光中  
会不会有首凄美的诗在开放?  
只是至今仍然不知道  
在空间的骸骨里  
会不会有缕自由的风在牧歌?  
 
 空 山  
 
面向雪域 俯首珠峰  
开门见山 开窗见雪  
 
禅者藏着修持一生的佛缘  
空山沉潜佛国一世的轮回  
 
是佛缘  
开门见山 空山不见人  
是雪缘  
开窗见雪 雪山不见佛  
 
怀揣禅缘 万物道法  
自然中淡若菊 自如中行如水  
 
尘愿在身前身后  
红烛之下  
俯首求佛:  
要山,山就高起来?  
要海,海就深下去?  
 
不吹长萧 不执竖笛  
不是去向 是归途  
 
一花一世界  
一叶一如来  
佛说:归去来兮!  
 
一千年悲壮  
山里山外  
铁树开花  
 
一万年修持  
空门空山  
沉默不语  
 
空雪 开窗见雪  
空门 开门见山  
现空山 进空门 入佛缘  
 


 
文/董树平(云南)  
 
一场雪的到来  
如同撕下一层层面膜  
温情一点点离去  
 
奔跑的号角始终没有吹响  
雪地上立一座浮城  
卷不走千堆雪  
听不到牛铃的嘶吼  
 
纯净的白,目眩的山河  
雪崩啦  
似乎是悬崖上的苔藓  
慢慢苏醒  
 


 
文/郭淑萍(中国.陕西)  
 
风声高过黑夜  
在灯火交错的城池  
卷起更大的风声  
烟火,燃烧中的尘埃  
 
高举文字的人  
在白昼蛰伏,长夜苏醒  
每一个墨点都像桃花  
开满春天的窗口  
 
那个从窗前打马而过的人  
如佛眸里的一滴露  
落下的刹那  
一边璀璨绝世,一边芳华飞逝  
 
所有的星光都已老去  
所有的褶皱都已封存  
一支笔,在一本泛黄的日记上  
写:以此为祭!  
 
 

 
文/淡定(澳大利亚)  
 
月光曾经描绘过我俩依偎的身影  
沙滩曾经刻写过我俩滚烫的脚印  
海水曾经伴奏过我俩呓语的声音  
 
突然  
云消逝了身影  
风吹散了脚印  
浪吞没了声音  
 
狂风暴雨过后  
一切无从复制  
从而留下的  
是一种  
难以形容的  
——空灵  



 
文/杨卫红


夜来了,亮就退出  
我划燃一根火柴  
但是照亮不了星天  
只能  
只能温暖少部分人  
或者我自已的心  
 
 
   
文/北极光(加拿大)  
 
春来到田里去吧!  
播种,培土再起垄……  
汗水滴滴落成希望,  
勃发的生机对抗  
人生的虚空……  



 

文/北极光 (加拿大)  
 
论道谈空,  
别仰望星星。  
彼此凝视片刻,  
你我亦是虚空。  
 
百年后,星月依旧,  
你或许尚在墙,  
我定神游太空。  
 
多少暗涛汹涌,  
终成云淡风轻。  
不胜数的记忆,  
投影山河湖泊,  
是真,亦是幽梦。  
 
你我是那欢快的雨点,  
歌唱着扑入挚爱的怀中。  
回眸处,星星是妈妈的眼晴,  
地球是后花园,  
你我诗行句林中从容。  



 
文/张小芬(巴塞罗那)  
 
地铁里坐满旅客  
忙忙碌碌的我  
此时 内心平静如水  
字里行间  
山川草木飞过我的心  
 
挤抑或空  
正如  
我闭上眼睛  
看到了母亲的身影  



   
文/海纳百川/陕西  
 
雨,飘过远处的山  
彩虹链接了  
村庄和天堂  
 
好奇的父亲  
趟过彩虹桥头  
在天堂街道遛弯  
 
夕阳落下  
彩虹桥坍塌  
天堂的父亲再也回不来了  
 
留下  
空空的老屋  
还有荒废了的土地  
 
 
   
文/长安梓(英国)  
 
空,  
 
可是那片纯净灿烂的蔚蓝,  
当你仰望碧空如洗的长天?  
 
或是那幅风雨凄凄的灰暗,  
当你凝眸空洞恍惚的视点?  
 
可是那憧憬飞扬的歌声,  
当你轻盈的奔跑在空旷的原野间?  
 
或是那无以言语的悲凉的孤寂,  
当你茫然的处身于嘈杂兴奋的众生园?  
 
空,为何物?  
唯有盛满了岁月的心,  
可以品出答案........


 
   
文/无弦(广西)  
 
庭院,不大  
思念的藤蔓在眼中攀爬  
 
院墙外,是鹅卵石子铺的路  
圆润,磨去了尖锐的棱角  
 
采莲的少女走过  
砍柴的樵夫走过  
只是没有看到你的身影  
 
风轻轻拂过我的发丝  
一只蜜蜂,告知我  
你曾在一棵桃树下出现  




0 点赞

 

 

凤凰诗社 2015-2025 All Rights Reserved 凤凰诗社 邮编:611730

工业和信息化部备案/许可证编号:蜀ICP备15033026号